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济学社会学 理论研究

企业文化变革需要“成长型思维”

沈华

2021-01-20 10:00

萨提亚·纳德拉
《销售与管理》2020年第1期

首席执行官也就是CEO中的字母C,我希望它代表的是文化。首席执行官可以说是一家组织的文化管理者。正如我在奥兰多对员工们说的,如果一家公司的文化是鼓励去听、去学,并以使命为导向激发个人的热情与才华,那么没有什么是不可能的。建立这样一种文化是首席执行官的首要职责。因此,无论是在公共活动中,还是在演讲、邮件、推特、内部通知或月度员工沟通会中,我都会利用机会,鼓励我们的团队坚守不断学习的文化。

  当然,首席执行官的劝诫式布道只是推动文化变革力量的一部分,尤其是在一个规模庞大的、极为成功的组织内,比如微软。组织文化并不是一个能以一种理想方式简单解冻、改变、再冻结的事物。推动文化变革需要细致的工作,需要一些具体的理念。同时,它还需要显著的、明确的行动,抓住团队成员的注意力,并将他们推出熟悉的舒适区。

  我们的文化原本是固化死板的。每一名员工都需要向其他人证明自己无所不知,证明自己是屋子里最聪明的人。责任担当,也就是按时交付和完成数字目标,是压倒一切的。会议是正式的。开会之前,一切都必须安排得井井有条,不能出任何差错。跨级别的会议基本是不可能的。如果一名高级管理者想利用组织内一名级别较低的员工的能力和创造力,他或她需要邀请的是该员工的领导,诸如此类。层级体系和啄食顺序是第一位的。如此一来,自发性和创造性也就受到压制。我所希望的文化变革实际上植根于我最初加入的微软。它聚焦日常工作中的成长型思维,并以三种不同方式练习这种思维。

  首先,我们必须以客户为中心。我们的业务核心就是要保持好奇心,以及保持用伟大技术满足客户未能表达的和未被满足的需求的渴望。如果对客户需求缺乏深刻洞见、缺乏同理心,那我们是无法做到这一点的。在我看来,这并不是一个抽象的存在,而是我们每个人每天都要练习的。当我们与客户交流时,我们需要倾听。这并非无意义的行动,因为它可以让我们预测客户的喜好。这就是成长型思维。我们要以初学者的心态去了解和学习我们的客户以及他们的业务,为客户提供卓有成效的解决方案。我们要不断从外界汲取知识,并将所学应用到工作中,同时不断创新,给客户带去惊喜,并赢得他们的喜爱。

  其次,积极寻求多元化和包容性会让我们处于最佳状态。如果我们依照我们的使命阐述来服务这个地球,那我们就要忠实地反映这个世界的样貌。我们的人才要进一步多样化,而且要把更广泛的意见和观点纳入我们的思维和决策之中。在每次会议上,我们不只要听,还要尽可能地让其他人去讲,去表达自己的想法。包容性会帮助我们清楚地认识到我们的偏见,并会帮助改变我们的行为,这样才能够发挥出汇聚众人的力量。我们不仅尊重差异,还寻求差异,更展开双臂拥抱差异。因为只有这样,我们才能产生更好的创意、推出更好的产品,并且更好地服务我们的客户。

  最后,我们是一个公司,而不是各自为政的邦联。创新和竞争并不尊重我们的封地、我们的组织边界,所以我们必须学会打破这些壁垒。我们是一个由许多个体组成的大家庭,有着共同的使命。这个使命并不是在组织的舒适区内工作,而是要跳出舒适区,竭力满足客户的需求。

  以客户为中心,保持多元化和包容性,上下一心,共同进退;在此基础上,我们训练我们的成长型思维。如此一来,我们就会坚守我们的使命,并会真正改变世界。在任何合适的场合,我都会谈起这些理念。我会寻找机会改变我们的做法和行为,让成长型思维变得生动和真实。我们的文化变革的一部分,就是给予人们空间和余地,并将他们的声音和经验转变为话题。

  为推动公司向学习型文化转变,我们发起了一年一度的黑客马拉松,该活动旨在鼓励园区员工建立关系、相互学习、寻找灵感、协同工作。围绕成长型思维概念展开的黑客活动意义非凡。在计算机程序员的亚文化中,黑客行为有着悠久传统,意在突破极限,创造性地解决难题或寻找机遇。


作者简介:萨提亚·纳德拉,微软首席执行官,自2014年上任以来,带领微软积极转型,三年时间使微软市值增长一倍,增加3000亿美元。


]]>

2021-01-20 05:42
71
新冠疫情对灵活就业人员的影响与政策建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