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点关注

坚决啃下脱贫攻坚硬骨头

——全国政协“解决深度贫困地区脱贫问题”专题议政性常委会议发言摘编

杨雨霖

2018-06-27 09:55

夯实稳定脱贫基础
全国政协常委  罗志军


   

经过努力,我国脱贫攻坚现已取得决定性进展,但从调研情况看,部分农户脱贫基础不牢,存在返贫风险;深度贫困地区产业基础较弱。为此建议:


   

建立防止返贫的预警监测机制。整合卫生健康、教育、民政等部门数据,对已脱贫人口和边缘人口进行精确动态监测,发现返贫风险及时预警并采取帮扶措施,形成有效的应对工作机制。


   

坚持“脱贫不脱政策”,防止政策“断崖”。脱贫要留出巩固期,严格执行现行扶贫标准,在一定时期内保持扶贫政策相对稳定。到2020年,对口帮扶、定点帮扶的单位和企业将陆续完成帮扶任务,此后应延续东西扶贫协作、定点帮扶机制,稳定帮扶关系,巩固帮扶成果,不断提升区域整体发展水平。


   

引导各地因地制宜发展新产品、新技术、新业态。大力发展特色种植业、高效养殖业,培育农产品品牌,搭好“电商”等农产品销售平台,推广“扶贫车间”、扶贫产业园等有效形式,让贫困户能够参与进去,就地就业,脱贫致富。


   

充实农村基层干部队伍,着力从返乡创业青年、农村致富能手、退伍军人、优秀大学生村官等人员中选拔,选优配强村“第一书记”和帮扶责任人,切实发挥基层党组织、党员干部在脱贫攻坚中的战斗堡垒和先锋模范作用。


   

用保险保住脱贫成果
全国政协常委  杨明生


   

打好深度贫困地区脱贫攻坚这场硬仗,重点可从精准性、实效性、持续性和可复制性四个维度考量。保险在这四个方面与扶贫工作高度契合,通过保险解决深度贫困地区脱贫问题,具有不可替代的独特优势。


   

近年来,保险业不断探索保险扶贫的新模式、新举措,在各级政府的大力支持下,保险扶贫正逐步为贫困户、脱贫户建立起一套防范致贫返贫的安全网。脱贫不容易,而持续守住脱贫成果更难,保险在这方面可以发挥不可替代的重要作用。脱贫攻坚到了关键阶段,深度贫困地区脱贫攻坚更需要保险深度参与。为此建议:


   

从国家层面而不仅是从企业、行业和地域层面,系统总结保险扶贫经验,确立保险在脱贫攻坚战中的方向、定位和作用。


   

借鉴国家大病保险制度相关做法,优化扶贫资金结构性配置,针对财政扶贫资金和其他社会资金如何与保险深度结合制定明确政策,使之成为一项制度性安排。


   

通过政策调整和体制创新,支持保险主体开展产品和服务创新,发挥保险资金的引导和协同作用,真正使保险内生性、制度性地嵌入深度贫困地区扶贫部署中,为助力深度贫困地区脱贫攻坚作出更大贡献。


   

加大力度扶持集中连片深度贫困地区
全国政协常委  达久木甲


   

四川省凉山彝族自治州是全国“三区三州”深度贫困地区之一,集中连片整体深度贫困特征突出。近年来,脱贫攻坚取得阶段性成效,但仍存在一些问题。为此建议:


   

加大财政政策支持力度。在中央与地方共同财权和支出责任划分改革中,免除或降低州县分担比例。加大均衡性转移支付、民族地区转移支付、县级基本财力保障奖补资金等财政性转移支付补助力度,逐步提高贫困地区人均财力、人均财政支出水平。


   

创新实施帮扶特惠政策。建立扶贫小额信贷分险基金、产业扶持基金、教育扶贫救助基金、卫生扶贫救助基金“四项基金”限时足额补充机制,发挥其在解决贫困群众现实困难、长远生计中的特殊作用。


   

健全完善社会动员机制。优化统筹各方力量,充分发挥工商联、群众团体、高等院校、科研院所等在脱贫攻坚中的作用,鼓励引导社会组织、个人自愿采取定向或包干等方式加大帮扶力度,深化政协委员“我为扶贫攻坚做件事”活动,进一步推动非公有制企业“万企帮万村”行动,切实帮助贫困人口脱贫致富奔小康。


   

确保扶贫资金管理使用安全高效
全国政协常委  秦博勇  石爱中


   

当前,脱贫攻坚取得重大进展,但仍面临巨大的困难挑战。从调研情况看,基层在扶贫资金管理使用方面存在一些问题。为此建议:


   

强化管理,扎紧笼子防渗漏。突出县级责任,强化扶贫资金在项目申报、资金分配、资金拨付和实际投向等各个方面的全过程管理,不留空白死角。突出村级责任,严格落实村级财务制度,提高资金管理水平。


   

建立统一信息平台,制定扶贫资金阳光化管理的标准和程序,明确公示责任主体、环节、内容、渠道、方式、时限,推动扶贫资金全程留痕、公开透明运行,让公众参与监督。建立财政、工商、司法等部门联动机制,加大监督和处罚力度,将违规人员列入黑名单,给予经济处罚。


   

统筹整合专项扶贫资金、各类涉农资金、东西部扶贫协作和社会帮扶资金,发挥资金的综合效益。积极落实财政资金奖补、扶贫项目用地保障、扶贫小额信贷支持等政策,提高扶贫项目效益。


   

2020年脱贫攻坚目标实现后,应继续保持政策、项目、资金的延续性、稳定性,避免出现返贫现象。应研究2020年之后预防返贫工作目标、思路、方法和路径,结合乡村振兴战略,以产业为带动、以教育为依托,加强健康医疗保障,稳定提高贫困群众的收入和技能,实现长期稳定脱贫。


   

多措并举发展农村电商
全国政协常委  李世杰


   

发展农村电商对打赢深度贫困地区脱贫攻坚战具有十分重要的意义,而电商扶贫仍存在人才缺乏、农产品上行难、财政资金使用灵活性和社会资本融入不够等问题。为此建议:


   

培养与引进结合,坚持两条腿走路,制定更为优惠的深度贫困地区人才引进政策,更要着力培养本土人才。重点从返乡农民工和大学生中挖掘培养电商创业带头人,同时注重发挥驻村第一书记、大学生村官的带动作用。要提高电商培训的针对性,弥补人才和知识技能缺口。


   

产销结合解决农产品上行难问题。加大力度支持农业合作社、龙头企业整合资源,带动贫困户开展规模化种植。政府应建立质量管理和追溯体系,防止农产品上行“一锤子买卖”。加快推动“农产品电商出村工程”,引导电商企业与深度贫困地区对接。


   

成立农村电商领导机构,统筹推动农村电商发展;继续加大政策、资金倾斜力度,在资金使用上给予基层更多自主权;用好考核指挥棒,将农村电商发展纳入扶贫考核体系。提高物流体系运营效率,对相关部门和电商企业重复设立的村级服务站点进行整合,建立“一站式服务站点”;支持快递物流企业合作建立县级分拣中心,统一登记、集中送递,降低物流成本。


   

深度贫困地区脱贫需增加制度供给
全国政协常委  王伟光


   

深度贫困地区是我国经济发展不平衡不充分最明显的地区,恶劣自然条件与传统生产生活方式相伴,基础设施不足与公共服务滞后明显。为此建议:


   

建立深度贫困地区定向转移支付制度。针对深度贫困地区扶贫资金缺口大的问题,在现有一般转移支付和专项转移支付的基础上,建立深度贫困地区定向转移支付制度,力争使这些地方2020年如期脱贫,资金主要来源是现有扶贫专项资金中的增量部分和部分中央财政增量财力。研究建立东部地区横向定向转移支付制度,鼓励扶贫对口地区统筹现有扶贫资金,加大扶贫资金投入力度。


   

探索建立国家购买生态资源专项补助制度。在现有生态保护补偿机制的基础上,考虑不同区域生态功能因素和支出成本差异,整合部分生态领域财政专项资金和部分中央增量财力,省级政府按比例配套一部分,对需要搬出原有居住地的贫困人口,国家购买其承包地、林权等资产,帮助其解决生产生活困难,达到脱贫目标。


   

研究建立国家各项补助资金个人账户直拨制度。借鉴农村财政补贴“一卡通”工作经验,比照工资统一支付的原理设计个人扶贫账户体系。在精准确定扶贫对象后,根据可以享受的政策,所有针对个人的扶贫资金按政策设计要求直接打入扶贫对象的个人账户,既保障资金安全,又方便监管。


   

防范化解产业扶贫潜在风险
全国政协常委  王会生


   

调研发现,目前贫困地区基础设施建设取得了长足进展,下一步工作重点是产业增收,实现长期稳定脱贫。但贫困地区的产业扶贫仍面临多种风险。防范化解这些风险,应因地制宜,综合施策。


   

引导贫困地区立足资源优势,积极引进涉农龙头企业。发挥东西部扶贫协作和定点扶贫优势,帮助贫困地区结合自身特色资源,引进专业龙头企业,加快培育发展带动力强的特色产业。发挥各类涉农产业基金投资导向作用,带动龙头企业投资贫困地区,尽快将资源优势转化为精准脱贫的产业优势。


   

完善扶贫龙头企业、合作社与贫困户联动发展机制。以产业发展为主导,以要素统筹为目标,以技能培训为支撑,以产销订单、利益分红为纽带,促进龙头企业、合作社与贫困户联动发展。采用信贷、税收、补贴等优惠政策措施,引导、鼓励龙头企业落地贫困地区,逐步实现龙头企业对合作社全覆盖、合作社对贫困户全覆盖。


   

多种方式探索解决扶贫龙头企业、合作社融资难问题。从实际出发完善扶贫小额信贷政策,适当延长还款期限。积极引导投放产业扶贫贴息专项贷款,推进农村土地承包经营权抵押贷款试点。


   

用好用足增减挂钩政策
全国政协常委  姜大明


   

城乡建设用地增减挂钩,是依据土地利用总体规划,将农村建设用地整理复垦为耕地和其他农用地(即“拆旧”),产生的建设用地指标用于城乡建设(即“建新”),把在城市实现的土地增值收益用于支持“三农”的土地政策。在打赢脱贫攻坚战的实践中,城乡建设用地增减挂钩政策不断拓展完善,为脱贫攻坚开辟了新的资金渠道。


   

但这项政策在实施中仍存在一些问题:一些地方党政主要领导对增减挂钩政策重视、研究不够;一些相关部门对政策理解有差异,求稳怕乱,主动作为不够;工作实施不够规范,对中央确定的宜耕则耕、宜林则林、宜草则草的复垦原则把握不够准确。为此建议:


   

进一步加大力度宣传和推动增减挂钩政策的落实,使之在有限时间内产生更大效益,形成推动政策落实的工作合力。此外,地方各级党政领导要深入研究政策运用,切实抓好政策落地的组织实施,使有条件的贫困地区都能把增减挂钩政策用好用活用足。同时,注重发挥中央和地方两个积极性,尊重地方创造。最后,规范资金使用具体方向和办法,现阶段增减挂钩收益应主要用于扶贫移民搬迁和债务偿还,不要过于分散。


   

借力文化扶贫提升发展动力
全国政协常委  王林旭


   

文化扶贫是提高文化水平、遏制返贫现象、阻止“贫困代际传递”、增强自我“造血”功能的关键和根本,是推动民族地区经济社会发展和全面进步具有深远意义的长期工作。为此建议:


   

以“搬下来”为契机,实施易地搬迁新区文化创新工程。地方政府和有关部门在实施文化扶贫过程中,既要继承原有的文化传统,又要在文化管理思路上、资金筹措途径上、文化服务内容上、文化交流方式上融入更多的社会资源,为新区的文化建设注入更开放、更丰富、更现代化的内容。


   

动员群众“学起来”,把提升内生发展动力作为新区文化建设的目标。建议将“依托传统文化,吸收现代文化,以提升民族地区内生发展动力为目标”确立为新区文化建设的原则。在少数民族新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