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川经济社会发展研究

副秘书长成福利品背后的隐忧

.

宋扬

2014-06-19 10:43


    据中纪委监察部网站,截至17日,已有9个被巡视单位针对2013年中央第二轮巡视反馈问题公布了整改报告。整改报告中透露,继中央巡视组指出超职数配备干部问题严重后,中组部、中编办、国家公务员局开始联合解决这一问题;而据吉林省、安徽省的整改报告显示,“副秘书长”岗位超配现象尤为突出,其中,吉林省便发现超配23名“副秘书长”。(6月18日《南方都市报》)
   
    副秘书长超配与副职成群、助理扎堆都是冗官现象,更是人浮于事、机构臃肿的一面镜子,折射出官员只唯上不唯民的官僚主义之根深蒂固。“副秘书长”一职还经常被当做实职岗位,成为某些地方政府“安排人”的位置之一,甚至可能会被用来“奖励”提拔很久未获升迁的官员。由此可见,“副秘书长”就是一个筐,什么都可以装。由于副秘书长岗位设置缺乏职数限制,上级领导就随意拿来打赏下级,甚至达到每位副职配备一名副秘书长,副职本来就是辅助正职的,辅助之人还有辅助,这样叠床架屋的辅助下去,不知道又要增加多少公职人员,这就使得副秘书长成了官员的“福利品”。
   
    当“副秘书长”成为福利品之后,用人唯亲泛滥。全靠领导一句话就能摇身一变成为高人一等的“副秘书长”,那些想升官的下属们必然千方百计地巴结贿赂,那些升迁的官员念曾经的追随者劳苦功高,都可能将“副秘书长”的乌纱帽送给与自己亲近的人。用人唯亲会导致公职群体的近亲繁殖,打击那些有能力、有追求、有素养公职人员的积极性,从而降低公务员队伍的整体素质,伤害公信力。北宋时期的恩荫制就导致了中国历史上最严重的冗官现象,皇帝可以对宗室、亲信子弟等亲近之人随意授官,毫无节制,官职就成为皇帝或权臣给下属的福利品,甚至尚在襁褓中的婴儿都可以获得官职领取俸禄,北宋王朝的覆灭穿越千年向我们诉说着“官职成福利”的教训。
   
    臃肿是溃烂的开始,叠床架屋的辅助体系,让执行决定层层转移,无论是执行效率还是执行效果都差强人意,政出多门、踢皮球现象自然会层出不穷。毫无节制的“官职福利品”让很多获得者安于现状不思进取,因为他们知道这是一种福利性的升迁,也就基本意味着政治前途的天花板,从而造成人力资源的巨大浪费,让很多领导干部未老先衰。
   
    “副秘书长”等职位的超标现象,从制度层面限制职数仅仅能解决表面问题,还应建立就地升职制度等科学考评机制。现行的公务员待遇与职位挂钩,县委书记及县长只能是正处级,如果想提升待遇必须要升职,这也是催生各种副职、助理、副秘书长扎堆的动力之一,就地升职制度就可以让那些优秀的领导干部不改变职位就能实现提档升级,一方面可以让他们安于本职工作,另一方面减少其对前途的忧虑。严格限制各类岗位的职数与领导干部科学评价机制的配合,才能从根本上解决各种冗官现象,遏制住吏治腐败、推进行政效率的提升。]]>

2018-07-14 10:35
374
长江流域上游纵深开发与源头航运中心建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