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史哲新闻学 理论研究

法国教育“重启”首先上好抗疫课

赵庆秋

2020-06-23 02:45

刘敏 姚苇依
中国教育报

 

突如其来的新冠肺炎疫情影响到全球212个国家和地区,导致经济“停摆”、教育“停航”,全世界九成以上的学生被限制出行。当前,部分国家在初步控制疫情的情况下,着手复工复课,在教育“重启”之机,如何保障师生身心健康,如何上好防疫课,成为社会关注的焦点。

428日,法国国会通过了总理爱德华·菲利普(Edouard Philippe)呈递的国家解禁方案。自511日起,法国幼儿园、中小学陆续实现了分批次开学复课,疫情低风险省份初中一年级、二年级自518日起复课,62日起职业高中逐渐开放复学。据统计,除小部分因防疫技术尚未达标的学校尚未安排返校外,法国小学基本实现了返校复学。法国教育部表示,返校复课是法国实施解禁、逐步恢复经济社会生活的重要环节,在当前防控压力不减的前提下,教育系统各环节须做好应对措施,同时返校第一课应开展防疫价值观教育,正确引导学生认识全球疫情是政府和学校义不容辞的使命。

 

价值观教育为返校第一课

新冠疫情打破了教育教学的常态,如何帮助学生调整心态,正确地看待疫情带来的影响,树立责任感,受到法国社会各界的关注。法国国民教育部资源网站建立专题栏目,发布返校手册,帮助师生上好抗疫课。

资料指出,疫情的暴发凸显了法国的社会问题,比如卫生系统的脆弱性和社会纽带的不稳定。最容易受到伤害的是独居者,比如老年人,尤其是住在疗养院的老人,另外还有收入不稳定者、家庭暴力受害者等。隔离期间还暴露出性别差异的问题,如家务劳动的分担情况、陪伴孩子学习的时间、从事高风险职业的性别比等。疫情放大了这些问题,也引发人们思考法兰西共和国的价值观。教师可以引导学生思考关于公共效用、社会效用、共同利益、普遍利益等问题。另外,疫情期间,“我为人人”的精神,特别是医护人员的精神,为最弱势群体提供服务时团结与参与的精神都是青少年价值观教育的基础。

为了让所有学生思考社会联结以及团结,法国国民教育部建议,首先让学生从自身经验出发,回顾在家隔离对社会卫生安全的益处,反思从个人到社区、从企业到各类协会等整个社会的参与,以及公共动员的情况(比如分发食物、提供免费物资等),理解数字工具维系社会联结的重要作用、疫情破坏社会的风险以及患者被歧视的可能等。其次,要肯定教师、教学管理人员等教育工作者在疫情期间所付出的努力,包括照顾医护人员子女、疫情期间开展远程授课等。再其次,教师也要揭露一些破坏团结的行为,比如违反隔离规则、传播谣言、非法交易,出于对疾病和传染的恐惧而对他人做出的不信任行为。最后,有必要向学生重申抗击疫情过程中所强调的公民文化的基本要素,包括作为社会凝聚力的博爱、社会团结、共同利益、共同参与。

基于上述的出发点,法国国民教育部建议,组织学生就隔离期间的经历进行交流,引导学生描述隔离如何中断了整个社会和他们的个人生活;让学生根据自己的经验或者所见所闻,分享疫情期间的社会动员和参与情况;思考责任与担当,反思性别平等;批判性地反思仇恨言论和替罪羊的出现(例如反亚洲种族主义、反犹太主义);通过学校德育课程强化共和国核心价值观,建立尊重他者、参与社会、社会联结、社会的脆弱性与重构等概念;鼓励学生开展社会实践活动,学习并制造口罩、送餐、支持医护人员、支持疗养院及社区居民等,制作班级作品,如隔离期间学生所做的日志、海报等作品。

 

鼓励教学创新激发学习活力

早在复课前,法国国民教育部就颁布了有关返校复课的《卫生管理汇编》,详细说明了各级各类学校在复课后须遵守的防疫规定,包括定时洗手、保持一米社交距离、错时下课、定期消毒、粘贴地标引导人流等。学校的安全保障工作也因此格外烦琐复杂。勒东市一所幼儿园的园长称,幼儿园需要给每个学生提供单独的桌椅,每个学生都会使用独立的蜡笔、拼图、积木等玩具,并定期进行消毒和轮换。出于消毒清理的便捷性考虑,巴黎东部一所学校的校长将班级中所有的木质教具、玩具收入仓库。鲁贝市勒古维小学将中午用餐时间延长了一个小时,以方便学生分时就餐。有些市镇还对午餐食物作出了详细规定,如全市统一配送餐食、不提供肉菜等。

在教学工作方面,法国国家教育科学委员会(CSEN)在55日对外发布了返校复课的教学建议,鼓励学校在内容和教学方式上创新。首先,在教学内容上,可以在法语、历史、数学、地理等学科中增设对流行病相关知识的讲解,以健全学生的知识结构;同时加强媒介素养教育,鼓励学生了解时事并进行信息甄别,以培养学生的批判意识。其次,在教学方式上,由于《卫生管理汇编》规定中小学班级规模不得超过15人,幼儿园班级规模不得超过10人,其中优先安排身患残疾、有辍学风险、父母从事医疗及其他维系日常生活运转行业(如警察、消防员、交通运输工作者等)的子女返校,各学段学生返校均遵循家庭自愿原则。不少学校采用了同班学生轮流返校的方式授课。对此,国家教育科学委员会建议,在无法满足全员返校的情况下,学校仍要借助线上线下结合、翻转课堂等教学方式,以最大限度保障教学进度;同时在开展线上教学时,要注重引导学生自主学习,比如可以采用帮助教师设计活动等方式激发学生的好奇心,提高参与度。

 

权衡利弊应对复课挑战

虽然法国政府部署了相对严密的复课方案,但仍有来自基层行政、教师协会及家长的质疑和担忧。

有校长认为,按照《卫生管理汇编》中的规定,每有一名学生划过一次滑梯,学校就需对滑梯进行消毒。鲁贝市勒古维小学校长贝诺·蒂玛切表示,如果严格遵循政府颁发的《卫生管理汇编》,孩子们几乎全天都要坐在凳子上,也不能相互交流、游戏,会引发孩子情感受挫。

由于法国返校采用了自愿原则,学校师资管理就成了巨大挑战。在恢复日常教学工作的情况下,是否有足够的教师负责远程教学,如何计算教师工作量等问题成为学校要面临的难题之一。此外,根据当前的教师队伍状况,有的学校对原来的班级进行调整,或分或并,这对教师和学生来说也需要一个适应的过程。

而不少家长对戴口罩及每日检测表示担忧,包括每日口罩的巨大消耗由谁负担并保障,政府只提出对有“症状”的人进行检测,而如何处理潜伏期或无症状患者也让人担心。

我们看到,当前法国疫情虽有趋缓,防疫形势却仍然严峻。据世界卫生组织统计,截至610日法国累计确诊150748人,累计死亡29234人。为防止新冠肺炎疫情再度暴发,52日法国政府已宣布将卫生紧急状态延长至724日。在这种情况下中小学复课无疑是巨大挑战。

但另一方面,返校复课不仅是经济社会重启的重要环节,也是弥补在家学习导致的不同家庭背景学生学业差距等问题的积极措施。

在线教育为个性化学习提供了空间,能够获取教育资源并支持孩子学习的家庭将取得更大优势。相反,低龄学童的学习常常需要家长陪伴,而当前法国的父母中仍不乏对计算机和网络操作不熟悉的人,而且新的学习形式对于本身具有学习障碍的学生及其家长将会是更大的挑战。而更为复杂的情况是,即使是法国这样的发达国家,仍有11%的人没有接入互联网,22%的家庭没有计算机(法国统计署2019年面向12岁以上人群的调研结果)。而这些问题又超过了教育本身。长期隔离无疑将造成更大的教育差距。

根据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公布的数据,在4月份停课的195个国家中,67个国家已经宣布了复课计划。中国、日本已陆续返校复课,部分北欧国家已经开放了小学,大多数太平洋岛国学生已经复课。在支持远程教育的同时,全球教育联盟正在提高对复课计划的重视。正如联合国教科文组织总干事阿祖莱所指出的,“学校复课是个积极的现象,因为我们知道,学校停课会产生严重后果,特别是会扩大不平等。教育机构必须在满足一些必要条件的前提下有序地重新开放”。

如何切实保障师生的身心健康,调整并建立适当的课程计划,开展防疫主题教育,做好家校合作、建立卫生及其他预防措施等,对于各国政府来讲都是挑战。


]]>

2020-06-23 10:45
132
后疫情时代教育发展着力点在哪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