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陆地区也能建好自由贸易港 _四川省社会科学院 天府智库-理论研究-四川经济社会发展研究 四川经济社会发展研究 理论研究

内陆地区也能建好自由贸易港

贾玲

2018年08月03日 08:43

郭雨松
《四川日报》2018.8.2

党的十九大明确提出探索建设自由贸易港。《中国(四川)自由贸易试验区建设实施方案》明确了四川自贸试验区建设的时间表和路线图,也明确提出要探索建设内陆自由贸易港,努力在新一轮对外开放中走在前列。
    自由贸易港起源于港口是因为其地缘优势。在汽车和火车发明以前,陆上运输极其不发达,基本靠人力和畜力解决。海运的运载能力大、成本低、能耗少、投资小等特点,使海运成为大规模运输的唯一选择。因此依托海港的贸易网络就此形成。从历史进程分析,正因为海港的交通成本和信息成本优势,使其成为绝大多数国家建设自由贸易区(港)的共同选择,自由贸易港的“港”也由此而来。
    19世纪蒸汽机车的发明使“铁路港”第一次开始出现。进入20世纪,飞机的发明则使“空港”开始出现。交通基础设施和交通工具的发展极大地扩展了“港”的内涵。正如克鲁格曼提出的,交通成本降低、显著的规模经济以及制造业在经济结构中的高占比,将促进专业化分工和贸易发展。改善交通基础设施能够促进经济发展,从而发展专业化分工和贸易发展。因此,海港固然是自由贸易港的天然选择,但不应成为自由贸易港的唯一选择。特别是在现代运输条件日新月异的情况下,自由贸易的发展随着第二次世界大战以后经济全球化和贸易自由化的推进不断从沿海地区向内陆地区蔓延,自由贸易港的形式也出现了多样化和综合化的发展趋势,内陆地区完全有条件有可能建设好自由贸易港。
    四川是中国西部开放的窗口。在“一带一路”倡议下,中国西部地区重新以“丝绸之路”的形式与中亚、欧洲联结起来。这是中国西部地区的历史性机遇,也是通过发展、沟通、交流来建立人类命运共同体的历史性机遇。四川不仅是“一带一路”的重要节点,还是长江经济带的重要节点,四川得天独厚的区位优势和世界知名度,丰富的自然资源和劳动力资源,这些都意味着四川在“一带一路”建设中必将发挥重大引领作用。
    四川一直以重商闻名。四川商业文化自古以来就享有盛名。到明末以前,扬一益二基本上没有争议。早在秦汉时代,四川的盐业、手工工商业、漆工、丝织业就在全国有相当的影响。特别是蜀锦和蜀绣,不仅仅是丝绸之路上的重要货物,还通过川江航运输往江浙市场。汉代的成都,已经成为我国西南最大的商业中心城市,成为与各地区进行盐、铁、丝绸贸易的重要市场。
    四川经济潜力巨大。几十年来,中国内外部市场规模和发展水平发生了重大变化,中国已经跃居世界第一大外贸进出口国,四川也跃居中西部地区第一经济大省。人口、总面积和经济总量决定了四川的大多数产业足以实现规模经济和收益递增。随着大规模基础设施建设,中国交通运输条件发生了巨变,沿海地区的地理区位所占据的重要程度降低、企业运营成本持续增加,而四川的交通运输条件不断发展、区位优势得到进一步加强,资源和劳动力丰富、气候适宜,各方面条件决定了四川在经济结构调整升级中蕴含巨大发展潜力。同时,成都在四川的经济首位度远高于其他区域,资源禀赋优良、交通便利、人口集中、经济基础良好,市场力量主导的资源配置将加速生产要素集聚,具备率先发展的基础。因此,在战略选择上,应该支持成都率先发展,以成都为核心探索建设四川内陆自由贸易港。
    当然,也要认识到自由贸易港建设是一项长期的系统工程,绝不是一蹴而就能够实现的。建设自由贸易港,一定要对标国际最高标准和最好水平,实现核心制度创新和最高水平开放。一是在地理范围上,建议以天府国际空港新城为依托,在其范围内选址设立海关特殊监管区域,和青白江国际铁路港区联动。二是直接建立境内关外的监管模式,以跨部门的智能化信息系统为支撑,连接政府部门和市场主体,把货物进出境、国际贸易、航运物流、金融服务等相关领域改革集成起来,形成系统性的制度环境。三是要下定决心设立单一管理体制的自由贸易港管理机构,按照国际最高开放度对自由贸易港区实行统一管理。四是引进国际高水平的自由贸易港区开发运营机构,合作或者合资开展运营管理,直接提升区域管理和开发开放的国际化水平。
  (作者单位:成都高新区自贸办)
 

]]>

2018年08月03日 04:45
525
抓住数字技术革命契机 实现四川产业跨越升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