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史哲新闻学 理论研究

科学家与哲学家面对生命时的时空尺度是一样的吗

赵庆秋

2022-04-29 04:07

中国社会科学网


中国社会科学网讯(记者 李秀伟)322日晚上,北京大学博古睿研究中心主办的“科学家与哲学家面对生命时的时空尺度是一样的吗?”对话论坛通过线上视频直播方式进行。

论坛开场,北京大学哲学系安乐哲教授首先作了开场致辞。论坛由中国人民大学哲学院教授、博古睿学者刘晓力主持,她首先介绍了论坛的发起缘由和对谈嘉宾,接着请两位对谈嘉宾作破题发言和对谈。

本次活动的对谈嘉宾是来自北京大学生命科学学院教授、博古睿学者白书农和中国社会科学院学部委员、哲学研究所研究员、博古睿学者赵汀阳。白书农作为北京大学生命科学学院教授,研究领域是植物学。在理解植物发育过程的内在动力的研究中,他还对探讨生命本质问题产生了浓厚的兴趣。他认为,“什么是’活’”才是理解生命的根本问题。由此,他对人如何面对生命问题产生极大兴趣,提出了一系列哲学层面的问题思考。他在破题中,由科学与哲学之争谈起,从科学与哲学的离合,谈到生命与人类问题,进而进入到哲学问题的追问:什么叫个体?什么叫生命?什么叫活?他又由“人是生物吗?”进入人的认知范式的转换探讨,追问人和生物如何关联又有何区别?人类行为与人类行为规范的尺度和根据是什么?白书农在实验研究中对人类生命和人类存在问题的思考和困惑,主要以三个问题提出来,这也是本次对谈的主要话题:问题一,智人的出现有2030万年,农耕的出现有13千年,而哲学的基本问题可以追溯到3千年前。如果这些问题对人类生存而言是不可或缺的,在没有提出这些问题时,人类是怎么生存下来的?问题二,人类走到今天,有哪些不可替代的创新?这些创新的发生是偶然的还是必然的?如果是必然的,为什么有的社会仍然停留在采猎阶段而没有自发地进入农耕,或者有的社会长期停留在农耕阶段,而没有自发地进入工业化?如果是偶然的,这些偶然事件是如何发生的?问题三,人对世界的存在和自身的本质的发问可以追溯到轴心时代,有没有更大的时空尺度看待人类社会?如果把人类放到整个生命系统的框架内来研究其行为模式,这是否可能?会面临什么哲学上的困境?没有哲学家追问人的根本问题之前人类怎么生存的?依照哲学史的一种说法,人对世界的存在和人类自身的本质的发问可以追溯到“轴心时代”,那么,有没有更大的时空尺度看待人类社会演进的不同形态?白书农认为,在人类变革思考中,应该有对人类生存的时空尺度上的一种认知转变,即把从“轴心时代”才开始关注人类社会变化的传统认知,转变为从109次方年的长时段,甚至人类作为地球生物圈的一个成员——这样的时空尺度上来思考人类生存的来龙去脉。

赵汀阳认为,这是一个非常新颖的,甚至具有某种颠覆性的视角。他针对白书农的三个问题给出回应并进行对谈:关于问题一,赵汀阳指出,从一般层面看,人是生物没有问题。从哲学层面上看,中西方对这一问题有所不同,西方哲学史上曾有把人分为身体和心灵,认为人的性质是通过心灵得以表达的。而中国没有身心二元论的区分。关于人类思想与人类哲学的问题,赵汀阳指出,哲学的问题和哲学(学科意义上的)是两回事。他认为,人类思考问题应该很早,并对人类思考问题和思维演进进程作了大胆的史前猜想:第一步:人思考生存经验、技术性问题、工具问题,是感性手艺思维阶段。第二步:是心理学思维阶段。早期人类以流动的采集、狩猎和游牧为混合生活方式的时候,人们随身自带时间和空间,走到哪里,哪里就是所在,定义了属于“自己的”时间和空间。因此,原始人靠主观经验,是唯心主义,思想是自由的,产生神话和巫术,心理学故事。第三步,农耕时代,农业和定居后有稳定的生产和生活资源,人产生了组织化的思维、管理学思维。人之定居所在变成了时空中心,空间有了地理性。同时,稳定生活开始产生“规矩”,即政治制度、法律、伦理于一体的未分化。第四步,定居后因争夺资源,有了战争,人开始策略思维,人开始说谎。他强调,以前人说话等于事实,语言即诺言。第五步,政治思维和经济学思维开始。人有一些重要发现,比如税收好过抢劫,制度好过暴力,政治开始。政治就是意识到和平的制度好过暴力统治。第六步,到了2500前后,所谓的轴心时代,其实只是人类思想进程的一个横切面。这时代最重要的成就不是哲学,而是逻辑思维和公理法(几何学)。第七步。中世纪,产生了神学,意识形态。有了基督教的四大发明:宣传、自我规训、群众、精神敌人。第八步:科学和技术思维时代。第九步:现在进行时,人有了自反性或反思性的思维。赵汀阳总结说,很赞同白老师把视野扩展到思考人类的思想。哲学问题与人类思想问题都是人重要问题,两者等价。哲学问题一直存在,但人类思想问题的爆发期未必步调一致。

通过第一轮的对谈,两位嘉宾分别从政治哲学看人类生命历程和从生物的角度串讲历史,逐渐趋于汇合,科学和哲学有了很多契合之处,又相互启发。

我是谁?我从哪里来?我到那里去?主持人刘晓力认为,通过时空尺度和时空观的转换、扩大来看人类的演进和人类变革也更具有意义,两位对谈嘉宾对此也有共识。关于问题二,他们对这一问题的关注不谋而合。赵汀阳认为,人类不可或缺的创新应该是更大的事件。近几年自己一直在研究“存在论事件”这一概念。“存在论事件”是能量级别达到改变存在方式的大事件,哲学上只能含糊定义,其逻辑地定性定义是:发生是偶然不是必然,但一旦发生就形成不可逆的文明结构变化,即偶然变必然,并且形成结构变化之后就变成文明的不可替代的必需品,并且对其使用不会或很少发生边际效用的减退,在文明中的重要性不会减退,会形成人类思维所需的某个坐标系。基于这一定义,他指出了几个可以被称为“存在论事件”的发明是:语言的发明,生产技术发明,逻辑和数学的发明,制度的发明,科学的发明,各种技术发明等。还有许多难以评估的,如宗教、哲学、文学和历史等人文社会科学类的“存在论事件”。他认为,其中生产技术的发明,如农业、畜牧业,把自然纳入人的控制,创造了可预期的时间表,实质上就是发明了未来。逻辑和数学的发明,使人用思维为自身建立的秩序。制度的发明,人类为自身建立的理性化存在秩序,产生了和平、合作的效率、公正、权利,等等。赵汀阳认为,事件都是偶然的,存在论事件也是偶然的,因此,创新都是偶然的。现在人似乎不太愿意说自己是生物,但是,人本来是生物,而且现在人类正越来越脱离生物的特点,丧失生物上的习性,变得像机器。这是一个很值得思考的问题。在这一点上,白书农和赵汀阳一直关注和研究的思想起源于问题以及寻找“存在论事件”有着某种问题共振。

是否可能把人类放到整个生命系统的框架来研究其行为模式?这样的研究会面临什么哲学上的困境?关于问题三,赵汀阳认为,这一问题可以参考“休谟问题”理解,休谟关于因果问题是怀疑态度,面对怀疑,现代的解法是:一是把因果弱化为概率;二是先验论,但是康德的先验论尚无法证明先验系统本身的正确性,并且,无法证明先验系统是充分的。休谟反对事实与价值的一致性:认为事实真理推不出价值判断。这个问题挑战了科学解释,人类问题如果还原为生命问题,就是还原为事实描述,可是人类的一半问题是价值。还原论的难题是,存在许多无法还原为描述的事情,比如价值,还有结构性的难题等,以至于无法复原,类似于翻译难题。

对谈进行了2个多小时,两位对谈嘉宾,针对问题逐一展开精彩对谈。现场和线上听众反响热烈。据悉,北京大学博古睿研究中心自202111月起开展了“当科学与人文一起面对生命”系列活动。邀请生命科学学者、人文及社会科学学者、艺术家等跨界的思想者,一同解读不同观念体系下如何理解“人类是什么”、“生命是什么”等话题,促成相互的理解和启发,为更透彻、本质地理解人类变革提供思想底色。


]]>

2022-04-29 12:08
3190
上官婉儿墓志热搜第一,人们读出了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