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克思主义中国化

明确数字经济发展着力点

沈华

2021-01-29 07:55

文君 庄芮
经济日报

党的十九届五中全会指出,“十四五”时期,要发展数字经济,推动数字经济和实体经济深度融合,坚定不移建设数字中国。去年年底召开的中央经济工作会议指出,“要大力发展数字经济”。当前,伴随新一轮科技革命和产业变革迅猛发展,全球数字化程度日益加深,新技术、新产品、新业态正在成为新的全球经济增长点。与传统的农业经济和工业经济以土地、劳动力、资本作为关键生产要素不同,数字经济是以数据为关键生产要素、以现代信息网络为重要载体、以数字技术应用为主要特征的经济形态。发展数字经济,微观上可能重塑传统的企业经营模式和经营理念;宏观上,数据作为生产要素的重要性不断提升,将对现有基于要素比较优势而形成的国际分工格局带来影响。这些都是我们在构建新发展格局中需要把握的重要动向。


  近年来,我国数字经济发展迅速。2019年,我国数字经济增加值规模达到35.8万亿元,名义增长15.6%,占GDP的比重达到36.2%。数字经济的蓬勃发展,极大促进了我国消费端统一大市场的形成和零售业的现代化,为构建新发展格局奠定了坚实基础。一方面,数字经济的发展本身就意味着各种业态和模式的不断创新,在此过程中,依托产业数字化和数字产业化,供给与需求之间的信息渠道将进一步打通,从而有助于实现需求端与供给端及时、高效的信息反馈与链接,畅通国内大循环。另一方面,发展数字经济,将打通供应链上下游、产业链的不同环节与服务链的各个节点,通过产业的数字化升级,实现效率变革、动力变革、质量变革,助力新发展格局的形成与发展。还要看到,数字经济借助于新一代信息技术的使用,有利于优化贸易各环节及其运行过程,特别是通过数字经济平台扩大进出口规模,促进实现内需和外需联动发展,降低贸易成本、提高贸易效率,强化对外贸易纽带,推动国内国际双循环相互促进。


  “十四五”时期,我们要紧紧抓住发展数字经济的机遇,通过强化顶层设计、加快制度构建、激发市场活力,明确数字经济发展的着力点,从而不断提升我国产业链竞争力和现代化水平,为构建新发展格局培育新优势、注入新动能。


  强化顶层设计是首要。对于数字经济这样的新经济形态而言,加强顶层设计、从战略层面进行系统谋划布局是必须的。要发挥数字经济在新一轮经济周期中的引领作用,加强数字经济发展的战略规划,重点研究推动新基建、产业数字化转型、智慧城市、科研创新、网络信息安全等方面的工作,进一步明确目标定位、主导产业和空间格局,推动实体经济和数字经济融合发展。此外,还要从全局出发,着眼整体,出台相关政策加大数字技术研发投入和攻关力度,加快数据立法步伐,特别是要针对数字经济发展趋势,建议在相关发展规划中纳入数字人才培养计划,下大力气培养一支既有行业背景又有数字化素养的应用型人才队伍,为发展数字经济筑牢坚实支撑。


  加快制度构建是保障。要以促进数字经济创新发展为导向,建立健全相关制度。比如,要积极研究制定数字资源确权、开放、流通、交易、安全等相关制度,确立并完善各环节相关标准,探索在各地区、各部门间形成共享共有的机制,弥补区域不平衡发展带来的“数字鸿沟”;要加快制定数据共享技术规范,提升数据共享标准化水平,助力数据增值开发和再使用,推动数据互联互通;要进一步明细化和具体化包容审慎、鼓励创新的监管原则,探索建立试错容错机制,推动数字经济向规范化、法治化、绿色化发展,进一步激发数字经济潜力。


  激发市场活力是关键。我国数字经济和数字贸易市场潜力巨大,但创新性和规范性仍待加强。在这一过程中,既要加快推进数字交易体制机制的完善,培育数字要素市场,建立数字交易和交易担保等制度,引导数字经济实现高质量发展,还要坚决反对垄断和不正当竞争行为,健全数字规则,加强数据治理和流动,更好优化数字经济营商环境;既要充分发挥市场主体作用,促进数字基础设施有效投资和有序建设,还要统筹国内国际两个市场,积极融入全球市场,参与全球数字治理,通过数据要素的全球流动整合全球市场、优化资源配置,提高国际竞争力。


 


  作者单位:北京市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研究中心


]]>

2021-01-29 03:38
80
发挥独特优势 谱写“两大奇迹”新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