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济学社会学 理论研究

美国商品贸易和服务贸易:变化与挑战

沈华

2020-07-20 03:03

安德烈斯·施瓦曾伯格
《金融发展研究》第7期

一、美国商品贸易及其变化

2019 年,美国商品出口总额为 1.7 万亿美元,与2018 年相比,下降了 1.3%,约 215 亿美元;美国商品进口总值为 2.5 万亿美元,与 2018 年相比,下降了1.7%,约 426 亿美元。由此,与 2018 年相比,2019 年美国商品贸易逆差减少了 211 亿美元,占 2.4%,逆差总额降至866亿美元 。

2019 年,美国主要出口类别包括机械 (3791 亿美元)、运输 (2749 亿美元)、化学品、塑料和皮革(2563 亿美元)、矿产 (2097 亿美元);美国主要进口类 别 包 括 机 械 (7175 亿 美 元)、 运 输 (3443 亿 美元)、化学品、塑料和皮革 (3421 亿美元)、矿产(2082 亿美元)。其中,矿产进口数量比 2018 年下降了13.2%。

2019 年,欧盟 27 国 (不包括英国) 是美国双向商品贸易的最大贸易伙伴,其次是墨西哥、加拿大和中国。从出口规模看,加拿大是美国主要出口市场,总额为2933亿美元,占美国出口总额的17.7%;欧盟27 国是美国第二大出口市场,总额为 2689 亿美元,占美国出口总额的16.3%。从进口方面看,欧盟27国是美国进口的主要来源地,总额为 4536 亿美元,占美国进口总额的 18.01%;其次是中国,总额为 4527亿美元,占美国进口总额的 18.0%。2019 年,美国与多数伙伴国的商品贸易仍为逆差,包括中国 (3455亿美元)、欧盟 27 国 (1846 亿美元)、墨西哥 (1076 亿美元) 和日本 (702亿美元)。

2018—2019 年,美国对多数贸易伙伴的商品出口呈增长态势。其中,增长最多的是美国对欧盟27国的出口,增长了154亿美元,占6.1%。其次是美国对英国的出口,增长了30亿美元,占4.4%。美国对印度出口增长了 9.68 亿美元,占 2.9%。同时,美国对中国、墨西哥和加拿大的出口分别下降了 11.3%、3.4%和2.4%。2019 年,美国对多数贸易伙伴的商品进口有所增长,增长最多的是美国对欧盟27国的进口,增长了252 亿美元,占 5.9%。其次是美国对墨西哥的进口,增长了 119 亿美元,占 3.4%。美国对中国进口下降了16.2%,相应地,美中商品贸易逆差下降了 17.7%。

二、美国服务贸易及其变化

2019 年,美国服务出口增长了 2.2%,从 8270 亿美元增至 8452 亿美元,服务进口增长了 5.0%,从5673 亿美元增至 5954 亿美元。由此,美国服务贸易顺差减少了3.8%,顺差总额降至249.8亿美元。

关于双向服务贸易 (出口与进口),2019 年欧盟27 国是美国最大的贸易伙伴,就单一国家来说,2019年美国服务贸易的主要伙伴国是英国、加拿大、日本和中国。2000 年以来,美国与英国、加拿大和日本等的服务贸易比重有所下降,与中国和印度的服务贸易比重不断上升。2019 年,欧盟 27 国是美国服务贸易的最大出口市场,也是美国服务进口的最大来源地,占美国服务出口总额的 22.6%,占美国服务进口总额的 24.8%。美国服务进口的主要来源地是英国、加拿大、日本和印度。2019年,美国与多数服务贸易伙伴国保持服务贸易顺差 (不包括印度)。2019 年,美国对多数贸易伙伴国的服务出口都有所增长 (不包括中国)。其中,美国出口增幅最大的是欧盟 27 国,为 114 亿美元,占 6.3%;第二是日本,为 35 亿美元,占7.7%;第三是印度,为12亿美元,占4.9%。2019 年,美国对多数贸易伙伴的服务进口都有所增长。增长最多的是欧盟 27 国,为 96 亿美元;第二是加拿大,为 17 亿美元;第三是英国和墨西哥,均为16亿美元。

三、美国商品贸易和服务贸易及其变化

2019 年,美国商品和服务出口总额为 2.5 万亿美元,进口总额为 3.1 万亿美元,逆差为 6164 亿美元,比 2018 年下降了 1.8%,比 2006 年创纪录的历史最高水平 (7617亿美元) 下降了19.1% 。商品贸易逆差减少了 2.4%,降至 8662 亿美元;服务贸易顺差减少了3.8%,降至 2498 亿美元。

2019 年,欧盟 27 国是美国商品和服务出口的最大市场,总额为 4598 亿美元,占美国商品和服务出口总额的18.4%;欧盟 27 国也是美国商品和服务进口的主要来源地,总额为6011亿美元,占美国商品和服务进口总额的 19.3% 。加拿大是美国第二大出口市场,美国对加拿大的出口总额为 3580 亿美元,占美国出口总额的 14.3%。加拿大是美国进口第四大来源地,美国对加拿大的进口总额为 3633 亿美元,占美国进口总额的 11.7%。过去几十年,美国对华贸易快速增长。2000年,美国对中国出口仅仅占美国出口总额的2.0%;对中国进口仅占美国进口总额的7.1%。 2018 年以来,美中贸易有所下降,但 2019 年对中国出口占美国出口总额的比重为6.6%;对中国进口占美国进口总额的比重为15.1%。

四、美国商品贸易和服务贸易面临挑战:以统计和会计方法为例

美国商品贸易和服务贸易面临挑战,比如,相关贸易统计和会计方法并没有随着商品贸易和服务贸易的发展而做出相应调整。自 20 世纪 90 年代后半期以来,全球价值链分工较快发展,企业内部贸易和中间产品贸易不断增长,但是,相关贸易统计和贸易会计的方法却很少改进,传统的统计方法和会计方法扭曲了贸易数据和贸易情况。现在我们理解和解释美国商品贸易和服务贸易的变化情况、变动趋势及其对美国宏观经济的影响,变得越来越困难。比如,一些数据可能会低估服务贸易情况,这些数据不是基于增值衡量的,并且无法将制成品和农产品的贸易价值归于服务投入。关于服务贸易的中间产品,包括运输和分销、研究和开发等,也经常被忽略。


作者简介:安德烈斯·施瓦曾伯格 (Andres . Schwarzenberg) 为美国经济学家;本文发表于2020 年 4 月;译者为中国人民银行研究局研究员王宇博士。


]]>

2020-07-20 11:03
185
居所的演变:从庇护所到“宅经济”和“无接触经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