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术争鸣

数字化转型需要一体化推动

杨秦霞

2024-06-03 02:13

刘尚希
北京日报

数字化转型是一个高难度的前沿课题,尚在探索之中。因此,要不断反思总结数字化转型到底意味着什么。这也是防止我们在数字化转型过程中走偏的一个重要方法,只有不断反思、总结,通过与实践探索形成良性循环,才能不断深化对数字化的认识。

深化认识数字化转型的内涵

具体到中小企业数字化转型来说,需要首先明白要转什么。这个问题看似简单,其实非常复杂。数字化转型“转”的不只是工艺,而是一个全方位的转型,当然这不是一步完成的。数字化转型是数字革命汇聚的、推动人类文明发展的一种新趋势,包括经济数字化、社会数字化、政府数字化,已经是一种新的文明形态,也就是数字文明。当然这种文明形态还只是雏形,还在进一步演变过程中。

从这个意义上来说,数字化是一场深刻的社会革命,它不只是技术革命带来生产工艺的改进,也不仅仅是生产方式的一种变化。它更重要的是人类思维方式的革命,将带来一种思维范式、研究范式的革命,颠覆传统理论带给人们的对世界的认知。传统的很多知识,甚至逻辑可能已经无法解释我们当下的数字化、数字革命。因为实体世界主打的逻辑是要么“是”,要么“不是”,要么“真”,要么“假”。而超三维的逻辑既“是”又“不是”,既“不是”又“是”,就是一种量子状态。这是超三维的虚拟世界的基本逻辑。

因此,走向超三维世界的数字化转型,首先是思维范式的转型,如果按照传统的工业化思维方式考虑数字化,很多问题将无解。比如数据确权、数据交易问题,按照传统工业化条件下所有权、产权的思路是无解的。对数据先“确权”本身就是工业化思维的一个体现。因为数据在不断流转中对不同的使用者来说,都不是同一个东西,只能在交易中确权,而不是确权之后交易。这是对当前法律的一个重大挑战。

数字化转型是中小企业实现跨越式发展的一次良机

中小企业的数字化转型是数字革命大趋势中微观主体的转型。微观主体的转型,就是微观主体要重新定义,比如,重新构建“什么是企业”的问题。现实生活中,形形色色的企业是在不断地转型变化,有不同维度的变化。但从数字化的角度看,微观主体也就是所有的中小企业都要重新定义,而不仅仅是构成企业的要素变化。中小微企业不转型,跟不上数字化的浪潮将会被淘汰。但是,如果用传统的工业化思维,比如把信息化理解为数字化,把自动化理解为数字化,不转变组织架构去转型,肯定也会被淘汰。

数字化转型是中小企业实现跨越式发展的一次良机。数字化包括企业的核算方式、管理方式、生产组织方式、营销模式的彻底变革。微观主体的整体变化,以及企业与企业之间,行业与行业之间的关系在变革,也意味着政府的指导支持方式,营商环境的标准也需要改变。从这个意义来说,政府与市场、政府与企业之间的关系也需要重构。

对数字化创新的误解

数字化是一个新的市场形态。从经济学角度来说,数字化转型助推形成了一个数字化的服务市场,因为所有行业、企业都要数字化,都需要数字化的服务。因此,数字化服务市场就形成了新的市场生态。数字化催生新业态、新生态、新经济、新模式,但不同人对其还存在一些认识偏差。一些人认为硬核技术的创新是创新,但如果是模式的、新业态的创新就不是创新,认为没有什么含金量。这是在数字化时代,沿用工业化思维得出的结论。

硬核技术的创新是需要新的模式、新业态去支撑的。如果没有新模式、新业态,硬核技术的创新仅靠政府出钱支持和大量投入是出不来成果的。从这个意义上说,创新自有其逻辑关系,往大了说,政府自身的创新,制度创新是前提;其次是模式创新、业态创新;然后是要素创新,也就是技术创新。只有模式创新,才可能吸引风险投资和人才,从而支撑技术创新。成长起来的高新技术企业都是如此。

以数字技术领域的ChatGPT为例,美国OpenAI公司的创新走的不是传统路子。它首先是有一个新的模式,没有新的模式,ChatGPT根本就出不来。涉及算法、算力,需要消耗大量的能源,这是一般小企业负担不起的。现在通用AI产品或服务,只有大公司、经济强国才能推出来。在数字化时代,需要新的支持政策和监管新规,工业化监管规则已经不适合数字时代发展需要了,现有的支持政策很多是线性、碎片化的。

数字化转型需要大中小企业一体化推动

在调研过程中我就发现,有的省份给数字化转型支持政策,一家企业几万块钱,甚至更多。但这能促进企业转型吗?虽然地方政府也在想方设法改变现状,但是因为“方子”不对路,加再大“剂量”也解决不了问题,反而可能是“剂量”越大效果越差。

数字化转型,政府的工作重心在于培育新市场,构建一个合适的环境,而不是按照传统的工业化思维给予原子化的支持。比如,给“一对一”的政策,或者税收方面的优惠政策,这样的支持政策现在已经不合时宜了。政府发力的重点应是强化数字化基础设施,包括互联的基础设施、安全基础设施等,尤其是其中的标准、规则,这是重要的市场环境。政府自身的数字化要先做好,因为政府数字化是企业数字化及中小企业数字化转型的重要前置条件,是数字化营商环境的基础。

数字化转型需要大中小企业一体化推动。数字化是整体的,不应把中小微企业独立出来。大中小企业之间应当形成市场化的合作,发挥大企业的作用,以企业培育企业,以市场监管市场,政府通过大企业帮助中小微企业效果可能更好。大企业包括平台企业、龙头企业、供应链大企业、数据大企业,它们更能从供需两方面推动中小企业数字化。

作者:刘尚希(中国财政科学研究院研究员)


]]>

2024-06-03 10:13
307
深刻理解和把握文化主体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