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评精选

强大领导力成就中国独好风景

宋扬

2019-01-25 02:40

晁 星
北京日报 2019年01月25日06版

强大的领导力是一种重要的国家能力。对这一点,饱尝动乱之苦的中东国家感受深刻,大量西方发达国家也渐渐有所体会。中国面对波谲云诡的国际形势、复杂敏感的周边环境、艰巨繁重的改革发展稳定任务,行进的每一步都少不了强大的领导力量掌舵。全球政党有那么多,为什么我们党的领导力如此非凡?归根结底,源自“为中国人民谋幸福,为中华民族谋复兴”的初心与使命。

“中国幸运之处在于有着强大的领导力。”近日,在接受中国媒体采访时,突尼斯前看守政府总理马赫迪·朱马突发感慨。这位外国改革者为何会有如此感慨?其实很值得中国人自己思考。

八年前,西方国家口中的“阿拉伯之春”席卷中东。如今再看,人们期盼的“春天”并未出现,许多国家深陷动乱衰败的泥潭。作为第一个爆发该运动的国家,突尼斯在此后几年间数易政权,经济发展一塌糊涂,街头运动成了家常便饭。一场“阿拉伯之春”,让中东人民付出的代价之大超出了所有人预料。从“春”变“冬”,个中原因固然复杂,但缺乏一个坚强有力的领导核心,导致国家失焦、社会失序是重要一点。恰如马赫迪·朱马所言,突尼斯的改革非常需要社会的稳定、清晰的愿景以及持续的领导力。

强大的领导力是一种重要的国家能力。对这一点,饱尝动乱之苦的中东国家感受深刻,大量西方发达国家也渐渐有所体会。放眼西方,美国政府关门已经“满月”,继续刷新政府停摆最长纪录;法国“黄背心运动”愈演愈烈,马克龙的改革计划被举国怒火烧为灰烬……政党对垒、政客互攻,喧嚣纷争之后,国家政策撕扯难定,重点改革寸步难行。相比之下,面对世界百年未有之大变局,东方的中国却成了“定海神针”。持续稳健的经济发展,宾朋会聚的大国外交,展示着中国之治的风景独好。此情此景,让许多外国政要与学者感慨不已,《世界是平的》一书的作者托马斯·弗里德曼甚至有个“古怪的想法”:要是美国能做一天中国有多好!

我们耳边不乏声音在追问:中国为什么能?为什么这个拥有近14亿人口的发展中国家乱云飞渡仍从容,能逆势发展、披荆斩棘?以往,国际社会热衷于从经济发展入手,直言“谁能解释中国经济,谁就能获诺贝尔经济学奖”。如今,更多人开始从政治制度、政党力量上找答案。有国外学者把西方政党比作“有限公司”,认为他们相互间为了自己代表的利益集团而相互攻讦。可在中国,执政党和各民主党派、无党派人士等平等而坐,坦诚交流、互相监督、广泛协商,从而推动问题的解决。党中央坐镇,车马炮各展其长,一盘棋大局分明。这从根本上避免了西方政治体制“互相牵扯,议而不决,决而不行”的局面。当一些国家的政党在搞“拳击赛”时,中国共产党“一张蓝图绘到底”“一茬接着一茬干”,领导力的巨大差距显而易见。

强大的领导力对于一个大国来说有多重要,答案已经写在了中华人民共和国70年的成长史中。毋庸讳言,新中国面对波谲云诡的国际形势、复杂敏感的周边环境、艰巨繁重的改革发展稳定任务,行进的每一步都少不了强大的领导力量掌舵。杂音绕耳时举旗定向,拨开“姓社”“姓资”等思想迷雾,坚定踏出一条属于自己的道路;比学赶超时循序渐进,目光远大,在一个个“五年计划”的接续中,新中国从“一穷二白”成长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天灾人祸时凝心聚力,启动应急预案,派遣救援队伍,调拨救灾物资,让西方媒体惊呼“中国原来是这样!”从未有哪个国家像中国这样,能够在如此短的时间内实现从站起来、富起来到强起来的伟大跨越。历史有力证明,强有力的领导核心是中国之治的灵魂。

全球政党那么多,为什么我们党的领导力如此非凡?归根结底,这源自“为中国人民谋幸福,为中华民族谋复兴”的初心与使命。为了实现这样的初心与使命,我们党一直以“赶考”的心态奋力前行,未敢松懈。以党的十八大以来的六年为样本,“八项规定”、反“四风”、“三严三实”、“两学一做”扎实推进,“打虎”“拍蝇”“猎狐”雷霆万钧……我们党没有“躺在过去的功劳簿上”,反而一直在“刀刃向内”、自我磨砺。沧海横流显砥柱,万山磅礴看主峰。惟有坚持加强党的自身建设,不断提高党的领导水平和执政水平、提高拒腐防变和抵御风险能力,这个民族、这个国家的复兴梦想方才可期。

不论是旁观世界风云,还是回顾中国来路,我们都可以在风云交错的时空激荡中感受到,“中华号”巨轮行稳致远,需要从容驾驭的领航者;中国现代化列车驰向远方,需要强劲有力的火车头。当全世界都在“向东看”,我们有十足的理由保持自信,更要善于利用自身政治优势,书写新的史诗。

]]>

2019-01-25 10:40
195
涵养我们的历史思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