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史哲新闻学 理论研究

纪录片应给观众带来精神力量

赵庆秋

2023-08-29 08:36

罗颖鸾
人民日报


在文化休闲方式极大丰富的当下,纪录片怎么跟网络直播、短视频、影视剧、游戏争取观众?关键在于把握住纪录片的主要竞争力——有干货,就是既要输出硬核知识,也要让观众从中受到启发。

作为一名纪录片创作者,把美好分享给更多人、让观众有获得感一直是我的愿望和追求。

纪录片《但是还有书籍》在网络平台上线后,受到很多年轻人欢迎,还荣获中国电视金鹰奖并获得上海电视节白玉兰奖最佳系列纪录片提名。这是一部记录“人”的作品,从赋予一本书生命的作者、译者、编辑、书籍设计者,到让书流通起来的书店店长、图书管理员,再到图书最终抵达的读者,我们撷取了写书人、做书人、读书人的独特故事,献给天下爱书人。纪录片的成功很大程度上归功于这些专注、真诚的拍摄对象。我们要做的就是生动呈现他们的特质,讲好他们的故事。

在文化休闲方式极大丰富的当下,纪录片怎么跟网络直播、短视频、影视剧、游戏争取观众?关键在于把握住纪录片的主要竞争力——有干货,就是既要输出硬核知识,也要让观众从中受到启发。在创作过程中,我们运用“陌生的熟悉化”和“熟悉的陌生化”两种方法,提升作品的亲和力。

“陌生的熟悉化”就是把陌生的知识用观众熟悉的形式、熟悉的语言去呈现,引发兴趣。比如,我们讲了一个人们不那么熟悉的人物——清代金石学家黄易和他的访碑图、访碑日记。我们在采访调研时发现,黄易在访碑的过程中画了很多画,而且他会把自己画进去,也会把不在场的朋友画进去。这就像那些喜欢在社交媒体上发聚会合影,然后把不在场的朋友制作进照片里的年轻人。我们开玩笑说,他是一个很现代的古人,可称为“多媒体交互艺术第一人”。用这种方式,让人物故事更贴近观众。

“熟悉的陌生化”则反其道而行之。比如大家都知道《百年孤独》这本书,但很少有人知道译者是谁,所以我们把镜头对准这本书的译者范晔,观众没想到《百年孤独》的译者这么年轻英气。人们对小说的固有印象与翻译者的个人特质形成强烈的张力,自然让人印象深刻。

我们还在解说词、画面、剪辑上采取了一些有创意的方法。比如,我的另一部纪录片《穿越时空的古籍》中有一集叫《古籍里的盛宴》。纪录片一开场,便以“假如现代人穿越到宋代能吃到些什么”这个设想开始。我们利用动画形式,列举了宋代流行的食材、菜品以及饮食习惯和烹饪方式,进行了“冷知识”科普。大家才知道正是因为那时有了茭白和胡萝卜,炒菜才开始流行起来,等等。这个片段看似简单,但为了这几句话,导演查阅了很多资料,花大气力考证了宋代蔬菜和食物的历史。

创作纪录片这么多年来,我们和一个个性格不同但同样真诚的人相遇。今年春天,古籍版本目录学家沈燮元先生去世,享年100岁。沈老把一生献给古籍保护整理与研究工作,一本《士礼居题跋》,他几十年来一校再校,直到去世前还在修订,但这些故事却鲜为人知。因为《但是还有书籍》,沈老一下子出名了,很多媒体、观众前去拜访。本来我担心会打扰沈老,而沈老却很开心,他说古籍版本目录学比较冷门,现在年轻人感兴趣是好事。我想,大家喜爱沈老的故事,一方面是被他在快节奏的当下“择一事、终一生”的坚定执著所感动,另一方面也是羡慕沈老能找到自己钟爱一生的兴趣。纪录片中,沈老平平淡淡的一句“过好每一天”引来网友们的满屏弹幕,年轻人以此致敬沈老、致敬理想。这就是纪录片创作的一个重要意义:挖掘看似平凡实则了不起的人和故事,给观众带来精神力量。(作者为纪录片导演)

 

 


]]>

2023-08-29 04:35
1052
如何正确运用大历史观把握时代大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