社科信息 社科动态

中国俗文化国际学术研讨会暨《项楚学术文集》首发式在成都举行

杨雨霖

2019-07-09 08:02

赵徐州 曾江 梁枥天
中国社会科学网

中国社会科学网讯(记者 赵徐州 曾江 通讯员 梁枥天)7月6—7日,四川大学文学与新闻学院、教育部高等学校人文社会科学重点研究基地四川大学中国俗文化研究所主办的中国俗文化国际学术研讨会暨《项楚学术文集》首发式在成都举行。100多名来自海内外的专家学者齐聚一堂,围绕会议主题展开研讨。四川大学杰出教授项楚先生,四川大学校长李言荣院士,中华书局总经理徐俊,四川省社科联党组书记、副主席姜怡,中国俗文化研究所学术委员会主任、浙江大学资深教授张涌泉等专家学者出席开幕式。开幕式由四川大学文学与新闻学院院长李怡教授主持。

此次学术研讨会欣逢《项楚学术文集》出版和项楚先生八十寿辰,主办方谨以此次学术研讨会表达对项先生的美好祝福。项楚先生是四川大学杰出教授、文科学术领头人,现为教育部社会科学委员会委员,国家古籍整理出版规划领导小组成员,教育部人文社科重点研究基地四川大学中国俗文化研究所名誉所长,四川大学中华文化研究院院长。项先生的学术研究遍及文献学、敦煌学、语言学、古典文学等多个领域,在每个领域都卓有建树,尤其以敦煌俗文学研究蜚声国际学界。为能集中呈现项楚先生的学术成就,《项楚学术文集》近日由中华书局编辑出版。本次出版的《项楚学术文集》,除项楚先生已出版的《敦煌变文选注》《王梵志诗校注》《敦煌诗歌导论》《敦煌歌辞总编匡补》《寒山诗注》(附拾得诗注)等著作,和已出版的《敦煌文学从考》《柱马屋存稿》两种论文集外,其余论文新编为《柱马屋存稿二编》,一并出版,为学术界呈现了项楚先生学术成果的定本。《项楚学术文集》的出版是四川大学文科学术发展的又一重要成果。

李言荣在致辞中表达了对会议胜利召开的祝贺、对与会嘉宾的感谢、对《项楚学术文集》的顺利出版的庆贺,尤其表达了对项楚先生以及他所取得的卓越的学术成就、教育成就的崇高敬意。李言荣表示,项楚先生作为川大俗文化研究和敦煌学研究的一面旗帜,始终关心和推动着学校人文学科尤其是文献学和俗文化领域的发展,在他40多年的执教生涯中,培养出了近百名研究生,指导过20多名博士后,包括今天在座的不少知名学者,都已经成长为这个领域的学术骨干,可以说是桃李满天下。同时在项楚先生的倡议和推动下,在中国俗文化研究所的基础上,学校还成立了“中华多民族文化凝聚与全球传播”协同创新中心等研究平台。项楚先生始终以教育为己任,视学术为生命,今天首发的《项楚学术文集》,就是项先生学术思想的精华和俗文化研究的集大成之作,具有很高的学术和文化价值。

徐俊表示,《项楚学术文集》是中华书局长期以来致力于中国人文学术出版的代表性成果、标志性图书。项先生将学术文集交由中华书局出版是对我们长期坚持的学术出版板块建设的最大支持!因此,要代表中华书局同仁,诚挚感谢项楚先生的信任!近四十年来,中华书局及我本人,得到项先生有形的、无形的大力支持,更是难以言表。项先生撰述丰硕,贡献杰出,《项楚学术全集》全八种11册,是项楚先生在中国语言学、文献学、文学史和敦煌学、佛学等主要方面学术成果的集中呈现。徐俊表示,我们今天在这里举办项楚先生学术文集的首发式,藉以重温过去的学术历程,感受老一辈学者的治学风范,光大老一辈学者的治学精神,如沐春风,催人奋进。让我们重新回到最基础的研究中来,利用现在强于四十年前太多太多的学术条件和学术积累,站在新的起点,深耕细作,填补空白,将中国的敦煌学、俗文学,以致中国的人文学术,做出一个崭新的高度!

张涌泉作为学生代表发言,他回顾了在四川大学的求学经历,特别是项楚先生对他的关爱和指导,表达了一个学子对母校、对老师的发自心底的感恩之心。张涌泉表示,项楚先生是著名的敦煌学家,文史学家,他在敦煌学尤其是古代俗文学文献的整理研究方面做出了巨大的贡献,被称为古代俗文学研究第一人。《项楚学术文集》是项先生学术成果的一次集中展示,为同行及后人学习引用相关成果提供了极大的方便。这次会议有来自世界各地的一百多位学者参加,规模大,涉及领域广,对促进并深化古代俗文学、俗语言、俗信仰的研究具有重要意义。这次会议的召开和《项楚学术文集》的出版,对弘扬项楚先生一贯倡导的实事求是、无征不信的优良学风,是一个极大的促进和推动。

随后,四川省社会科学界联合会党组书记、副主席姜怡,四川大学副校长晏世经,中华书局总经理徐俊共同为《项楚学术文集》揭幕。

在接受了学生代表的献花后,项楚先生即兴发表了感言。他回顾了著作的写作过程,表达了对在治学路上所获得的前辈学者支持的感激之情,特别谈到四川大学人文学科的学术传统,表示应用传统的方法、现代的视野、通过跨学科研究,在新时期把四川大学的学术传统发扬光大。

在随后的大会报告阶段,在康保成教授、郑炳林教授的主持下,柴剑虹、王三庆、郑阿财、朱庆之、张涌泉、衣川贤次、方一新等学者分别在会上发表了题为《敦煌写本的“约定俗成”》《项楚先生之学问及其写作思路——以敦煌歌词总编匡补为例》《文献、文学与图像:敦煌写本刘萨诃和尚因缘记文本互文研究》《唐代白话僧诗“苦海出头还复没”说的源与流》《敦煌变文全集编纂刍议》、《竹箆之话——禅宗的语言论》《出土文献与传世文献互证漫议——读吐鲁番出土文书训诂随札》的精彩报告,为研讨会的召开拉开了序幕。

本次会议为期两天,与会专家分为三组,围绕敦煌学、中国俗文学、俗信仰、俗语言等俗文化的多元主题展开研讨。

本次学术研讨会的召开,是对项楚先生学术成就的致敬,也是对项楚先生研究中熔语言、文学、宗教于一炉的鲜明的学术特色的学习。

日本花园大学教授衣川贤次表示,回想在日本第一次看到项楚先生的大名是1987年项先生把大作《王梵志诗校注》发表在北京大学的《敦煌吐鲁番文献研究论集》第四辑上。当时这本学术刊物是手写后印刷的,一共有六百多页,先生大作占了五百页。这实在是一个破格的待遇,可见当时敦煌学界的重视。这一篇论文内容非常充实,到处能发现精辟的考释,我至今依然印象非常深刻。四川大学设立中国俗文化研究所后,2002年召开了第一届“中国俗文化国际学术研讨会”,在会议开幕式上,项先生的演讲和幽默感给我留下了很深刻的印象。从此我对先生越来越崇敬,并且我一直梦想,希望将来要到四川大学留学,跟着先生研究敦煌变文。虽然这个梦还没有实现,但是我今天能有机会参加项楚先生学术文集的首发式,感到非常高兴和荣幸!

四川大学中国俗文化研究所所长张弘(普慧)表示,项楚先生是一个具有国际影响力的敦煌学家、佛教文献学家、语言学家,不但学问做得好,而且待人接物尤其温柔敦厚,非常宽容,对弟子的教育也是,从不将自己的观点强加给学生,每个学生的研究都依照自己的特点来选题,所以项门弟子的研究方向五花八门。我与项先生接触多年,受项先生教育多年,从未被要求“你要如何如何”。项先生的教育,如同禅宗默照禅,是以心印心的。项楚先生的学术研究,不仅涉及文字、语法、词汇、训诂,还广泛涉及宗教、历史、社会生活、经济史,他精于考证、长于阐释,他的学术早已超出一般的校注,从而具有了思想史的意义。


]]>

2019-07-09 04:01
185
“绿色发展与社会治理”国际研讨会在四川大学举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