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点关注

中国农村留守儿童问题(四川篇)

.

2005-04-22 05:29


    【前言】“留守儿童”,是指父母双方或一方流动到其他地区,孩子留在户籍所在地并因此不能和父母双方共同生活在一起的14周岁及以下的儿童。
   
    儿童应该和父母在一起生活,这种共同生活能够为儿童的健康成长和发育提供比较理想的环境。而留守儿童的父母双方或至少一方恰恰不能与这些儿童共同生活,这给留守儿童的身体发育、知识学习、性格培养等带来了种种不利的影响。
   
    留守儿童人数众多,已经形成一个需要予以高度重视的群体。半数以上的留守儿童不能和父母生活在一起。更为重要的是,超过半数的留守儿童不能和父母中的任何一方在一起生活,他们只能与祖父母、外祖父母或者其他亲属在一起生活。这种状况,对留守儿童的教育、心理发展等都会产生巨大的影响。留守儿童的小学教育状况良好,但初中教育问题明显。进入初中阶段以后,留守儿童的在校率就大幅度下降了,14周岁留守儿童的在校率仅为88%,这与我国九年制义务教育的发展目标是严重不相符合的。因此,如何在留守儿童中加强和巩固初中教育,是一个十分紧迫的任务。留守儿童主要分布在农村地区,农村留守儿童是关注的重点对象。在全部留守儿童中,农村留守儿童所占比例高达86.5%,数量达到1980多万人。农村留守儿童应该成为关注的重点。留守儿童在各地之间的分布很不均衡。留守儿童主要分布在四川、江西、安徽、湖南等农业地区。
   
 

民工潮VS农村留守儿童


1980万,这是在2000年的人口普查中推测的全国农村留守儿童的数字。从1985年“打工潮”起,到如今,最早一代农村留守儿童已长大成人,开始走入社会。有专家呼吁,再过5年10年,更多的留守娃娃将会成为农村社会的主力军。然而有诸多事实表明,留守儿童面临诸多问题,他们“成长的烦恼”不可小视。

在一次教育部主持召开的“中国农村留守儿童问题研究”研讨会上,来自国家统计局的人士提出,目前对这一问题的把握只是处于个案的现象描述阶段,缺乏相关数据来说明中国农村留守儿童的总体状况。

最近,一项开先例的调查正在四川省全面展开。由省文明办、省妇儿工委办、省教育厅和省妇联联合展开了“农村‘留守学生’情况调研”,系统调查我省农村留守学生的数量、生活、教育、行为习惯、心理、健康状况等基本情况。“作为劳务输出大省,四川省的调研将具有典型意义。”2005年4月19日,省文明办创建处的廖群指出:“希望留守孩子只成为一种现象,而不是一种问题。要从根本上解决留守孩子的所有问题,不可能一蹴而就,这是一个需要全社会共同重视、关心的长期过程。”

在乐山市井研县,这一调研工作已先期告一段落。甚至在一些偏僻的乡村小学,对留守学生的关注从2001年就已展开。调查从一个叫门坎乡的地方开始。

生命中难以割舍之亲——井研县留守儿童调查


4月6至9日,时晴时雨,乍暖还寒。在井研县门坎小学、马踏小学、王村初中和黄钵初中走访,被这里的学校和老师对留守儿童的深度关注所感动,也惊讶于井研县对留守学生精确到个位数的统计。在门坎小学,校长胡炳轩从2001年起就开始研究留守儿童这一课题,他深深担忧着孩子们面临的一些特殊问题,而更多的教育人士正努力探索,寻求化解这一难题的可行之策。

[井研样本]

目前,井研县67所中小学有在校学生47376人,“留守学生”20419人,占全县学生总人数的43.10%。其中,单亲外出的9302人,占“留守学生”总人数的45.56%,双亲外出的11117人,占“留守学生”总人数的54.44%。“留守学生”比例最高的一所学校(乌抛初中)占到全校学生总数的75.3%。在双亲外出的“留守学生”中,由祖辈监护的8319人,占“留守学生”总人数的40.74%,由亲友监护的2492人,占“留守学生”总人数的12.20%,无人监护的296人,占“留守学生”总人数的1.45%。

在“留守学生”中,从成绩来看,优秀的占22.82%,较好的占36.13%,中等偏下的占41.05%;从行为习惯来看,优秀的占23.64%,较好的占29.48%,一般的占28.38%,行为习惯较差的占18.51%。


学习动机不足,学习困难

[调查]
通常留守孩子家庭在农村都算宽裕的,辍学比例小。他们的书包、文具也都是班上比较好的。但很多孩子学习动机不足。问为什么读书,有的孩子告诉记者:“可以算账,以后好卖东西。”有的说:“因为爸爸妈妈希望我读书。”
在这些令人不是滋味的回答背后,是他们糟糕的学习成绩。老师证实,班上接近一半都是留守孩子,成绩好的、比较好的不15%,成绩差的却接近50%,最差的几个往往都是留守孩子。

[专家点评]
胡炳轩:出现这一问题,既有家长的影响,也有现实生活的暗示,也因为许多托管监护人没有精力、能力教育孩子。同时,由于家庭条件优越,孩子的需求得到过度满足,缺乏奋斗精神。这些因素致使留守学生学习动机很弱,进而成绩很差,失败次数越多,动机更弱,形成了一种恶性循环。

[对策]
陈建潮(井研县教育局副局长):我们在寄宿学生和走读学生上做了一个统计,一般寄宿学生的成绩都会比走读学生好10%以上。可以说,寄宿制能够提高学生的学习成绩。因为老师和学生接触时间更多,能够把学生集中起来,早上和放学后也能对他们进行辅导。

情绪消极,不愿交往

[调查]
门坎小学教科室主任、四川心理学会会员游德良曾经对387名留守儿童做过心理调查,其中有焦虑心理的106人,占27.4%;抑郁的107人,占27.6%;有恐惧感的95人,占24.5%;易怒的88人,占22.7%。留守孩子通常都有自己的小团体,上学、玩耍都在小圈子里,不愿意和其他孩子交往。

[专家点评]
胡炳轩:因为缺少语言交流,更缺乏情感的沟通,缺少亲情呵护,造成情绪消极,交往中怕受挫。而自卑胆怯是源于一种自我保护的心理本能。监管不力时,极易形成小团体,易受小团体核心人物的影响。

[对策]
邝德友(马踏小学副校长):2004年下半年,我们成立了留守儿童心理诊断室,专门配备了学儿童心理的老师,将每次心理诊断记录在案。但如何让大多数孩子都能有正常、健康的心理,还缺乏行之有效的办法,毕竟父母之爱是无法取代的。

容易形成不良行为

[调查]
据游德良对387名留守儿童的调查:有过失行为的223名,占57.6%;有说谎行为的136名,占35.2%;有偷窃行为的29名,占7.4%;有攻击行为的118名,占30.6%;有破坏行为的160名,占41.3%。
在门坎中心小学,五年级二班班主任但群兰讲述了一个令人心悸的故事:去年冬季的一天,11岁的胡波因为跟外婆闹了矛盾,约上同班的几个留守学生徒步一二十公里到县城游荡。连续几天,饿了,到郊外农家偷甘蔗,拔萝卜,抓鸡逮鸭;冷了,几个人抱在一起,烧荒取暖。当老师和亲人找到他们时,几个人正跟收荒匠争抢居民刚刚扔出的垃圾包。

[专家点评]
胡炳轩:留守孩子中,有一部分家庭优越,生活无忧无虑。因缺少管教,孩子有了钱,反而滋长了一些不良行为,比如消费无节制,比阔气,喝酒、抽烟,甚至花钱请人代写家庭作业。一些监护人自身性格暴躁、嗜好赌博、语言粗鲁、出口成脏,有反面的示范作用。

[对策]
陈国祥(黄钵中学副校长):在留守学生里,我们开展了“小天使活动”。选性格开朗、成绩比较好的学生当“天使”,把他们安排在留守学生身边,倾听他们的心声,做他们最好的朋友。

逆反心理强,心理承受力差

[调查]
2004年,井研县未成年人法律援助站共援助了7名未成年犯罪儿童,其中4名都是留守孩子。

心理健康是留守孩子面临的最大难题。

王利,门坎中心小学五年级学生,父母已外出三年,跟外公外婆住在一起。在半个小时的采访中,她有20分钟在流泪:“我的外公外婆没有文化,不理解我,只知道骂我笨。我特别想爸爸妈妈。有个星期天,外公外婆赶场去了,我把他们的蚊帐点燃,想把他们的房子烧掉。看到火越烧越大,我吓坏了,赶紧舀水把火浇灭。他们回来后,看到蚊帐被烧坏了,狠狠地打了我一顿。”

[专家点评]
胡炳轩:心理承受力差,父母离开以后缺少保护,常有寄人篱下之感。在学校时没什么伙伴,抑郁得不到宣泄,经常有愤世嫉俗的心理。

[对策]
胡炳轩:班主任对留守儿童要多些关心,采取灵活多样的方式,激励学生自强自立。另外,班主任要成为留守孩子与家长沟通的桥梁。

在门坎小学,2004年留守学生下降了6%,一些父母因为担心孩子的成长选择让夫妻中一方返乡照顾家庭。但夫妻之间的矛盾却凸现出来:两地分居,波澜不断。根据门坎小学做的统计,在回来父母中,感情迅速下降的达到60%。

别让留守儿童成为农民工心里的痛


劳务输出的冷思考

一条上升曲线,描绘出井研县劳务输出的增长幅度。

2000年,井研农民人均纯收入增加额85元中,来自劳务收入为主的工资性收入15元,占18%;2002年,纯收入增加额134元中,来自工资性收入35元,占26%;2003年,纯收入增加额170元中,来自工资性收入达到了空前的77元,占45%。仅去年,该县就有8.26万人外出打工,劳务收入达到2.66亿元。

加速农村富余劳动力向非农业和城镇转移,是增加农民收入,解决“三农”问题的途径之一。据统计,我省去年外出务工人数达1490万人。因此,留守孩子将会是今后一段时间里继续存在的社会现象。

外出务工确实为当地带来了巨大财富,但同时也带来了一个庞大的特殊群体的教育和管理问题。4月19日,省关心下一代工作委员会办公室主任杨顺在接受记者采访时,感慨颇多。

劳务输出地井研县的县委书记余应军面对这个问题寝食难安:“这个问题不解决好,农民打工无法安心,更重要的是,会误了一代人,误了统筹城乡发展的一盘好棋,我们输不起!”

埋首农村,做了3年多留守儿童研究课题的门坎小学校长胡炳轩更是疾呼,“在我的调查中,这些孩子成绩优秀的仅占2%,差的占47%。如果误了孩子,买单的将会是5年、10年以后的农村社会。当这些孩子长大成人,我们能不能没有顾虑地把未来农村托付给他们?农民工进城是好,但不能拿下一代作牺牲。”

关心关爱,教育者的现实选择

[关工委]
2005年,四川省关工委开始在全省选取试点进行调研,探索解决办法。在成都金堂的竹篙镇和龙泉驿区的双溪小学,老同志们、学校老师与留守娃娃结成对子,很快收到了一定效果。他们还发动一批青年志愿者,共同努力培养学生的学习习惯,提高他们的思想品质。

[学校]
井研县马踏等小学建立了“心声信箱”,开通了“心语热线”,开设了“心声倾诉室”,让留守学生吐露心声,释放心理压力。在黄钵初中,“天使计划”选择更贴近留守儿童的同学当“天使”,有问题及时向老师反映。

电话传亲情,部分学校向留守学生及其家长、代理监护人公布了班主任和任课教师的联系电话、详细通讯地址,一些学校还开设了亲情专用电话,定期让留守学生与家长通话,鼓励留守学生常给父母写信。

[志愿者]
为留守儿童寻找“代理妈妈”的活动正在井研县展开。在机关工作的胡敏第一个报了名。她说,希望多给这些缺少父母之爱的孩子一点帮助。在她的带动下,周围不少同事、朋友都打算报名。

然而,胡炳轩校长直言:“学校的教学环境决定了靠学校自身解决的难度:重视升学率,忽视学生全面发展;教师教学任务重,很少时间家访,很少与学生交流,对留守学生情况不够了解,仍沿用传统的管理办法,收效甚微。留守儿童是一个社会现象,仅有学校、老师、家长和小范围的社会力量关注是不够的。”

制度体系,打通多层次路径
  
更大范围内的探索正在各个层面进行。
  
在采访中,有专家提出,建立教育和监护体系是解决留守儿童问题的基础,要充分发挥基层学区、学校和共青团、妇联、工会、村委会和派出所等的作用。井研县已走出了第一步:建立社会、学校、家庭“三位一体”的教育网络,建立留守学生档案和关爱帮扶制度,确立完备的联系方式和应急机制;利用各种农民工培训学校,加强对留守学生父母和其代理的教育培训。
  
有专家建议,积极创造条件发展农村寄宿制学校,让留守儿童在老师、同学群体中成长,以对缺失的家庭教育进行补偿。在井研,寄宿制已成为目前一条行之可效的道路,“留守学生能全方位地得到教育和管理,家长也普遍乐意接受。”
  
有专家呼吁,流入地城市应加快解决农民工子女入学问题的步伐。将解决农村留守儿童问题与城市农民工子女入学问题有机地结合起来,适当鼓励、帮助农民工将其子弟带到城市上学和生活,充分发挥家庭难以取代的教育功能。3月29日,《2005年成都市城区进城务工就业农民子女接受义务教育具体工作意见》发布,据统计,去年,有6万名随父母流动到城市的孩子进入成都市公办学校及农民工子弟校接受义务教育,今年秋季,又将有2万名孩子幸运入学。

(据 四川日报 黄浩 余向华)

画外音之另一侧面:农村义务教育应免费的再呼吁


(周洪宇 十届全国人大代表、华中师范大学教育学院教授)

农村教育问题解决得如何,直接关系中国现代化的成败。经济发展的实践表明,教育是扶贫的最佳手段和根本途径,大力发展教育是减少和改变贫困和地区发展不均衡、实现现代化的关键。

两年前,即2003年3月,我在十届全国人大一次会议上曾提出“农村九年义务教育应免费”的议案,建议按“分类承担、分步实施”的原则,从592个国家扶贫开发工作重点县开始,对农村九年义务教育实行免费,即除免学费外,免杂费、教科书费、基本文具费和贫困生的伙食费等,争取在3至5年内取得明显成效。我还对农村义务教育免费所需费用做了大致匡算。

会后我在《人民日报》等报刊上呼吁对农村九年义务教育实行免费,得到了教育部、财政部的回应。当年9月,国务院召开了新中国成立以来第一次全国农村教育工作会议,出台了《国务院关于进一步加强农村教育工作的决定》,开始实行“两免一补”政策,让我们看到了农村九年义务教育实行免费的希望。

今年3月在全国人大会上,温家宝总理郑重宣布“从今年起,免除国家扶贫开发工作重点县农村义务教育阶段贫困家庭学生的书本费、杂费,并补助寄宿学生生活费;到2007年全国农村普遍实行这一政策,使贫困家庭的孩子都能上学读书,完成义务教育”。这是我国政府第一次在政府工作报告中明确表示对农村义务教育开始实行免费,赢得了人们的一致好评。

我认为,为了进一步落实科学发展观,构建和谐社会,当务之急,政府应该对农村九年义务教育乃至整个义务教育实行免费作出明确规划,可否考虑对中国的义务教育免费分三步走:第一步,从2005年起对592个国家级贫困县农村义务教育阶段贫困家庭学生实行免费;第二步,到2007年对农村义务教育阶段贫困家庭学生普遍实行免费;第三步,在此基础上逐步对农村和城市义务教育阶段所有家庭学生实行免费。如果再具体一点,也可说分四步走,即农村592个国家级贫困县的贫困家庭——农村的全部贫困家庭——农村所有家庭——城市所有家庭。

我之所以再次呼吁对农村九年义务教育实行免费,主要是基于以下理由:第一,义务教育是每个社会成员均须接受的基本教育。作为纯公共产品,应该由国家提供。公民有义务把学龄子女送到学校去接受教育,国家更有义务担负其义务教育的费用。免费是义务教育的基本特征。对义务教育实行免费,是义务教育的题中之义。

第二,中国是个农业大国,农村人口达到7.9563亿,占全国总人口的62.3%.农民也是中国的公民,他们与城市居民一道,共同参与并推动了中国近20年来改革开放的现代化进程,他们也理应与城市居民一样享受改革开放的成果。国家不能重城市,轻农村,倒是应该为过去实行的有关城乡政策所导致的事实上的不公平,给予农村和农民更多补偿。现在已经到了“以工促农”、“以城带乡”、“工业反哺农业”、“城市反哺农村”的阶段了。从农村开始实行义务教育免费,正是补偿政策的最好体现。

第三,农村教育是中国现代化的重中之重,难中之难。农村教育问题解决得如何,直接关系中国现代化的成败。经济发展的实践表明,教育是扶贫的最佳手段和根本途径,大力发展教育是减少和改变贫困和地区发展不均衡、实现现代化的关键。农村教育不发展,直接受损害的不仅仅是农民的利益,也必将对全面建设小康社会的奋斗目标顺利实现产生重大影响。因此,国家应把农村教育作为当前最大的扶贫工程和全面建设小康社会的基础工程来抓。对农村义务教育实行免费,是发展农村教育、扶教扶智的重要措施。

第四,目前欠发达地区经济实力薄弱,国家级贫困县财政支出更是捉襟见肘,难以满足日益发展的教育需求,加上“普九”欠债过多,税费改革后教育经费来源渠道单一,当前非国家予以重点倾斜和照顾,实难以继续维持下去。由政府对农村义务教育实行免费,是帮助和支持欠发达地区摆脱困境、加快发展的积极举措。

第五,在农村开始实行九年义务教育免费具有现实可能性。目前,义务教育阶段在校生合计约1.84亿人,按农村总人口的比例70%算,农村在校生近1.3亿人。按小学生约为初中生人数一倍算,农村小学生约为0.85亿人,初中生约为0.45亿人。

按人均GDP与生均财政经费比例的国际平均数算,小学生每年每生需500元,初中生每年每生需1000元,两者合计约875亿。如从国家级贫困县开始实行义务教育免费,贫困县592个,农村人口1.98亿,约3000万学生,其中2000万小学生,生均500元,约需100亿;1000万初中生,生均约1000元,也需约100亿,两者合计约200亿。

因此,无论是全国实行农村九年义务教育免费需用875亿,还是592个国家级贫困县实行九年义务教育免费需用200亿,从目前迅速增加的国家实力来看,国家都是有能力逐步办到的。特别是从最贫困最急需的国家级贫困县开始实行九年义务教育免费,应该说并不是特别困难。关键是从中国国情出发,分清责任,按“分类承担、分步实施”的原则和思路开展,因地制宜,不搞一刀切。

农村义务教育是国家的责任,必须由政府提供,应明确各级政府的财政责任,可以考虑根据各地人均GDP水平或实际收入水平,对现有的不发达的592个国家级贫困县的义务教育,即处于人均GDP水平或实际收入水平之下的,以中央政府为主、地方政府拨款为辅来解决;对较发达的地区,即处于人均GDP水平或实际收入水平中线左右的,以地方政府为主、中央政府为辅拨款来解决;对发达的地区,即处于人均GDP水平或实际收入水平之上的,完全由地方政府自己解决,因为当地政府有这个能力。

  
  
  [[a href="http://www.cnier.ac.cn/jyfz/xshd/xshd7.htm" target="_blank"]]“中国农村留守儿童教育问题研究”会议综述[[/a]]
    ]]>

2018-07-14 10:30
23461
国务院关于2005年深化经济体制改革的意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