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川经济社会发展研究

崛起中国金融“第四极”

宋扬

2021-03-12 03:23

田姣 侯冲
四川日报 2021年03月12日13版

写在前面
听金融“第四极”拔节生长的声音
  在中国区域经济版图上,“双城记”“第四极”,无疑是令人期待的热词。
  成渝地区双城经济圈建设是习近平总书记和党中央着眼新发展阶段、经略西部腹地、完善区域布局、促进协同发展作出的重大战略决策,是构建新发展格局的一项重大举措。
  回望历史,成都的骨子里一直流淌着金融因子。从西汉“赀至钜万”到北宋世界上最早的纸币“交子”,从川汉铁路股份制筹资到诞生新中国第一只股票,从十多年前启程探索西部金融中心建设,到携手重庆打造中国金融“第四极”,天府之国的金融梦想传承不息。
  融,《现代汉语词典》的解释,是融合,也是流通。
  金融之融,带来社会发展的核心和血液。媒体之融,拓展传播的宽度和广度。
  融宽度,见高度。今天与您见面的四川日报全媒体《西部金融中心》月刊,以金融与传播相融相生为方向,致力于构建西部金融中心建设第一传播平台,每月一期,记录西部金融中心建设进程中的重要创新探索、改革突破和进展成效。在这里,您将感受到西部金融中心建设的火热脉动,听见金融“第四极”梦想拔节生长的声音。

  2月5日,重庆银行在上交所主板上市,成为西部地区首家“A+H”上市的城商行;24日,成都数字人民币红包试点启动,为中西部首次试点,成都成为数字人民币试点“第四城”;3月1日,《最高人民法院关于为成渝地区双城经济圈建设提供司法服务和保障的意见》正式发布实施,金融法院有望落地成渝地区。
  在全国甚至全球金融版图中,成渝的分量越来越重,西部金融中心正加速崛起。

新起点

两地合力共建,画出更大“同心圆”
补齐西部地区金融发展短板,有助于实现我国金融资源的合理分布,促进区域经济整体协调发展

  持有重庆银行储蓄卡的客户,在成都银行的网点柜台可以办理现金存取和转账业务——这样的场景,正在从一纸协议变为现实。重庆银行与成都银行的柜面互通业务联调测试已经顺利通过,成都银行拟在近期安排上线。
  2020年4月,两家银行签署《共同服务成渝地区双城经济圈建设加强全面战略合作框架协议》,这是成渝地方法人金融机构签署的首个合作协议。
  过去一年,川渝金融业融合共建的步伐加快。据不完全统计,两地共签署了超过10个合作框架协议或合作备忘录。其中,2020年6月,四川省地方金融监督管理局和重庆市地方金融监督管理局签署《共建西部金融中心助力成渝地区双城经济圈建设合作备忘录》、四川银保监局和重庆银保监局签署《共建西部金融中心助推成渝地区双城经济圈建设合作备忘录》……
  展望新的一年,“推动共建西部金融中心”和“加快共建西部金融中心”已经分别写进了今年重庆市和四川省的政府工作报告。
  事实上,成都、重庆均在不同时期提出过打造金融中心。1993年成都被国务院定位为“西南地区金融中心”,重庆则在2009年被国务院定位为“长江上游地区金融中心”。如今共建西部金融中心,有深刻的现实意义。中共重庆市委党校(重庆行政学院)经济管理教研部助理研究员耿小烬认为,建设西部金融中心,补齐金融发展短板,将西部地区金融体系的服务水平与服务效率提升到全国平均水平,有助于实现我国金融资源的合理分布,促进区域经济整体协调发展。在西南大学智能金融与数字经济研究院院长王定祥看来,成渝地区要在西部大开发中发挥龙头作用,必须建设金融中心,发挥其集聚、配置金融资源的作用。

新机遇
从竞争到竞合,寻找最大公约数
共建的实质是协同和融合,要改川渝过去的竞争关系为竞合关系,形成深度的利益交融

  在中国(深圳)综合开发研究院去年12月发布的最新一期“中国金融中心指数(CDI· CFCI)”中,成都和重庆都进入前10名,分列中西部地区前两位。常年观察成渝两地金融业发展的西南财经大学金融学院金融系主任翁舟杰注意到,成都和重庆金融中心指数分别从第一期的第14位和第21位,跃升到最新一期的第6位和第8位,显示出较强的金融综合竞争力。
  强强联合共建西部金融中心,有哪些优势条件?
  区位,是不少受访者首先提到的。王定祥表示,成渝是“一带一路”的重要节点,处于极其重要的地理区位上,推动国际贸易和结算具有得天独厚的优势。中国首席经济学家论坛理事长连平曾在接受记者专访时提到,西部地区投资贸易活动会催生出商业金融需求,成都外贸发展增速很快,应当把握住“一带一路”发展过程中产生出来的外贸金融需求。
  广阔的经济腹地和内陆开放高地是西部金融中心建设的最大优势。省政府参事周晓强表示,成渝地区作为新时代西部大开发的战略支点、长江经济带和“一带一路”的连接点以及陆海新通道的起点,可以发挥内陆开放的优势,不断提升辐射中西部,沟通东亚、东南亚、南亚,连接欧亚大陆的能力。
  产业基础,为两地共建西部金融中心提供了强有力的支撑。人民银行成都分行行长严宝玉近日发文表示,双城经济圈产业体系完备,发展在西部领先,在电子信息方面形成“芯、屏、器、核、网”世界级产业集群,产能约占全球的1/3。
  成都作为航空第四城,在整机和发动机及大部件的研制、飞机发动及整机维修等方面优势明显;重庆在汽车、军工和装备工业等方面优势突出。在西南财经大学西财智库首席执行官汤继强看来,这些产业对金融需求巨大,产业越聚集,越有利于推动西部金融中心建设。
  较强的金融总体实力和较高的金融资源聚集度,为共建西部金融中心奠定了基础。2020年,四川和重庆的新增社会融资规模均创下历史新高,分别突破1.5万亿元和8000亿元。
  存在的短板也比较明显。一方面,西部金融中心建设尚缺乏必要的硬件条件支撑,严宝玉表示,成渝两地缺乏全国性或区域性影响力的金融基础设施以及地方法人金融机构,缺乏金融科技龙头企业和重要金融科技基础设施;另一方面,缺乏重要的软件条件,在金融创新体系和特色金融产业体系方面缺乏先行先试的抓手和政策支持,金融营商环境、金融法制环境、金融监管理念和金融优惠政策以及高端金融人才资源等方面,同上海等成熟金融中心比还存在不小的差距。
  西南财经大学中国金融研究中心主任王擎认为,共建西部金融中心,实质是协同和融合,要改川渝过去的竞争关系为竞合关系,形成深度的利益交融。中国区域经济学会副理事长、西南财经大学成渝经济区发展研究院院长杨继瑞提出,成渝地区双城经济圈的金融协同避免不了竞争,但这样的竞争以协同和合作为出发点和归属,寻找最大公约数,逐步创新体制与机制,尤其是经济区与行政区是否分离等制度安排,共同分享内循环红利。

新动能
发力金融科技,实现金融中心“弯道超车”
在金融科技的助力下,成渝有望合力构建投融资平台,共同争取国家金融创新和开放试点政策先行先试

  两座城市共建西部金融中心,必须首先做好顶层设计。
  “可参考上海国际金融中心和长三角经验,由国家层面出台意见,作为指导两地共建西部金融中心的纲领性文件。”周晓强认为,从总体规划的角度,明确各自区域功能特色,实现协同共建、协调发展。
  在王定祥看来,成都是副省级城市,重庆是直辖市,肯定存在体制机制障碍,打造西部金融中心要统一布局统一规划,哪些交给成都、哪些交给重庆、哪些需要打破行政区划界限,都要予以明确。
  如何做,也是必须思考的问题。省地方金融监管局局长欧阳泽华表示,当前首要任务是争取国家层面出台支持成渝地区双城经济圈建设的金融政策和《西部金融中心建设规划》,将会同重庆市向上协调争取政策支持,包括共同争取特色金融平台和创新试点工作,引进金融机构总部和丰富持牌金融机构。
  在多位受访者看来,在既有金融格局下,金融科技或为共建西部金融中心提供一个历史性机遇。翁舟杰认为,必须把握现代金融发展前沿,在新金融领域特别是金融科技、资产管理、财富管理等领域作前瞻性布局,通过后发优势集聚金融资源,更好地助力成渝地区双城经济圈发展。连平也表示,即便两个相近的城市,往往也难以共同打造同一个金融中心,但在金融科技的助力下,成渝有望合力构建支撑现代产业高质量发展和服务“一带一路”建设的投融资平台,同时共同争取国家金融创新和开放试点政策在成渝地区双城经济圈先行先试。
  成渝两地在金融科技发展上做了诸多探索。2016年11月,成都打造了国内首家金融科技创新创业平台——交子金融梦工场,聚焦大数据、云计算、人工智能、区块链等前沿领域;2020年10月,国家金融科技认证中心在重庆挂牌成立,主要提供金融科技检测认证及标准化综合服务。
  多项全国首批金融科技创新试点也接连落地成渝两地——全国首批移动电子商务金融科技服务试点城市、全国首批农村金融综合服务改革试验区、全国首批开展数字人民币试点城市、全国首批开展金融科技应用试点城市……
  共建西部金融中心建设,需契合地区经济特征,坚持走能够发挥比较优势的错位发展之路。“成渝地区是大城市加大农村。”翁舟杰表示,这样的区位和禀赋特征非常适合普惠金融、农村金融、绿色金融等金融细分领域发展。这些细分领域总体上被国内领先金融中心所轻视,这恰恰构成西部金融中心机遇,“如果能在这些领域落地全国性金融改革试点试验区、取得全国性商品或要素交易牌照等,必能加速推动西部金融中心建设。”

探索之路
  ●1993年,成都首次被国务院定位为“西南地区金融中心”
  ●1995年,成都确立加快西南金融中心建设的目标和举措
  ●2006年,成都首次探索金融中心的具体功能定位
  ●2007年,省委九届四次会议提出建设西部金融中心
  ●2010年,省政府印发出台《西部金融中心建设规划(2010-2012年)》,确定了要将成都打造成为西部金融中心的基本思路和总体目标
  ●2017年,成都市第十三次党代会正式将“建设具有国际影响力的西部金融中心”纳入国家中心城市功能定位
  ●2018年2月,成都召开建设国家西部金融中心大会
  ●2018年4月,成都发布《关于进一步加快建设国家西部金融中心的若干意见》和《建设西部金融中心行动计划(2017—2022年)》
  ●2020年6月,川渝两省市地方金融监督管理局签署《共建西部金融中心助力成渝地区双城经济圈建设合作备忘录》


]]>

2021-03-12 11:02
94
税电指数里的经济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