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术争鸣

为什么说中国强大了也不会称霸

杨秦霞

2019-07-25 02:09

王鸿刚
《光明日报》

无论从幅员、人口和国力方面看,还是从历史纵深和气质情怀看,中国都是无可争议的世界级大国。面对中小国家的忧虑担心,新中国历届领导人均向国际社会做出“永远不称霸”的坚定承诺。新时代,中国正实现由大到强的历史性转变,前所未有地站到世界舞台中央。“强起来”之后的中国会不会变得像某些国家那样凶神恶煞、到处欺负人?中国会不会寻求取代美国,成为新的全球霸权?这是世人以及国人都特别关心的问题。

反华派的抹黑根本站不住脚

美国国内政治氛围的变化,使一些曾经处境边缘的少数反华派,逐步掌握了对华舆论主导权。他们看到,中国经济规模已达美国三分之二这个“临界点”,便认为中国客观上已具备挑战美国霸权的实力;他们感到最近几年中国治国方略和发展方向的变化与他们的期待不符,感到中国捍卫和拓展自身利益的态度比以往更加坚决,便诬称中国将不可避免地走上“对内专制”“对外扩张”的老路;他们当中甚至有人认为,中国一直有个秘而不宣的“百年马拉松战略”,试图在亚洲建立“扩大版朝贡体制”。最终取代美国成为新的全球霸权。

一段时间以来,这些反华分子加紧鼓噪,极力影响国际舆论和特朗普政府对华决策。但这些观点显然是错的,因为其中包含着一些基本的方法论缺陷。

一是完全用现实主义的理论去揣测中国的战略意图。如果先天假定美国的全球霸权地位具有道义合理性,而认为任何国家的实力增长都将破坏国际秩序稳定并因此处于不义地位,如果先天假定中美在国际体系当中是一山二虎的互不相容关系,否认中美两国在一系列重大国际问题上拥有共同利益,那必然会把中国的一举一动视为威胁,将中国维护自身合法权益的行为视为侵略举动,而对中国为世界和平与繁荣做出的贡献视而不见。

二是完全用线性思维的方法去推理中国的发展方向。认为中国加强国内治理就必然导致集权专制,认为中国自身强大就必然谋求霸权地位,认为中美之间存在差异就必然导致两国对抗,认为中国自身发展就必然牺牲他国利益,这都是非此即彼的线性思维在作怪,显然对中国的政治智慧和治国方略缺乏最基本了解。

三是完全用自我心理的投射去臆想中国的所作所为。西方一些人对中国所做的一些批评,其实恰恰是西方自身的真实写照。与其说中国颠覆现行国际秩序,不如说西方亲手摧毁了它;与其说中国想搞全球霸权,不如说某些西方政客对霸权地位仍很迷恋。既然这些观点背后的逻辑有方法论缺陷,这些观点本身自然也就不攻自破了。

中国从不也永不称霸

任何国家的战略选择和发展方向,都是这个国家的文化底蕴、现实国情和时代潮流等多种因素共同决定的。强起来之后的中国之所以不会称霸,是因为中国在文化上从来不认可霸权,21世纪国际政治的现实也不允许出现任何新的霸权。

中国文化历来主张“行王道”、反对“行霸权”,认为霸权其实是一种很低级的对外战略选择和国际关系形态;认为强国对其他国家通过军事手段维系对抗性、压迫性和排他性的政治经济安排,必然代价高昂且难以持久;唯有通过利益的融合与道德的感召,才能保持国家秩序的合法性与国际秩序的稳定性。这一政治智慧几乎贯穿于中华民族的所有历史叙事和治国规律总结之中。自古以来,无论是中国的决策者、辅政者还是普通老百姓,总是以灵活开明、辩证中庸的眼光看待世界,对事物之间的相互依赖性与事物发展的内在向善性深信不疑,倾向于在割裂中建立联系,在对立中实现调和,在交融中谋求进步。因此,即便在古代中国的最强盛时期,我们也没有频繁对外发动侵略、谋求对其他国家的霸权统治;新时代的中国对国际秩序的愿景,也必然立足于这一最深沉的文化基因。

从外部看,国际政治的客观现实也对中国的战略选择提出了要求。21世纪国际政治的最基本现实是全球化和多极化的持续推进。全球化使各国命运深度捆绑在一起,内政与外交的界限日益模糊,本国与他国的利益深度关联,政策的“溢出”和“溢回”效应日趋明显;多极化则使各国的主权意识日趋强烈、政治地位日趋平等,越来越多地坐在同一张桌子上讨论问题。如果在这种情况下继续搞霸凌主义、单边主义、保护主义,继续走国强必霸、我赢你输、我主你从的老路,注定会被自己射出的子弹打中,被自己搬起的石头砸脚。这一客观现实对包括中国在内所有国家的内外行为构成约束,不仅不允许再有任何国家成为新的霸权,而且国际社会对当前美国各种霸权作风的容忍度也在快速下降。

中国追求的到底是什么

新时代的中国提出了一些重要的战略愿景,其中国内层面的核心愿景是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国际层面的核心愿景是推动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两者共同构成了未来30年中国大战略的主干。对此,国际社会短时间内不一定听得懂,加之少数人扭曲抹黑,因而产生了一些疑虑和误解。

其实,从现代历史视角看,“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本质就是实现更高程度的现代化,建成版本更高的现代化强国。自马克思所说的“世界历史”启动以来,世界现代化进程持续推进,追求实现现代化始终是每个主权国家孜孜以求的战略目标。美欧国家率先实现现代化,其他后发国家也寻求实现现代化,每个国家的现代化水平仍需不断提高。现代化乃是过去五百年世界历史的主旋律,也将是未来几十年各国发展战略的最大共同点。就此而言,寻求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乃是中国作为现代世界体系中的主权国家所具有的不可剥夺的基本权利。

而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则是中国作为新的引领性国家为世界未来贡献的“中国智慧”和“中国方案”,是中国顺应全球化不断推进的客观现实,顺应各国要求实现共同发展、共同安全、共同尊严的时代潮流,而提出来的将现代国际秩序进一步推向前进的合理和可行主张。这代表了人类社会发展的必然方向,虽然首先由中国提出,却代表了世界上绝大多数国家的共同心声。同时,“人类命运共同体”也是以最低成本消除全球“和平赤字”“发展赤字”“信任赤字”和“治理赤字”的唯一可行方案,是21世纪时代进步的题中应有之义。

正是在这样的逻辑下,新时代中国追求的乃是全球伙伴网络而不是排他性同盟,是对外开放而不是闭关锁国,是合作共赢而不是赢者通吃,是与美国以及其他国家的共同演进而不是相互欺凌甚至相互取代。新时代中国的大战略完全是正大光明的,不仅没有夹藏任何不可告人的秘密、不会损害任何国家的根本利益,而且还将是推动21世纪历史发展和时代进步的正面力量。

作者:王鸿刚(中国现代国际关系研究院美国所所长、研究员)


]]>

2019-07-25 10:08
58
常修泽:“共同经济基础论”再探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