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济学社会学 理论研究

我国数字经济发展战略与对策研究

沈华

2020-05-18 07:39

孙利君
《管理现代化》2020年03期


一、引言及文献回顾

数字经济是以数字知识与信息为重要要素,以现代互联网网络及物联网网络为载体,在互联网技术和移动通讯技术的协助下,推动经济结构优化并提升经济运行效率的一系列经济活动。与其它工业经济和农业经济等传统经济发展模式而言,数字经济的内涵主要体现在运行能力、安全能力、空间想象能力及管理能力[1]。数字经济发展是“互联网+”发展战略的终极目标,是我国实现全面互联网化发展后的产出和效益,即“互联网+”是经济发展与转型的手段,而数字经济则是经济发展的最终结果与 目标[2]。世界经济论坛将数字经济视为“第四次工业革命”的必需品,认为数字技术将是这场革命的中坚技术力量;经合组织直接建议成员国全力发展数字经济,尤其是要缩小成员国之间的数字经济缺口,避免各国错失数字经济所带来的经济效益与社会效益。

关于数字经济对社会经济发展及产业转型的影响,国内学者已经展开了许多研 究。何宏庆[3]认为,依托大数据、云计算、区块链及人工智能等技术为核心的数字金融模式,可以扩大传统金融服务范围,降低金融服务成本,进而成为经济高质量发展的重要驱动力。同时,数字金融可以为金融资源的供需双方提供良好对接平台,将金融提供效率不高的平台进行整合,以扩大社会金融总体供给量。然而,由于数字经济具有较强的技术壁垒,因此数字经济的发展引发了数字平台的垄断行为,不仅对良性市场竞争及消费者福利造成了损害,也对我国的相关监管法律和执行提出了挑战[4]。郑淑伟[5]则从国家贸易角度出发,探究了数字经济对国际贸易发展的不利影响。她认为依托数字技术的数字贸易存在数据流动壁垒、个人数据流动政策壁垒,以及因加密或者源代码等带来的其它新型壁垒。尤其是在当前国际上没有形成一定权威的国际数字贸易规则的情况下,数字贸易壁垒问题将越发严重,建议我国将数字贸易发展提升到国家发展

战略高度,以更好的保护我国利益。

二、数字经济发展的战略意义

(一)挖掘数据信息内在价值,提高管理效率

数字经济的运行能力表现为信息存储量大,计算速度块,这也是数字经济有别于其它经济模式的最本质区别。信息存储量的增大,意味着数字经济可以获得更多的社会、经济以及文化等方面的信息,在经济发展的资源方面就占有先天优势。数字经济的管理能力更强,管理效率更高,服务质量更优,因此可以为社会经济发展提供基础性保障[6]。大数据、云计算及区块链等现代互联网技术的运行方式及手段,可以使复杂的网络化数据进行快速的分类计算及线性计算,在提升管理效率的同时,还能挖掘数据信息的内在价值,提升数字经济的整体价值。但数字经济发展应当是一种工具和手段,其目的还是服务实体经济,为社会经济发展及提升人类生活品质做出贡献。

(二)数字经济成为经济增长新动能

当前,发展数字经济已经是世界经济发展的大势所趋。数字经济的快速创新能力,以及刺激经济增长的能力逐渐显现,各国的研究均表明了数字经济在提升劳动生产率、加速市场创新、创造经济新增长点,以及实现可持续增长等方面,正发挥着重 要作用与影响。尤其是数字经济对经济发展的促进能力美国领先,并且正日益成为全球经济发展的新动能。虽然,各国并没有正面表明数字经济对GDP增长的贡献度,但是国内外各大金融机构已经对数字经济发展进行了相关研究型测算,并对数字经济模式是推动经济发展的重要动能做出了一致判断。此外,伴随着我国经济的高速发展,社会消费能力不断增强,对物质产品的需求质量也在不断提升。而数字经济发展模式凭借其高端供给能力,可以进一步拓展市场总需求,以满足广大人民日益增长和不断升级的个性化需求,在不断挖掘传统消费的情况下,还能培育新型消费人群,创建新消费模式。

(三)数字经济是我国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重要支撑

以互联网新型技术与创新制造技术相融合为特点的数字经济模式,当前正引发新一轮的 制造业变革,传统工业的数字化、虚拟化和智能化发展已经成为主流。数字经济模式通过互联网技术实现了市场的供需完美对接,通过创新要素的汇聚及资源优化配置等方式,可解决当前我国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核心问题[7]。具体而言,数字经济提升了社会有效供给能力,减少了市场中不必要的低端供给。同时,数字经济的创新能力实现了传统产业与互联网技术及现代生产技术的融合,新的商业模式、智慧发展模式不断产生,大幅度提升我国传统产业的组织能力和生产效率,加速了传统产业的变革与转型。

三、数字经济未来发展趋势

自2008年仅金融危机以来,世界各国都在反思自身经济发展政策,反思 “后工业化”时代的思维问题。在全球新一轮产业革命的推动下,各国都在积极探索数字、智能化及网络化的经济发展模式,将数字经济建设纳入未来经济发展重要战略。根据世界主要经济大国的数字经济发展策略,可以预测到未来数字经济发展将具有以下趋势。

(一)数字化的信息和知识将成为未来重要的生产要素

当前,随着大数据、云计算以及物联网等新型互联网技术的不断发展与普及,各国的数字基础设施建设都在不断完善,人机交互融合能力不断增强,社会经济发展及相关活动已经呈现出数字化发展趋势,不断涌现的海量数据资源蕴含着 无限的潜在价值[8]。因此,信息数据已经可以和资本及土地等重要生产要素相提并论,作为一种新型要素促进国民经济的增长与发展。然而实体经济发展缓慢、缺乏创新,需要新的激励动能鼓励传统产业升级发展。而数字化经济发展模式正可以为传统经济发展提供必要的动力,例如大数据、云计算等技术可以从业态结构到组织形式等方面实现全面突破,打破传统生产模式的呆板问题,为消费者及市场提供个性化、智能化及网络化的服务模式,进而加速实体经济的质量变革、效率变革以及动能变革。

(二)城市建设及社会治理数字化特征日趋明显,城市运行及管理效率显著提升

当前,世界正处于经济恢复阶段,各国的经济支柱和增长点仍以实体经济为主,随着城市的信息化基础设施建设的不断完善,新一代数字化技术将更多的应用到城市建设,为城市公共事业发展提供更多 便利[9]。而城市建设及运营过程中的大量完整、系统以及连续的数据,将被数字化技术所持续获得,并加以利用和分析,以便更好的为城市发展提供可能。同时,在城市治理方面,数字化技术将为社会治理部门提供更多的科学决策,通过感知社会的方式为治理者提供最优治理方案,减少人为失误问题,为精准化、高效化的社会治理模式打下坚实基础[10]。同时,对于数字经济发展模式而言,如果不依托实体经济那么发展数字经济只是一种口号,无法创造社会价值。因此,数字经济与实体经济相融合势在必行。

(三)全球化进程进一步加快,信息空间竞争将成为新的国际竞争目标

世界全球化发展的基础是互联网,随着互联网技术的发展与普及,世界各国之间的经济关系日益趋紧,寻找新的经济增长点和新动能则是各国的重要目标。而数字经济模式属于一种新型经济发展模式,数字经济所提供的大数据、云计算、物联网及人工智能等技术的功能与特性,将远超传统互联网技术所提供的智能,引领经济从低起点的高速发展转向高水平的稳健超越,从低端供给转向中高端优化,从密集驱动转向创新供给[11]。因此,传统的人类社会和物理世界

的二元结构将会朝向人类社会、物理世界及信息空间的三元结构转变,国与国之间的竞争也会从物理空间朝向信息空间转变,而掌握信息空间优势的国家,也会在新一轮的国际分工中占据全球价值链的最高点。

四、推动我国数字经济发展的建议

由于数字经济属于互联网时代下的新型经济发展模式,因此世界上并没有一个可以完全提供参考的发展模式,各国都在探索如何将数字经济优势最 大化。而根据国外的相关发展经验及其我国实践成果,我国数字经济发展模式还能面临着数据质量、数据鸿沟、网络信息安全、法律法规滞后及其产业结构变化和机制适用性等问题。因此在推动我国数字经济发展的同时,应当针对可能引发的风险建设具有针对性的政策措施,以更高的发展质量和效率不断完善我国

数字经济发展模式。具体的发展路径可以通过制度创新、法律建设、产业结构调整、数字安全保护及提升数字素养的五位一体融合模式实现。

图1 数字经济发展路径示意图 

(一)宏观发展策略选择

首先,建设利用数字经济发展的制度,通过制度创新手段推动我国数字经济模式发展。当前,我国已经有了足够的技术条件发展数字经济。然而,我国与数字技术发展相关的产业往往都是由国有企业掌控。因此,社会资本想要进入数字产业将存在较大的进入壁垒,即许多限制性政策阻碍了我国数字经济发展速度,数字产业的创新发展还难以摆脱政策的约束。因此,加快数字经济的制度创新,削减数字产业发展的限制条件,是推动我国数字经济发展的当务之急。此

外,由于数字经济模式的建设核心基础为数据,因此对于数据开发利用的各环节都需要进行相应的制度规范。对此,建议相关部门尽快出台我国数字发展规范模式,将数字标准化制定上升到国家发 展战略高度,推动数字经济模式的规范发展。

其次,数字经济模式具有较强的创新性,现有的法律规范和监管模式难以适应其发展需求[12]。因此,建设适合我国数字经济模式发展的法律体系势在必行。在法律建设方面,建议先对重点领域进行法制建设,包括制定数字产权、数字知识产权以及数字税法等方面内容。但是在规范其发展的同时,不能监管过紧,以避免扼杀其创新能力[13]。

(二)微观发展策略选择

首先,需要传统企业增加数字经济决定性要素投入,通过“规模效应”,促成“溢出效应”的产生,在信息化的协助下,加强产业,尤其是跨产业之间的融合,以整合产业链的形式实现产业结构升级。具体而言,以我国经济实际发展状况为基础,坚持供给侧结构性改革,推动传统产业互联网化发展。政府则应当增加中央财政预算,提升数字经济发展的资金投入力度,将更多社会资本引入到传统产业改革升级进程。同时,明确大数据、物联网、区块链及云计算等技术在数字

经济发展中的技术地位,增强新型技术与传统产业的融合力度,通过壮大新型业态模式,打造传统产业的新经济增长点。其次,提升我国全民数字素养,缩小各区域的数字鸿沟。加强全民数字素养的最直观的优势在于,可以帮助那些传统产业人员实现再就业。由于数字经济时代的到来,许多传统产业势必将实现智能化生产,因此传统产业对纯人工操作需求将显著下降,进而需要那些具有现代化知识技能的复合型人才,可协助大众的就业与转岗需求。而在培养中高端数字人才方面,则需要政府牵头,让更多的高等院校开设相关课程,并与社会培训机构或者相关企业开展联合培训活动。


[参考文献]

[1]康俊.“互联网+”背景下商业模式创新与产业融合的互动机制分析[J].信阳师范学院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2016(03).

[2]荆文君,孙宝文.数字经济促进经济高质量发展:一个理论分析框架[J].经济学家,2019(02).

[3]何宏庆.数字金融:经济高质量发展的重要驱动力[J].西安财经学院学报,2019(04).

[4]Mark Laudeman.Risk-rating Systems BringConsistencytoCommercialLending[J].Commercial

Lending Review,1993(08):28-38.[5]郑淑伟.国际数字贸易壁垒的现状和我国的应对策略[J].对外经贸实务

,2019(07).

[6]DavidBiederman.LogisticsFinanciers[J].TheJournalof Commerce,2004(04).

[7]MoreD,P Basu.ChallengesofSupply ChainFinance:ADetailedStudyandaHierarchicalModelBased onthe Experiences ofanIndia Firm[J].Business Process Management Journal,2013,19(04):624-647.

[8]赵西三.数字经济驱动中国制造转型升级研究[J].中州学刊,2017(12).

[9]李忠民,周维颖,田仲他.数字贸易:发展态势、影响及对策[J].国际经济评论,2014(11).

[10]Michels J.DoUnverifiableDisclosuresMatter?Evidenceform Peer-to-PeerLending[J].American

Accounting Association,2012(04):1385-1413.[11]张鹏.数字经济的本质及其发展逻辑[J].经济学家,2019(02).

[12]熊鸿儒.我国数字经济发展中的平台垄断及其治理策略[J].改革,2019(07).[13]Lin Mingfeng,PrabhalaN

,R ViswanathanS.Judging Borrowers bythe Company They Keep:Friendship Networksand IformationAsn ymmetryinOnline Peer-to-Peer Lending[J]. ManagementScience,2013(01):17-35.


]]>

2020-05-18 03:35
296
宅经济:内涵、演进与驱动因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