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评精选

改革开放40年:更要坚定市场导向

宋扬

2018-09-13 03:21

光明网评论员
光明网

9月12日,一篇有关私营经济应该“离场”的文章引出的热议达到了高潮。在改革开放40年的今日,无论就观念意识而言,还是就现实状况来讲,这样一篇文章来得也正是时候。

改革开放40年,中国究竟改革了什么,开放了什么?细究起来,无非是在经济领域由计划导向改变为市场导向,也无非是将闭锁的国门向先进技术及其生产方式洞开。就是这两个变化,让今日之中国与改革开放前的中国相比,变得更加富裕,更加具有活力。当然,也正是这两个将中国引向富裕和活力的变化,决定了由计划向市场之转变的历史正当性。正是以这个正当性为基础,改革开放才成为中国进步和发展的一面旗帜。有了这面旗帜,方向就明,人心就定。更加富裕,更具活力,是人心所向,是人间正道,是历史的大路向。

由此再看所谓私营经济应否“离场”的热议,结论当然是清楚的:只要市场经济的导向在,只要市场配置资源的作用在,多种所有制就是市场得以发育和成长的前提性条件,多种所有制形式就是与市场体制须臾不可分离的结构性因素。无论从市场形成的全部历史看,还是从中国市场体制构建的历程看,多种所有制的存在及其发育程度,是决定市场导向确立及其成长路径的前置性因素。从来就不存在没有多种所有制的市场,因而私营经济的离场,铁定意味着市场导向的反转,也一定导致市场体制的坍塌,必然地,市场配置资源的作用更是无从谈起。

要由市场配置资源,坚持市场导向就是不容置辩之向。市场配置资源,是通过价格信号实现的。说到底,所谓市场体制,就是一整套价格信号的形成和传递机制。没有市场,价格无法形成;没有多种所有制,信号没有受体。有了市场,有了多种所有制,就有了价格形成的基础,就有了价格信号的接收者,并由对价格信号的敏感与判断的不同,而形成了市场参与者间的竞争,达至市场优胜劣汰的结果,进而激发市场活力、企业的创新力和人的创造性,最终实现优化资源配置。

中国的改革开放,其实正是从多种所有制形式的破冰而开始前行的。小岗村农民那个按了18个血手印的“生死书”,其所犯之忌者不正是“一大二公”的所有制形式吗!地还是那爿地,人还是那些人,天还是那块天,农具还是旧有的农具,一天还是24小时……什么都没变,但是,为什么按了血手印的这些农民的田里的庄稼长得就好了,产量就多了,饭就能吃饱了,人心就舒畅了,精神面貌就不一样了?为什么此前近30年通过各种各样的学习、教育、活动甚至运动都没有解决的劳动积极性问题,一纸农民间的私下契约就解决了?为什么?

人们要温饱,要过得更好,此乃基本人性。市场通过价格信号所正向鼓励的,正是人们这种想过更好日子的自然欲望,由此顺应人性地解决了生产和服务活动的动机和激励问题。单一所有制,既不相容于市场体制,且即使在计划体制下,也解决不了激励问题。不是么,“服务意识”问题,其解决,难道是通过每周三下午的停业学习解决的?而正是从有了“交够国家的,留足集体的,剩下的归自己”的多种所有制形式始,才有了农民生产积极性的高涨。

改革开放40年,只是历史一瞬。中国要继续发展进步,要更加富裕、更加具有活力,前提就是坚持市场导向,坚定市场导向。只要这个导向在,多种所有制形式也必定在。反之亦然。


]]>

2018-09-13 11:21
79
虚拟网络也要有真实边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