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办社科机构 研究机构

应以去利益化推进院士制度改革

.

宋扬

2014-06-13 10:49


    正在举行的中科院第十七次院士大会表决通过了《中国科学院院士章程》修订稿,对院士遴选、退出等机制进行了修改。6月11日,中国工程院表决通过的《中国工程院章程》修订案作出了相同的规定。
   
    据报道,新章程删除了此前“各有关工程科学技术研究、设计、建造、运行机构、学术团体,高等院校,企业等,可按规定程序推荐有关部门、省、自治区、直辖市遴选后,提名候选人”的规定。只保留院士直接提名候选人和中国工程院委托有关学术团体,按规定程序推荐并经过遴选,提名候选人两种途径。而据了解,中科院院士增选也将只保留上述两种提名途径。这一修订,目的在于摆脱单位、机构与院士的利益勾连,防止单位为个体当选院士的运作、包装问题,但这只是形式上的防患,如果当选院士是本单位的荣誉、本单位的人才建设政绩,以及院士拥有学术特权,在申请课题、项目时有特权,在各种学术评审、评价中有话语权,那么,候选院士所在单位、机构,还是会把当选院士作为重要工作,以前的“跑要”、“公关”,还会继续存在。
   
    事实上,只有剥离院士头衔所附加的各种学术利益、学术特权,回归院士荣誉本身,才能让科学院、工程院成为真正的学术机构,才能做到“突出学术导向”,但遗憾的是,此次新修订的章程,根本就没有涉及院士的利益问题,而且,有些条款给人的感觉是倒退。比如,章程增加了“劝退”规定,当院士的个人行为违反科学道德或品行不端,严重影响院士群体和工程院声誉时,劝其放弃院士称号。不是撤销,仅仅是“劝其放弃”,这哪是对学术不端的零容忍,简直是对院士的零处理。
   
    之所以出现这样明显维护院士群体利益的条款,是因为院士章程的修订是由全体院士进行。本来,作为一个学术机构,工程院和科学院的院士大会有权对院士章程进行修订,但鉴于我国科学院、工程院已经严重利益化的现实,对于科学院、工程院的组成、院士的遴选、管理等一系列重要学术事宜,应该交由我国的学术群体共同参与修订,这才能扭转院士头衔利益化的趋势。虽然有院士也在强烈呼吁院士制度改革,提议建立院士退出、退休制度,但这在院士群体中仅是个别,有多少院士原意主动放弃学术利益、学术头衔,各种待遇、福利?这也就无怪这次修订的章程,根本就没有提到建立院士退休制度。
   
    是否建立院士退出或退休制度,不是院士制度的关键,如果院士头衔只是学术荣誉,当选院士没有任何学术特权,当选院士的年龄、院士是否退休,都不是什么问题。我国的院士遴选和管理制度改革,必须在院士去利益化上着力,否则难以有任何实效。]]>

2018-07-14 10:35
299
关于全省性社会团体、民办非企业单位2011年年度检查事项公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