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川经济社会发展研究

回答四川现代服务业开放合作发展之问

宋扬

2020-06-17 07:49

贾 晋 高远卓
四川日报 2020年06月16日06版

推进现代服务业强省建设,是以习近平同志为核心的党中央对四川的厚望和要求,也是四川必须肩负的重任和担当。在新一轮西部大开发和成渝地区双城经济圈建设背景下,四川发展现代服务业必然要放在对外开放和合作发展的新格局下去思考和谋划,去回答现代服务业开放合作发展的时代之问。
    重视现代服务业开放合作规律
    现代服务业开放与合作发展有其自身规律和趋势,其中几个方面的规律值得我们重视。
    第一,产业链的延伸导致服务业各环节主体的空间布局呈现区域化乃至国际化趋势。在服务业信息化和现代化基础上,伴随服务业分工全面深化,大量生产性服务业从传统的制造业当中分离,并加入到新的专业精细化产业序列中来。产业链的长度和宽度出现了更大范围的延伸,产业分工进一步分化出销售、研发、服务等环节,并形成了完善的组织链、物流链、信息链。在这一阶段,各环节主体的空间距离逐渐增加,空间布局呈现出区域化乃至国际化的态势。
    第二,服务业与一二产业深度融合催生的新产业新业态将拥抱更为广阔的市场空间。随着“互联网+”深度渗透和融入生产发展的各个领域和环节,服务业将面临前所未有的市场机遇。一方面,随着信息化水平的提高,电商行业不断壮大,购买方可以一对一地与分散的服务资源进行配比。另一方面,随着收入和消费水平的提高,人们对服务消费的价值取向转为品质化、多样化和特色化。在供给端和需求端的共同作用下,催生出来的新产业新业态将开辟出新的广阔市场。
    第三,高铁、航空、港口等交通基础设施的发展改变了区域发展的经济地理格局,扩展了服务业开放合作的地域空间限制。随着网络和交通基础设施的飞速发展,区域之间的时空距离被大幅压缩,区域之间的运输和协作成本降低,促进了要素的流动和优化配置,使得区域之间的经济往来更加密切。同时,区域经济的融合、叠加,共同构成更大的区域一体化经济。原先被排斥在区域分工之外的地区,在核心生产区对周边的涓滴效应作用下,开始纳入核心生产区的辐射范围,并具备参与区域分工的条件,从而实现服务业区域分工在空间上的进一步广化。
    第四,跨国服务业企业的全球化布局催生现代服务业区域总部经济新模式。在经济全球化背景下,当前国际服务业的一大特点就是跨国企业的主导作用在显著增强。跨国企业开展全球布局的策略和方法之一就是大力发展区域总部经济新模式。所谓区域总部经济,是指众多大型企业在特定区域进行总部集群布局,形成总部聚集效应,然后通过“总部-研发-生产基地”的产业链条辐射带动区域发展,达到现代服务业产业在区域分工协作,资源优化配置的目的,这是现代服务业产业化的高级或升级形态。
    第五,互联网、物联网、大数据、区块链、云计算等信息化前沿技术推动服务业经营方式发生重大变革。当前,现代服务业以互联网技术为基础,在组织管理上逐渐呈现扁平化、网络化和多元化的特征,在技术应用上呈现平台化、精准化和集成化的特点。在生产、流通、监管、交易、结算等环节的技术变革催生了诸如保税仓储、跨境电商、跨境支付等的广泛运用。同时,通过对新一代信息技术的挖掘、积累和融合,现代服务业在经营方式上已产生重大变革,有效降低了服务业市场的交易风险,最终为市场提供高品质服务和产品。
    形成现代服务业开放合作新格局
    在新时代推进西部大开发和成渝地区双城经济圈建设背景下,四川现代服务业的发展需要跳出行政区划的限制,遵循开放合作新规律,构建完备的现代服务业产业生态体系。形成功能定位清晰、层次布局合理、发展功能完备、体制机制衔接的开放合作新格局。
    核心引擎区。以成都为核心打造高端服务业对外开放合作试验区和开放经济政策试验区。以成都区域内的国际航空枢纽、国际铁路枢纽、自贸区等重大功能平台为依托,重点发展商业贸易、现代物流、金融服务、科技信息服务、川派餐饮和医疗康养服务等现代服务业总部经济,建设现代服务业科技创新、研发和转化的高端平台,打造会展、品牌、云服务、大数据等创新高地。
    辐射带动区。串联绵阳、宜宾、达州等区域性服务业中心城市,打造服务业一体化协同发展区。加强区域性服务业中心城市与国家服务业核心城市之间的重大项目合作、产业协作配套、市场拓展营销等。探索建立生产性服务业研发在核心引擎区,技术应用和服务销售在辐射区的企业集聚模式,促进现代服务业集聚集群发展。同时,建设服务业科技成果转移转化示范区,承接核心引擎区先行先试改革成果。
    区域合作区。联结省内服务业重点县市,着重推动成渝地区双城经济圈服务业一体化发展。以成都都市圈(成德眉资)为引领,带动川南、川东北经济区与重庆相向发展,建立川渝毗邻地区现代服务业集聚发展示范区。同时,依托西南陆海联动国际战略通道对接云、贵、桂等省,成贵铁路沿线对接粤港澳大湾区、以自贸区川南临港片区长江航线对接长江经济带沿线省区,川藏铁路建设实现川藏合作。
    国际开放带。围绕空中丝绸之路,陆上丝绸之路和海上丝绸之路,探索建设国际现代服务业合作示范带。以中国(四川)自由贸易试验区和国际(地区)合作园区建设为依托,扩大服务业对外出口规模。积极开展大数据资源共享、服务技术合作和建立服务业市场互惠机制,探索建立国际现代服务业合作园区管理体制,构建国际商贸合作新格局和全球服务业贸易规则新秩序。
    探索现代服务业开放合作路径
    对现代服务业的开放合作路径,可以从创新活力、合作机制、发展模式等方面进行探索。
    持续深化服务业改革激发创新活力。进一步完善与服务业有关的法律法规,通过制定相关法律法规,促进现代服务业进一步开放并有效对开放风险进行预警和监管。创新依法行政的体制机制,在依法行政的基础上,依照“权力清单”“负面清单”和“责任清单”,进一步创新管理体制和管理模式,简政放权,创造各类主体公平自由、竞争有序的经济运行环境。构建服务贸易出口促进体系,进一步完善服务贸易出口组织架构,建立多样化的出口促进手段和方式,加大对重点服务出口项目的支持力度。
    探索建立服务业共建共享发展新机制。建立稳定的现代服务业投入增长机制,整合相关财政资金,设立现代服务业发展基金,发挥财政资金导向作用,激活和引导金融资本与社会资本支持“4+6”重点产业发展、重大项目建设、市场主体和品牌培育。建立服务业产业链信息互通和利益共享机制,加快商贸服务业信息服务平台建设,打造完备统一的商贸服务交易信息大数据网络,实现四川境内服务业合作信息共享,消除经济圈内服务业信息不对称问题。
    推动构建服务业经济发展新模式。在互联网5G时代下,推动多类创新要素资源集聚、共享,培育发展现代服务业新动能。充分利用大数据、云计算、物联网等新技术,大力发展创意设计、远程诊断、系统流程服务、设备生命周期管理服务等生产性服务业,打造“服务+制造”的网络化协同生产服务体系;大力普及远程教育、数字家庭、智慧社区等新服务模式,提升医疗、文化、教育等相关服务业质量,满足人民日益增长的美好生活需要。
    构建服务业国际合作发展新秩序。鼓励开展国际高端服务业交流活动,加快服务业标准化进程,提升服务业相关领域国际话语权。加快建设自贸试验区,支持与“一带一路”沿线区域建立跨境电商平台和保税商品展示交易平台,简化、优化人员货物出入境管理手续。鼓励具有优势和特色的服务企业“走出去”,培育具有国际影响力的跨国服务业独角兽企业,提升服务业对外投资层次、优化投资结构、提高投资收益。
(作者分别系西南财大中国西部经济研究中心副主任、研究员,博士研究生)


]]>

2020-06-17 03:28
282
四川经济副中心建设研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