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济学社会学 理论研究

高质量发展要让创新要素活力竞相迸发

沈华

2019-10-24 02:18

辜胜阻
《经济研究》2019年第 10期


经过新中国 70年特别是改革开放 40年来的建设和发展,中国经济已经由高速增长转向高质量发展的新时代。新时代经济高质量发展,亟需实现从传统要素驱动、投资驱动转向创新驱动。在创新驱动发展进程中,技术创新和制度创新好比车之两轮、鸟之两翼。制度经济学认为,制度是调整与引导人类行为的规则,是一种激励机制,并试图减少因环境复杂性引起的不确定性与降低交易成本。促进创新发展,从制度功能来看,基于激励功能的制度创新,能够调动人的积极性和创造性,激发创新潜能。基于资源整合功能的制度创新,能够促进人才、资本、技术三大关键要素的互动和集成,优化资源配置,形成发展合力。技术创新要有良好的制度供给和制度环境来匹配。习近平总书记指出:“如果把科技创新比作我国发展的新引擎,那么改革就是点燃这个新引擎必不可少的点火系。”进入经济发展新时代,需要进一步通过深化改革,推进关键领域的制度创新,强化与技术创新相适应、相匹配的制度供给,最大限度解放和激发创新要素的巨大潜能,最终实现技术创新与制度创新“双轮”驱动经济高质量发展。

第一,创新驱动本质上是“人才驱动”。要完善育才、引才、聚才制度设计,培养并引进一大批引领型创新人才,引导企业完善与创新相容的人才激励机制,吸引创新人才向企业集聚,为创新驱动高质量发展注入源头活水。功以才成,业由才广。当今世界综合国力的竞争归根到底是人才的竞争,人才在推动技术研发、提升技术吸收和技术成果转化能力方面扮演着重要角色。经过 70年的发展,我国已经拥有世界上规模最大的科技领域创新人才队伍,是一个人力资源大国,但仍存在高端人才供给短缺、对核心人才长期激励不足等问题。没有人才优势,就不可能有创新优势、科技优势、产业优势。创新驱动高质量发展,亟需加快人才制度创新,优化人才结构,激发人才创新潜力

和活力,加快实现从传统数量型“人口红利”转向质量型“人才红利”。落实人才强国战略,完善创新人才培养和引进机制,优化与技术创新相匹配的人才结构,着力培育推动科学技术进步、适应国家战略需要、引领社会发展潮流的领军人物、拔尖人才和紧缺人才,为高质量发展提供智力支撑。要创新培养模式,突出高精尖导向,加快培养具有科学精神、创造性思维和创新能力的高端人才。构建立体式多层次技术技能人才开发体制,加强学校教育和实践锻炼相结合,打造“产教融合”“校企合作”的“新工科”,加快培育一批具有“工匠精神”的技术技能型人才。同时要创新人才引进模式,打破国籍、户籍、身份、档案、年龄等人才流动制约,加强对高端人才引进力度,聚天下英才而用之。

集聚人才的有效途径是建立行之有效的人才激励机制,以市场价值回报人才价值,有效地激发创新人才的工作热情,让人才的创新活力充分释放、竞相迸发。企业人才激励包括以经济利益为核心的物质激励、注重人才价值体现和长期发展的精神激励,以及增强员工归属感和团队凝聚力的文化激励等形式。薪酬、奖金、股票收入、股票期权等物质激励是最基本、最普遍的激励方式。其中股权激励本质是在人力资本所有者之间合理分配企业的剩余索取权,具有长期激励效应,能够实现企业人力资本效用最大化,也是留住优秀人才的“金手铐”。一方面对企业高管的股权激励,能够克服管理人员行为短期化倾向,同时增强其对大股东机会主义行为的抵制能力,保持企业战略与治理的长期稳定性。另一方面,加强对企业研发人员的股权激励,从制度上实现知识向资本的直接转化,将员工利益与企业发展紧密结合在一起,有利于吸引和留住创新人才,增强企业创新发展的原动力和凝聚力。华为在创新发展过程中逐渐形成了一套独特的人才激励机制,其中最具特色的是股权激励。自 1987年成立以来,华为先后进行了四次大型的股权激励计划,逐步形成了一个全员利益共同体。正是长期股权激励帮助华为“留了创新人才的心”。据统计,目前有约 700多个数学家、800多个物理学家和 120多个化学家,8万多名研发人员为华为研发服务。过去 40年,中国人民从“站起来”到“富起来”,得益于十一届三中全会提出的让一部分人“先富起来”的政策主张,实现了先富带后富的共同富裕。今天中国科技要“强起来”,迫切需要“让科技人员大富起来”,营造“实业能致富、创新致大富”的环境。

第二,创新始于技术,成于资本。要加大多层次资本市场对各阶段、各类型创新型企业的支持力度,以科创板和注册制为着力点推动资本市场存量改革,充分发挥风险投资在科技成果转化与产业化中的重要作用,实现金融链与创新链、产业链有效衔接与深度融合,让资本赋能创新驱动发展。资本市场具有一整套完备的发现、筛选、培育、退出制度功能,能有效聚集人才、资本、技术等创新要素,并促进其自由流动、高效组合,是促进新技术产业化、催化产业革命的重要力量。美国纳斯达克资本市场是高科技产业发展的摇篮,其开放包容的上市标准和完善的市场制度,培育出了苹果、微软、英特尔等世界著名的高科技企业。改革开放 40年来,我国资本市场经历了从无到有、从小到大的过程,成为资源配置的重要平台,截至 2019年 8月,沪深两市上市企业近 3700家,股票总市值约为全年国内生产总值的 60%左右。

要构建创新导向的资本市场体系,建立技术与资本对接的有效机制,以科创板制度创新为契机,补齐资本市场服务技术创新的短板。要深化资本市场改革,完善基础性制度建设,优化资源配置,提升资本市场支持创新的效率。同时,要依靠法治化护航,用清晰的法律来规范市场规则、行为准则、准入与退出机制,加大对违法行为的惩处力度,为市场化机制良性运转提供重要保障。科创板是我国多层次资本市场发展中的一个重要里程碑,是落实创新驱动战略、推进经济高质量发展的重要金融制度创新。科创板在市场准入与退出、资金的定价与配置这两个核心基础制度上进行了重大革新,更加尊重市场基本规律和公司治理基本原则,有助于让市场机制在配置资源、检验价值中发挥更大作用。作为资本市场重大增量改革,科创板通过差异化制度安排,提高了资本市场对各类科创企业的包容性和适应性,有利于支持符合国家战略、突破关键核心技术、市场认可度高的科技创新型企业发展壮大、做优做强。

风险投资是多层次资本市场的重要组成部分,是高技术成果转化与产业化的助推器,是适应创新发展的一项最重要的制度安排,能解决企业“最先一公里”的资金来源问题。创新从来都面临九死一生的高风险,不仅需要宽容失败的文化,更要风险投资(VC)为创新活动提供风险社会化机制,为企业创新提供长期资金支持,并提供战略咨询、资源整合等增值服务。《全球创投风投行业年度白皮书(2019)》研究表明,截至 2019年 5月底,我国已备案创业投资基金规模超过 1万亿元人民币,全球第一。据统计,科创板首批 25家科创板上市企业中,有 24家企业获得风投机构的支持,渗透率达 96%,投资金额高达 100亿元。引导风险投资更好赋能创新驱动高质量发展,要拓宽资金来源渠道,降低合格投资者准入门槛,着力培育一批既有专业知识、又有投资经验的风险投资家,放宽各类中长期资金进入风险投资领域的限制。完善风险投资激励政策,综合考虑投资人盈亏收入来优化减税政策,引导更多风险资本进入技术创新领域。构建多元化、市场化的退出通道,实现“投资 -培育 -退出 -再投资”良性循环,让风险投资为创新发展注入持续动力。

第三,创新发展需要高效的产权制度。要改革科技成果转移转化机制,推进科技成果所有权、使用权、处置权、收益权改革,畅通高校院所知识创新与企业技术转化的衔接机制,打通科技和经济转移转化通道,让技术创新真正成为经济高质量发展的核心驱动力。产权制度创新对于调动人的积极性、主动性和创造性至关重要。始于 1978年的农村家庭联产承包责任制作为农业生产领域的产权改革,极大调动了农民的生产积极性,使农业生产力得到大幅提升。1980年,美国《拜杜法案》规定大学、研究机构能够分享政府资助科研成果的专利权,有效激发了科研人员的创新热情,带动了美国科技成果转化率提高 10倍。

改革科技成果产权制度,解开套在科技成果产权上的“枷锁”,推进科技成果高效转移转化。当前,科技成果转化制度不完善,职务发明人对推动成果转化的动力不足。很多成熟的科研成果在用于职称评 审 之 后 被 束 之 高 阁,“成 果”变 成 “沉 果”。统 计 显 示,我 国 科 技 成 果 的 转 化 率 约 为10%,远低于发达国家的转化率水平,大多数科技成果过时或者浪费掉。职务发明产权的现存制度安排是导致我国科技成果转化率低下的重要原因。为此,要进一步推进科技成果所有权、使用权、处置权、收益权改革,合理界定高校院所与科研人员在科技成果上的产权关系,增强职务发明人在科技成果转化中的主体地位,制订规范合理的科技成果转化收益分配规则,明确科研人员与科研院所之间的利益分配标准。四川西南交通大学出台“西南交大九条”,在全国首次使职务发明人拥有了科技成果的部分所有权,改变了过去“教授拿不走股权,学校干不成科技成果转化,政府得不到科技型企业”的“三输”局面,成为激发科技人员创新活力的“小岗村试验”。技术成果产权改革要实行以增加知识价值为导向的分配政策,深化科技成果权属混合所有制改革,提高科研人员在知识产权及科技成果转化中形成的股权与相关收益中的分享比例。完善科技成果所有权、使用权、处置权和收益权管理制度,增强科研人员对研发高质量创新成果与推动科研成果转移转化的动力。健全科技成果转化服务体系,促进技术成果有效扩散与转化应用。鼓励研发单位深入研究具有重要市场价值、对经济社会发展具有重大推动力的科研项目,引导企业加大对技术转化能力建设的投入。深化企业家与科学家创新合作,打通科技成果从实验室走向市场的便捷通道,实现产学研用的深度融合。

当前以智能化、网络化、数字化为核心的新一轮科技革命加速拓展,以新一代信息技术与人工智能为标志的技术创新有力地推动了社会生产力的发展,深刻地改变着人类社会的生产方式、生活方式和思维方式,将重塑国家间产业竞争格局,也为我国经济高质量发展开辟了广阔新空间。如何抓住千载难逢的历史机遇?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费尔普斯谈到中国经济发展时认为,中国目前最重要的改革,是把高储蓄的很大部分,从建设摩天大楼、高速铁路等项目转向中国公司的创新项目,鼓励本土自主创新。推动我国自主创新能力迈上新台阶,加快实现创新驱动经济高质量发展,涉及人才、资本、技术三大关键要素。人才是创新发展的第一资源,资本是创新发展的第一加速器,技术

成果的进步与应用转化是创新发展的第一推动力,三者相互关联、相互作用,可以结合成为有机联系的统一体,共同服务于新时代的创新发展。要紧紧围绕这三大关键要素进行制度创新,构建使要素活力充分涌流的制度环境。

作者简介:辜胜阻,全国政协、武汉大学国家发展战略研究院。

]]>

2019-10-24 10:20
235
城镇化道路的中国创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