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点关注

一张蓝图绘到底

——习近平总书记擘画浙江“千万工程”带来乡村巨变

杨雨霖

2023-06-25 01:31

人民日报

诗画村庄,和美城乡,富乐之江。

  一幅新时代《富春山居图》铺展眼前。

  循迹溯源,20年前起笔的“千万工程”擘画蓝图。

  2003年6月5日,世界环境日,时任浙江省委书记习近平同志亲自出席全省“千万工程”启动会,亲自部署从整治农村人居环境入手,改善农村生产、生活、生态环境,提高农民生活质量。

  “要把‘千村示范、万村整治’工程作为推动农村全面小康建设的基础工程、统筹城乡发展的龙头工程、优化农村环境的生态工程、造福农民群众的民心工程”。

  农业农村农民,中国经济社会发展的基本盘、压舱石。环境资源生态,发展中国家迈向现代化的短板与瓶颈。

  “千万工程”以省域为单元率先破题。20年持续奋斗,成为当代中国共产党人直面中国之问、世界之问、人民之问、时代之问的执政应答。

  起笔于群众利益,落笔答“四个之问”,工笔绘乡村新貌,走笔成长远大计。

  战略擘画开新局,一张蓝图绘到底。

  这张蓝图,习近平总书记看得重、望得远、抓得实,亲自谋划、亲自部署、亲自推动,多次作出重要指示批示,要求“进一步推广浙江好的经验做法”。20年锲而不舍、久久为功,造就万千美丽乡村,造福万千农民群众,深刻改变之江,赢得中外赞誉。

  ——浙江农民群众称之为“继实行家庭联产承包责任制后,党和政府为农民办的最受欢迎、最为受益的一件实事”;

  ——专家学者评价其是“在浙江经济变革、社会转型的关键时刻,让列车换道变轨的那个扳手,转动了乡村振兴的车轮”;

  ——2018年9月“千万工程”荣获联合国环保最高奖项“地球卫士奖”,颁奖词认为:“这一极度成功的生态恢复项目表明,让环境保护与经济发展同行,将产生变革性力量”。

  大江奔流有其源。

  20年前,这场变革为何肇兴于浙江,理论和实践的“原点”是什么?

  20年来,其旺盛生命力、巨大感召力、广泛影响力来自哪里?

  20年不懈奋斗,“努力成为新时代全面展示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制度优越性的重要窗口”,“浙江之窗”如何呈现“中国之美”“中国之治”?

  20年后再出发,为实现中国式现代化奠定坚实基础,走好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必由之路,我们又该从“千万工程”中汲取什么?

  …………

  “千万工程”实施20年之际,本报记者循着这张蓝图,看乡村巨变、观钱塘潮涌、听历史回响、探时代脉动,深刻感悟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的真理力量、实践伟力,深刻感悟人民领袖深厚情怀与人民群众蓬勃创造的交相呼应、激荡共鸣。

  办实每件事,赢得万人心

  “千万工程”历久弥新,根在思想指引。20年擘画推动,彰显远见卓识、为民情怀、历史担当

  汽笛声起,4.5公里轨道绕村,观光小火车串起竹园、茶园、果园、花园。

  湖州市安吉县递铺街道鲁家村。昔日“脏乱差”,而今“绿富美”。

  2018年9月,鲁家村村委会主任裘丽琴,代表浙江农民登上联合国环境署领奖台:“‘千万工程’让我们的生活更幸福。”

  幸福之源,饮水思源。

  这是深入调研、问题导向的战略擘画——

  没有调查就没有发言权,没有调查就没有决策权。习近平同志2002年10月到浙江工作,用了118天,跑遍11个地市、25个县。

  浙江省乡村振兴研究院首席专家、原浙江省农办副主任顾益康,多次随同调研。顾益康回忆,一次,走访完当地安排好的村子后,习近平同志锁着眉头上了车:

  “刚才看的村子不错,但哪个县市没有几个好乡村?这是不是浙江绝大多数乡村的面貌?”

  “果然,停下车来,周边转转,脏乱差的村子不少。”顾益康说。

  刚迈进21世纪的浙江,经济长足发展,城乡差距却大。有新房、无新村,垃圾靠风刮、污水靠蒸发,是当年的乡村即景。

  全面建设小康社会,如何补上短板?推进农业农村现代化,怎样落子成势?

  走访田间地头,问计干部群众。

  2002年12月15日,习近平同志走进杭州市萧山区梅林村。这里村容整洁、规划有序,百姓通过村办企业增收致富。

  “建设一批标准化、规范化、全面发展的,在全省乃至全国都叫得响的小康示范村镇,为我省农村全面建设小康社会,进而实现农业农村现代化提供有益的借鉴和成功的经验。”翌日《浙江日报》,记录下考察调研时的这番话。

  一张蓝图,日渐清晰。2003年6月“千万工程”启动会召开:从全省近4万个村庄中,选择1万个左右的行政村进行全面整治,把其中1000个左右的中心村建成全面小康示范村。

  浙江首个村级“共同富裕”指标体系、首个村级电力低碳服务驿站、首个村级青少年宫分宫……今日梅林,风景更新。

  隔壁益农镇有个群围村。昔日“整治村”,现今啥模样?污水沟变风景线,出门菜园和花园。当年村集体欠债100多万元,如今人均年收入5.28万元。

  “调查研究开路,围绕改革发展稳定的重点难点问题,从农村长远利益出发,从群众身边实事破题,榜样引路,带来千帆竞发。”顾益康说。

  这是心怀大局、放眼全局的历史担当——

  “千万工程”的实施,连着省情、国情、世情。

  纵观发展中国家和新兴工业化国家历程,人均GDP1000美元至3000美元的发展阶段,城乡差距、贫富差距极易扩大,从而掉进有增长无发展的“现代化陷阱”。

  “作为沿海发达省份,我省有条件、有必要、有责任通过实施‘千村示范、万村整治’工程,为全国农村全面建设小康社会探索路子、积累经验、提供示范。”

  “千万工程”启动会,开宗明义。

  2005年8月,习近平同志在“千万工程”嘉兴现场会上再次强调:“这项工程是在我省工业化、城市化加速推进、人均GDP超过2000美元的时代背景下,着眼于缩小城乡差距、改变农村环境‘脏乱差’和基础设施、社会事业发展滞后状况而实施的。”

  小切口,大思谋。一子落,满盘活。

  “千万工程”启动1个月后,2003年7月10日,习近平同志在浙江省委十一届四次全会上提出“八八战略”,成为指引浙江改革发展和全面小康建设的总方略。其中一条,“创建生态省,打造‘绿色浙江’”。

  从“八八战略”明确打造“绿色浙江”,到“千万工程”成为生态省建设有效载体,再到2005年8月首提“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一系列事关浙江乃至中国未来发展的新理念由此萌发,成为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的理论源头之一。

  学思践悟,浙江省委书记易炼红感慨:“‘千万工程’之所以展现出历久弥新的旺盛生命力,就在于习近平总书记当年坚持从战略和全局的高度来谋划推进,以‘千万工程’牵引撬动‘三农’工作,找到统筹城乡发展、推进城乡一体化的‘金钥匙’。”

  这是真抓实干、久久为功的接续奋斗——

  “千万工程”的推进,贯穿过去、现在、未来。

  在浙江工作期间,习近平同志亲自制定了“千万工程”的目标要求、实施原则、投入办法,创新建立、带头推动“四个一”工作机制:

  实行“一把手”负总责,全面落实分级负责责任制;成立一个工作协调小组,由省委副书记任组长;每年召开一次工作现场会,省委省政府主要领导到会并部署工作;定期表彰一批先进集体和个人。

  “2003年的启动会,连续3年的现场会,习近平同志都亲自出席并发表重要讲话,为‘千万工程’实施指明方向。”浙江省委农办主任、省农业农村厅厅长王通林说。

  这份牵挂,一以贯之。

  2015年5月,习近平总书记来到舟山市定海区新建社区。在以开办农家乐为主业的村民袁其忠家里,总书记说:“这里是一个天然大氧吧,是‘美丽经济’,印证了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的道理。”“浙江山清水秀,当年开展‘千村示范、万村整治’确实抓得早,有前瞻性。希望浙江再接再厉,继续走在前面。”

  牢记嘱托,一任接着一任干,一步一个脚印走。

  每5年一个行动计划,每个重要阶段一个实施意见。“千村示范、万村整治”引领起步,“千村精品、万村美丽”深化提升,“千村未来、万村共富”迭代升级。

  今年6月7日,浙江省委常委会会议提出,加快构建“千村引领、万村振兴、全域共富、城乡和美”的“千万工程”新画卷,以推进“千万工程”新成效为乡村全面振兴和美丽中国建设作出浙江新贡献。

  6月21日,浙江全省深化新时代“千万工程”全面打造乡村振兴浙江样板推进会召开。干在实处,走在前列,勇立潮头续写新篇。

  一张蓝图绘到底,“千万工程”有了新的“打开方式”。

  2015年7月,习近平总书记要求将“厕所革命”推广到广大农村地区;2018年1月,中办、国办印发《农村人居环境整治三年行动方案》。

  党的十八大报告提出“努力建设美丽中国”;党的十九大报告首提“乡村振兴战略”;党的二十大报告明确“全面推进乡村振兴”。

  生态治理进行曲,绿色发展说明书,乡村振兴路线图,城乡统筹启示录。“千万工程”20年,打开一扇窗,让世界看到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制度的显著优势。

  这是执政为民、人民至上的深厚情怀——

  “那时候,来一趟是真不容易!”杭州市淳安县枫树岭镇下姜村,乡亲们记得清楚。

  2003年4月24日,时任浙江省委书记习近平同志第一次到下姜,一路上换了3种交通工具。

  “那时候的下姜村‘面黄肌瘦’。人均年收入1000多块钱,村中间没有桥,河道水不多的时候,我们就在河床上架几块木板通行。总书记当年来的时候也是这样走的。”曾任村党支部书记的杨红马说。

  下姜村,习近平同志在浙江工作期间来过4回。

  “村里大部分农户家都去过,每次都要走访慰问老党员、困难群众,每次都要召开一个座谈会,听一听大家对基层情况的反映。习近平同志与老百姓建立了非常深厚的感情。”杨红马说。

  “千万工程”深入实施,下姜彻底变了模样,浙江省4A级景区村庄,带动周边63个村社共同奔富。

  当年过河处,早已建起廊桥。桥头一行字:“梦开始的地方”。

  “为民要重在办事”“办实每件事,赢得万人心”。

  “千万工程”启动会上,习近平同志明确了必须着重把握的五个方面的基本要求,第一个就是“坚持政府引导,农民自愿,充分发挥广大干部群众的积极性和创造性”。

  习近平同志强调:“农民是‘千村示范、万村整治’工程的建设者和受益者,必须充分尊重农民的意愿,村庄整治的规划和建设方案都应经过村民讨论,民主决策,切实防止刮风,切忌强迫命令。”

  把解决好人民群众最关心最直接最现实的利益问题,作为“千万工程”的根本出发点和落脚点。万千乡村,成为“梦开始的地方”。

  远见卓识、为民情怀、历史担当。

  “‘千万工程’实施20年,探索出了一条加强农村人居环境整治、全面推进乡村振兴、推动美丽中国建设的科学路径,深刻展示了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萌发和实践的光辉历程,蕴含着马克思主义的立场观点方法,无可辩驳地证明,‘两个确立’是我们实现一切伟大变革、开创一切伟大成就的根本保障。”易炼红说。

  易炼红表示:“站在新起点,浙江干部群众深刻领悟‘两个确立’的决定性意义,感恩奋进、笃行实干,不断将‘千万工程’向纵深推进。”

  生态优先,绿色发展

  打通“绿水青山”与“金山银山”,让绿色成为浙江发展最动人的色彩

  钱塘江源,马金溪倒映白云青山。走进衢州市开化县华埠镇金星村,就走进了山水画卷。

  金星村原党支部书记郑初一,忆起17年前一幕幕:

  “2006年8月16日,时任浙江省委书记习近平同志来考察新农村建设。在我们这个小村子,足足看了50多分钟。即将上车返程时,他回过头来叮嘱,这里山好、水好、空气好,将来通过‘山海协作’,空气也能卖钱。”

  树高根深。郑初一记得:考察途中,习近平同志看到一棵千年银杏,根系裸露在外,立即和我们说,这是金星村的象征,十分珍贵,不能让它枯掉。

  牢记嘱托,管斧头、护山头、守源头,好风景带来好前景,每年20余万人次游客涌来。“种种砍砍”变“走走看看”,“靠山吃山”有了新路径,去年村民人均收入4.2万元。那棵银杏呢?乡亲们培土浇水、精心呵护,古树葳蕤如盖,成了“镇村之宝”。

  晨光熹微,看着早早起床到马金溪边畅快呼吸的游客,郑初一恍然大悟:“空气真的能卖钱!”

  绿水逶迤去,青山相向开。行走山水浙江,一个个“金星村”映入眼帘。

  “千万工程”实施20年,发展理念深刻变革,乡村环境深刻重塑。90%以上村庄建成新时代美丽乡村,全省农村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由2003年的5400多元,提高到2022年的37500多元。

  发展,党执政兴国的第一要务。绿色,高质量发展的鲜明底色。

  2003年7月11日,“八八战略”提出第二天,浙江省委、省政府就召开生态省建设动员大会。“千万工程”成为生态省建设重要抓手、有效载体,广大农村成为推进绿色发展的主战场、突破口。

  之江大地,奏响激荡人心的“绿色变奏曲”——

  美丽生态重塑乡村。

  小桥流水,荷风蛙鸣。嘉兴市南湖区凤桥镇联丰村,江南美景扑面来。

  “现在这儿是打卡地,以前一片黑臭水体。”凤桥镇副镇长、联丰村党委书记李正峰说。“五水共治”“三改一拆”“美丽庭院”多措并举,臭河浜变亲水地,农家乐、采摘园,联丰村成大花园。

  “源头花漫处,踏石问轻舟”。温州市永嘉县岩坦镇源头村,拆违建、清“臭源”、建智能垃圾分类回收平台,楠溪江畔“无废乡村”,千年舴艋舟,今朝争上游。

  从解决群众反映最强烈的问题着手,全域推进农村垃圾、污水、厕所三大专项整治,建立城乡一体的风貌管控体制机制。20年过去,浙江省规划保留村生活污水治理覆盖率100%,农村卫生厕所全覆盖,农村生活垃圾基本“零增长”“零填埋”。

  “一户一处景、一村一幅画、一线一风光、一县一品牌,浙江成为首个通过国家生态省验收的省份。”浙江省美丽浙江建设领导小组办公室常务副主任、省生态环境厅厅长郎文荣说。

  美丽经济振兴乡村。

  湖州市安吉县天荒坪镇余村,修竹茂林,溪流潺潺。人在余村走,就像画中游。

  这幅画,蜕变于滚滚烟尘。“‘千万工程’实施,村里痛下决心,关停矿山、水泥厂。”村党支部书记汪玉成说。

  2005年8月15日,习近平同志到余村调研,赞许“这些都是高明之举,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

  今天的余村,打通“两山”转化路径。余村“全球合伙人计划”去年7月推出,40余个项目入驻,上千名大学毕业生,乡村创业生活。

  好生态催生新业态,美丽乡村孕育美丽经济。

  距余村不远的溪龙乡黄杜村,“一片叶子富了一方百姓”。万亩茶园满目青绿,白色帐篷错落有致,“游客白天品白茶、逛茶山,晚上躺在帐篷里数星星。”半日闲露营基地负责人王月庆看好美丽经济,回乡兴业。

  美丽经济如何健康发展?安吉及时出台露营营地项目暂行管理办法,编制产业发展规划,全县露营营地发展到47家。从“卖茶叶”到“卖风景”“卖文化”,茶旅融合,造福一方。

  台州市仙居县,“化工一条江”变“最美母亲河”,生态绿道串起山水田园;天台县后岸村,石料堆放场变体育馆,农房变民宿,农文旅体产业每年吸引游客超百万人次。

  乡村旅游,休闲农业,文化创意,养生养老,运动健康……放眼浙江乡村,新产业新业态红红火火,走出一条“美丽生金”的高质量发展新路。

  “美丽机制”激活乡村。

  丽水市景宁畲族自治县大均乡,白鹭绕着梯田飞。

  2019年起,丽水开展生态产品价值实现机制试点。大均乡发布乡级生态系统生产总值(GEP)核算报告,景宁县财政据此向大均乡“两山公司”支付188万元,成为全国首笔生态产品购买资金。

  “盘点清绿色家底,才能将好风景好生态价值量化,纳入市场化定价体系。”大均乡乡长、乡级林长詹惠淇说。

  保护修复生态,促进“两山”转化,离不开改革创新。

  探索建立健全生态产品价值实现机制;发布全国首部省级GEP核算技术规范;取消衢州、丽水和山区26县GDP总量考核;设立全国首个省级“生态日”……

  浙江是习近平生态文明思想重要萌发地,“两山”理念发源地和率先实践地。

  构建新机制,拓展新路径,GDP和GEP协同增长。生态美、产业兴、百姓富,成为新发展理念的生动诠释。

  2018年,“千万工程”荣获联合国“地球卫士奖”。

  时任联合国副秘书长兼环境署执行主任索尔海姆,参观走访浙江村镇后,对绿色发展成果高度赞赏:“我在浙江浦江和安吉看到的,就是未来中国的模样,甚至是未来世界的模样。”

  2020年春,习近平总书记考察浙江,谆谆嘱托:“要践行‘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发展理念,推进浙江生态文明建设迈上新台阶,把绿水青山建得更美,把金山银山做得更大,让绿色成为浙江发展最动人的色彩。”

  人不负青山,青山定不负人。

  从浙江到全国,从乡村到城市,一场关乎人民福祉、永续发展的伟大实践,持续推进。

  以业为基,乡村振兴

  农业现代化和农村现代化一体推进,为中国式现代化提供“三农”领域的实践范例

  21世纪之初的浙江,“扁担”两头不平衡。一头,工业化、城市化加速推进;一头,农业增效难、农民增收难、农村社会进步慢。

  “这种城乡分割的体制和发展失衡的状态,使农村小康成为全面建设小康社会的最大难点。”2003年,“千万工程”启动会强调。

  日新月异的城,依然故我的乡,如何打通?

  谋大势、把规律、抓基础。以“千万工程”牵引撬动“三农”工作,找到了统筹城乡发展、推进城乡一体化的“金钥匙”。

  从村庄环境综合整治,到美丽乡村建设,再到推进未来乡村建设、打造共同富裕现代化基本单元。“‘千万工程’实施的20年,是浙江农业发展最快、农村变化最大、农民得到实惠最多的时期。”浙江省乡村振兴研究院执行院长潘伟光说。

  全面建设社会主义现代化国家,扎实推进共同富裕,最艰巨最繁重的任务仍然在农村。如何加快建设农业强国、推进农业农村现代化?

  “千万工程”迭代升级,浙江先行先试。

  曾经的宁波市鄞州区湾底村,一条黄泥路,“弯来弯去弯不到底”。

  2003年9月24日,时任浙江省委书记习近平同志来到这里,鼓励湾底人:“千万工程”只有以业为基,才有持久生命力。

  “把村庄整治与发展经济结合起来!一下子,心亮了,路宽了。”湾底村党委第一书记吴祖楣说。

  今天的湾底,设施农业园也是国家4A级景区,农文商旅一体,去年人均可支配收入7.25万元。

  七山一水二分田的浙江,谁来种地?种粮能赚钱吗?

  2007年3月21日的《人民日报》,发表时任浙江省委书记习近平同志的文章,题目就是《走高效生态的新型农业现代化道路》。

  “千万工程”以业为基,绘就高效生态农业崭新画卷。

  湖州市吴兴区八里店镇尹家圩村,遇到年轻的“农二代”孙建龙。

  “从小就听大人说,好好念书进城上班,没出息才回家种地。”为帮父辈,无奈返乡,没想到闯出广阔天地。

  上湖州农民学院培训,跟科技特派员请教,能够操作维护100多台(套)农机。2014年又学了无人机植保作业,十里八乡称他为“开飞机的农民”。

  “一粒米”带动一乡人。孙建龙领着合作社,去年种了3500多亩粮田,收入近千万元,3000多户农户受益。他们的农机服务队,走进江苏、安徽,育秧到仓储,全程机械化。

  新农人,金扁担,种地不是旧模样。

  清水润田,鱼戏稻间。“一块田,长出生态稻、清水鱼,融出种养游新产业。”丽水市青田县方山乡,绿色山根田鱼养殖专业合作社负责人朱旭青介绍。

  人防技防,良田粮用。“铁塔探头、遥感卫星都是巡田好帮手,全天候守护。”杭州市余杭区径山镇双溪村,农田巡查员赵斌很骄傲。

  去年,浙江实现粮食播种面积1530.7万亩、产量124.2亿斤。

  一棵桃树能“结”出什么?

  嘉兴市南湖区凤桥镇三星村,水蜜桃之乡。绿色种桃、直播卖桃、游客摘桃,6000亩桃园年产值1.8亿元,村民人均年收入4.5万元,村歌就叫《流蜜的地方》。

  开发桃花酥、酿制蜜桃酒、举办桃花节,南湖区加力擦亮水蜜桃品牌。“兴业态、深融合,产业链接,城乡互促。”南湖区委书记邵潘锋说。

  产业振兴是乡村振兴的重中之重。

  一村一策,一村一品,串珠成链。“千万工程”牵引,浙江省建成82条产值超10亿元的农业全产业链,年总产值2575亿元,辐射带动478万农民就业创业。

  四明山下,革命老区。曾经,宁波余姚市梁弄镇横坎头村,出门就上坡,雨天两脚泥。

  2003年春节前夕,刚刚担任浙江省委书记的习近平同志,专程到梁弄镇和横坎头村考察调研,提出建设“全国革命老区全面奔小康样板镇”的殷切期望。

  不久后,村两委给习近平同志写信,很快收到回信。信里鼓励他们加快老区开发建设,尽快脱贫致富奔小康。

  2018年2月,横坎头村全体党员给习近平总书记写信,汇报发展变化。当月回信就到了村里,总书记希望他们“努力建设富裕、文明、宜居的美丽乡村,让乡亲们的生活越来越红火”。

  “两封信,一封嘱托兴产业,一封教我们兴乡村。”横坎头村党委书记黄科威感慨。

  乡村是生产空间,也是故土家园,承载乡愁,寄托憧憬。建设宜居宜业和美乡村,农业强国应有之义。

  习近平总书记强调:“要一体推进农业现代化和农村现代化,实现乡村由表及里、形神兼备的全面提升。”

  山区、平原、丘陵、沿海、岛屿,万千乡村,千差万别。和美乡村如何建?农村现代化咋推进?

  “千万工程”给答案:规划先行,因地制宜。

  梅子雨,藕花风,摇橹咿呀。嘉兴市南湖区凤桥镇新民村,宛如水墨画。嘉兴编制传统村落保护规划,绘就“一户一处景、一村一幅画”。

  金华永康市建设“智慧减排系统”,农村污水,一水多用。宁波市象山县采用生态反应链工艺,专业公司运营,“污水靠蒸发”变“绿水绕人家”。

  遵循乡村自身发展规律,突出特色,精准施策。强体制机制,下绣花功夫,万千乡村,深刻重塑。

  中国要强农业必须强,中国要美农村必须美,中国要富农民必须富。

  种子的力量在于生长。根植沃野,欣欣向荣。

  “‘千万工程’聚焦农业农村发展最迫切、农民反映最强烈的问题,忠实践行习近平总书记关于‘三农’工作重要论述,生动印证新发展理念在浙江农村落地生根,由此成为润泽‘三农’的民心工程。”浙江省副省长李岩益说。

  以文化人,塑形铸魂

  乡村,建设中华民族现代文明的热土和基石。让身有所栖的美丽乡村,成为心有所依的精神家园

  阡陌村舍,藏着中华民族的精神密码、文化基因。

  之江大地乡村行,邂逅一古一新。

  一古,博物馆。绍兴嵊州市甘霖镇,东王村看完越剧博物馆,孔村又遇水稻博物馆;湖州市吴兴区潞村,钱山漾遗址旁有个“丝源馆”;宁波市鄞州区湾底村,一村5个博物馆。

  一新,咖啡店。宁波市镇海区永旺村,农具仓库改建为“稻田咖啡”;嘉兴市南湖区联丰村,“村口咖啡”是创客工作站,也是村民议事点;湖州市安吉县红庙村,矿坑湖畔咖啡店,一天卖出1000杯!

  一古一新,相映成趣。是业态场景,也是人间烟火,乡风乡韵。

  中国式现代化是物质文明和精神文明相协调的现代化。

  以文化人,塑形铸魂。“千万工程”20年,造就万千美丽乡村,也为传承乡村文化、培育乡村风尚夯基垒土、搭建舞台。

  木板墙、花格栅、石库门。金华兰溪市诸葛镇,近千年历史的诸葛八卦村,是迄今发现的诸葛亮后裔最大聚居地。诸葛村文化底蕴深厚,2003年9月,时任浙江省委书记习近平同志曾到村里调研。

  保护和开发并重。今天的诸葛村,人人都是文保员,每幢古建筑都挂了牌。孔明锁制作、诸葛中医药,入选省市级非遗,文创产品远销海外。村民成股东,古村落保护者,同时也是受益者。

  文化是村落的灵魂。“千万工程”,刻录下守护优秀传统文化的殷殷期盼、耿耿心志。

  丽水市莲都区碧湖镇堰头村,有几十株千年古樟树。习近平同志告诫:“既要发展好经济,也要保护好古村”。如今,樟树亭亭,游人如织。

  金华市磐安县尖山镇乌石村,散落玄武岩石造的乌石屋。习近平同志嘱咐:“要保护好、利用好老祖宗留下来的宝贝”。乌石屋风貌如昨,农家乐另寻新址。

  习近平同志曾以笔名“哲欣”在《浙江日报》撰文:“建设新农村要注意发达地区和欠发达地区不一样,山区、平原、丘陵、沿海、岛屿不一样,城郊型和纯农业村庄不一样,杜绝盲目攀比,反对贪大求洋,防止照搬照抄,避免千村一面。”

  不丢乡土味道,保留乡村风貌,方能望得见山、看得见水、记得住乡愁。

  丽水市青田县方山乡龙现村,全球重要农业文化遗产“稻鱼共生系统”示范基地。梯田层层,鱼稻相依,多彩体验,让现代大众走近古老农耕文明。

  看社戏、钓鱼虾、煮蚕豆……鲁迅先生的童年什么样?绍兴市越城区孙端街道安桥头村,“鲁迅外婆家”乡村博物馆,引游客触摸一代文豪童年梦境。

  历史文化村落保护利用全省推行,近10年覆盖432个重点村、2105个一般村。14项中国重要农业文化遗产,4项全球重要农业文化遗产,总数全国第一。

  让传统文化留下来,活起来。村民闲暇时,有了“放下筷子就想去的地方”。

  绍兴嵊州市甘霖镇东王村,百年越剧发源地。2004年12月14日,习近平同志来到东王村调研,肯定了村里打算复建古戏台的想法。

  “这给我们鼓了劲。你看,村里有戏迷角,城里有越剧小镇,艺校还有非遗传承人班,老老少少都会几句,外地游客也爱听。”时任村委会主任李秋顺,现在是村里的“金牌导游”。

  如今的东王村,清扬唱腔,余音绕梁;乡村剧团,周周有戏——“多听名角,不生口角!”

  现代化的最终目标是实现人自由而全面的发展。

  “千万工程”20年,文艺点亮乡村,提振起万千农民精气神。

  宁波市宁海县大佳何镇葛家村,老木匠、泥瓦匠重拾手艺,溪里石头、山上竹子都是素材。“乡间艺术家”就地生长,村党支部书记葛万永连连感叹:村里人照样懂艺术!

  农民是乡村振兴的主体,也是新民俗创造实践的主体。“千万工程”走深走实,育出文明乡风、良好家风、淳朴民风。

  聚会迟到,罚一曲;家有喜事,歌祝福。诞生浙江第一首村歌的衢州江山市大陈乡大陈村,再不闻吵架声。

  绍兴市新昌县澄潭街道梅渚古村,连续10多年举办“村晚”,挖掘保护目连戏等传统曲目,乡愁有了安顿。

  美丽乡村,精神家园,场地就是阵地。

  2005年5月17日,绍兴市柯桥区杨汛桥镇文化中心刚开门,习近平同志就来到这里,在这个全省首家农村文化综合体内,和大家拉起家常:现在群众生活逐渐富裕起来,对精神文化生活提出新的更高要求,我们在抓好物质文明建设的同时,要高度重视精神文明建设。

  文化礼堂建设,全省全面铺开,成为乡村标配。今天,浙江已有1.98万个农村文化礼堂,2.53万个农家书屋。

  守正创新,固本开新。

  以新思想凝心铸魂,促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落实落细。今日浙江乡村,家家户户,亮出乡规家训;村村镇镇,活跃百姓宣讲。

  美与富辩证统一,物与人全面促进,古与今交相辉映。

  文化自信是更基本、更深沉、更持久的力量。努力建设中华民族现代文明,乡村是热土、是基石、是底气。

  诗画江南,一村一韵。

  最难忘,采访途中,不期而遇的一张张笑脸。

  城乡融合,统筹发展

  “千万工程”引发的这场影响深远的要素流动,捧出破解城乡二元结构难题的中国方案

  城乡二元结构,一道世界级难题。

  嘉兴南湖区,红船启航地,贯通城乡的101路公交车,当地人称为“开往春天的幸福号”。

  这条线路,沈水根跑了20多年。那个春天,一直珍藏心间。

  2004年3月23日,时任浙江省委书记习近平同志来嘉兴调研城乡统筹工作,登上了沈水根驾驶的101路公交车。

  亲身感受嘉兴城乡公交一体化带来的变化后,习近平同志指出,推进城乡一体化是个系统工程,要整合资源,完善布局。

  不久后,习近平同志主持制定《浙江省统筹城乡发展推进城乡一体化纲要》。2004年7月,全省“千万工程”现场会强调:“城乡一体化的实质,就是打破二元结构,形成以城带乡、以乡促城,城乡互促共进的发展机制,不断缩小城乡差别,使城乡居民共享现代文明生活。”

  盛夏访嘉兴,去坐101。

  下班高峰。碳纤维新能源客车里,空调凉风轻拂、车厢秩序井然,还有母婴室、轮椅区。

  19年过去,线路长了,站点多了,而车费只要2元,刷公交卡只要1元。

  “有效促进城市基础设施向农村延伸、城市公共服务向农村覆盖、城市现代文明向农村辐射”。

  城乡一体,交通先行。乡村康庄工程、四好农村路,一个个扎实项目,成“千万工程”有力支点。

  丽水市云和县,有“中国最美梯田”。四好农村路开通,梯田近旁,有800多年历史的坑根石寨,游客近悦远来。

  再看公共服务。一根水管通城乡,在全国率先基本实现“城乡同质饮水”,全面消除农村“低电压”现象,4G网络农村全覆盖。

  杭州市淳安县中联村,鸠坑乡中心小学,与百里外的西湖区行知小学,同上一堂课。

  丽水市庆元县坪坑村,浙闽交界,到杭州车程5小时。浙江大学医学院附属第二医院专家,常驻县人民医院,巡回医疗车,开到坪坑村口。

  20年不停步,以“千万工程”推进城乡融合发展,激发强劲动能。

  这是浙江城乡一体化发展的“成绩单”:

  2003年至2022年,农村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增长5.9倍,连续多年居全国省区第一位;

  城乡居民收入比,从2.43∶1缩小至1.90∶1,是全国倍差最小的省区。

  城市让乡村更美好,乡村让城市更向往。

  周末,宁波市镇海区永旺村,稻田、花海、小火车,吸引不少城里人打卡。

  城乡结合部的永旺也曾困惑。“与城比,是洼地;与乡比,少资源。两头挨不着,差点儿被拆并。”永旺村党委书记郭诚军说。

  统筹城乡,永旺新生。

  既破解“重城轻乡”,又坚持“城乡融合”,不是把乡变城,而是充分挖掘培育乡村之美,不是千村一面,而是气象万千。

  思路一变天地宽。用足近城优势,盘活田园风光,重新发现乡村价值的永旺,成为休闲旺地、创业热土。

  城乡融合,呼唤要素融通。城乡一体,重在以人为本。

  推动“两进两回”,科技进乡村、资金进乡村,青年回农村、乡贤回农村。税费减免、社会保障、用水用电,政策支持,一一到位。

  “乡村爱青年,青年爱乡村”。今日浙江乡村,青春力量处处激扬。

  曾经的金华义乌市后宅街道李祖村,紧靠城市,没啥资源,村里的年轻人选择进城务工。城乡统筹,物畅路通,村党支部书记方豪龙领着村民,整修老旧厂房、闲置农房,引入专业团队,打造集创业指导、创业孵化、电商培训于一体的“众创空间”。

  金靖就是专业团队领头人,人称“乡村运营师”。政府、企业、乡村聚合发力,220名青年创客成为“新村民”。创客经济赋能古老乡村,村里主妇学着开起小吃店,“妈妈的味道”美食街带动75人就业。李氏家族迁离故里500多年后,非遗传承人李期银举家返乡,老字号“李氏梨膏糖”生意红火。

  原乡人、归乡人、新乡人,农创客、文创客、科创客,乡村运营师、农村职业经理人、新农人……新职业、新面貌、新气象,城乡统筹发展动能澎湃,重构现代“三农”内涵。

  截至2022年底,浙江乡村绿领人才培育计划,累计培训高素质农民和农村实用人才130多万人;农创客培育工程,孵化农创客5万多名。2022年7月,浙江首次组织“新农匠”遴选,种养、手工艺、社会化服务,一批新型人才,扎根乡村,共创共富。

  今年浙江省委一号文件提出,以“千万工程”统领宜居宜业和美乡村建设,把提高县城承载能力与深化“千万工程”结合起来,在城乡融合中提升乡村建设水平。

  千村引领、万村振兴、全域共富、城乡和美。

  21世纪浙江城乡之间,这场影响深远的要素流动,为世界捧出破解城乡二元结构难题的中国方案。

  党建引领,基层治理

  为了人民,依靠人民。坚持党的领导,走好群众路线,汇聚起共同奋斗的磅礴力量

  一本“民情日记”,载满初心。

  “串百家门,知百家情,解百家难,连百家心,办百家事,致百家富。”上世纪90年代开始,绍兴嵊州市,党员干部走村入户,掏出日记本,记下烦心事,拉近干群心。

  嵊州干部群众忘不了,2004年,时任浙江省委书记习近平同志到嵊州调研考察,提出“要进一步丰富、完善‘民情日记’这一典型经验的内涵,让‘民情日记’更有生命力,取得更好的实效”。

  新时代“民情日记”,小本子升级成大数据。手机建档、线上接单、走访记录,急难愁盼早回应,关键小事快处理。

  “我们牢记嘱托,把续写‘民情日记’和推进‘千万工程’紧密结合起来,走好新时代党的群众路线。”嵊州市委书记裘建勇表示。

  美丽塑形,文化铸魂,还得培元固本。

  “千万工程”是一场深刻的乡村治理革命,检验初心使命,锤炼干部作风。

  实施“千万工程”靠什么?

  习近平同志在浙江工作期间要求,各级党政主要负责人要切实承担“千万工程”领导责任;充分发挥基层党组织的战斗堡垒作用和党员的先锋模范作用。

  党的十八大以来,习近平总书记一直倾心关怀、倾情牵挂、倾力指导“千万工程”,在重要节点作出重要指示批示,指引浙江不断把“千万工程”推向纵深。

  党管农村工作是我们的传统。

  20年来,“千万工程”始终是“一把手”工程。党政“一把手”亲自抓、分管领导直接抓,一级抓一级,层层抓落实。

  一年一度的现场会高规格,选在哪里开,各地打擂台。顾益康记忆犹新:“比力度、比进步、比典型意义,拿成果说话。落选的,暗自较劲,你追我赶,来年干出更硬的成绩。”

  坚持党建引领,乡村治理效能显著提升。

  一脉澄潭江,润泽五地共富。绍兴市新昌县的梅渚村、梅屏村、棠村村、雅庄村、镜岭集镇,围绕一江两岸,创新“梅棠雅集”党建品牌,整合优化旅游资源,春赏花,夏避暑,秋逛绿道,冬享民俗。

  一条永旺路,连起四村产业。宁波市镇海区庄市街道,万市徐村、光明村、永旺村、勤勇村,组织联建、活动联办、要事联商、工作联推、资源联享、党员联培。

  “增强凝聚力,提升竞争力,4个村累计吸引投资3亿元。”庄市街道党工委副书记徐益军说。

  “千万工程”就是基层党建的试金石、磨刀石。凡是示范和整治工作搞得好的村庄,都有一个战斗力比较强的班子。

  “村里大小事,就靠干部跑。”嘉兴市嘉善县大云镇缪家村党委书记陆荣杰说,村干部和大家一起努力,建鲜切花基地,做好“花”文章,村民去年人均可支配收入5.6万元。

  “三个吃亏得起”,是宁波市鄞州区湾底村全体党员的承诺书。

  气力吃亏得起——多做实干;闲话吃亏得起——宽容大度;钞票吃亏得起——先公后私。几十年如一日坚持走集体共富路,湾底人过上好日子。

  党的政治优势、组织优势是具体的。作风实了,本领硬了,办法多了,向心力自然强。

  人民群众是社会实践的主体,也是一切发展的目的。

  20年来,“千万工程”迭代升级,“为了人民”是价值取向,“依靠人民”是行动路径。

  嘉兴市海盐县通元镇雪水港村,亲水岸边,木栏杆上,方言写着村民自治俚语——“有本事吃本事,无本事铲镬糍”“越缩越懒,越吃越馋”“算算用用,一世勿穷”……

  用群众听得懂的话,入脑入心。党建引领,自治、法治、德治、智治四治融合,汇聚乡村治理内生动力。

  中国式现代化是全体人民共同富裕的现代化。

  85后姜鹏,大学毕业在外创业,几年前返回老家衢州农村,“一盒故乡”共富工坊里,竹龙栩栩如生,竹灯庄雅别致。

  姜鹏笑称自己是“啃老族”。老祖宗、老建筑、老手艺、老百姓,这是他奋斗的依托、回馈的对象。“工坊一根竹子形成的产品能卖上千元,带动2000多人增收。”

  湖州,更年轻的倪程偶遇潞村,“柴房咖啡”落户扎根,古村添了共富场景。

  “当初吸引我的,是村口墙上一句标语——白天干、晚上干、晴天雨天一起干。”一年多过去,每天清早,一路与村里人打着招呼去上班,倪程觉得这里就是自己的家。

  浙江提出,3年打造1万家“共富工坊”,实现山区26县乡镇全覆盖、乡村振兴重点帮促村全覆盖。目前已有7000多家,累计吸纳34万多人就业。

  “千万工程”20年,影响早已走出浙江。

  余姚市梁弄镇横坎头村,和四川昭觉县三岔河乡三河村结成对子,基层组织共建,产业开发共兴,“山海情·彝家乐”歌会落户四明山下。

  安吉县溪龙乡黄杜村,100多批700多名茶农,将白茶苗种进湘川黔大山。村党总支书记盛阿伟干劲十足:“今年增派村干部,教技术,也强党建。”

  湾底村村口,石碑上铭刻:“幸福都是奋斗出来的”。

  “千万工程”20年壮阔历程,深刻表明:人民群众伟大实践同人民领袖伟大思想、伟大情怀相互激荡,就会产生出无比强大的凝聚力、创造力!

  富春江畔,杭州市富阳区黄公望村,一场宣讲会,在梅娟民宿进行。

  这里是钱塘江上游。600多年前,富春山水吸引元代画家黄公望,挥洒出传世名作《富春山居图》。

  今天,大学毕业生李静文,讲述着挂职基层200多天来,心中感悟的源头活水,眼中所见的振兴图景。

  “画卷为媒,山水传情”。这个全国文明村、浙江省3A级景区村庄,茶园、民宿、农家乐,古韵新风,生机勃勃。公望两岸文创产业基地,不少台胞在此乐业安居。江对岸,富阳水上运动中心,静待杭州亚运会健儿。

  “今日已无黄子久,谁人能画富春山?”

  江山如画今胜昔,一张蓝图绘到底!

  (本报记者胡果、李中文、刘毅、王浩、窦皓)


]]>

2023-06-25 09:32
9652
在强国建设民族复兴新征程上书写壮丽青春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