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际问题研究 理论研究

经济学家的秘密

.

赵庆秋

2010-01-13 04:24


    大学里的经济学家们这个周末在亚特兰大聚会,举行元旦后第一个周末的例行年度会议。挑选这个时候不仅因为大学放假,而且因为元旦假期后旅游业萧条使得宾馆房价最低。
   
    经济学家一般都是吝啬鬼。
   
    经济学家们在选择会议地点时争论不休,他们不在乎海滩、高尔夫球场或者其他浮华的东西。美国经济学家协会财务秘书,范德堡大学经济学家约翰•齐格弗里德(John Siegfried)解释说,这就像买车。他说"我太太买车时关心的是什么颜色,但我总是告诉她别在乎颜色。"他最初想买一辆灰色的水星大侯爵(Mercury Grand Marquis)轿车,但黑色车便宜100美元,所以他买了黑色车。
   
    世界最著名经济学家的吝啬也是非常出名的。作家弗吉尼亚•伍尔芙(John Maynard Keynes)在参加了英国经济学大师凯恩斯请客的晚饭后曾抱怨说,客人们恨不得"把松鸡骨头啃干净,因为11个人只有三只鸡。"诺贝尔奖获得者米尔顿•弗里德曼(Milton Friedman)总是用对方付费的电话回复记者。
   
    经济学家的孩子往往回忆其父母是如何舍不得花钱。最近的新书《我们喜欢便宜货》的作者劳伦•韦伯(Lauren Weber)说她的经济学家家父亲把暖气调得很低很低,母亲甚至威胁说要带孩子们到汽车旅馆过夜。她说"父亲屈服了,因为那样的话,花钱更多。
   
    有人问北方信托银行经济学家保罗•卡斯里尔(Paul Kasriel)的女儿玛萨•卡斯里尔(Marisa Kasriel)她父亲为了节省一块钱愿意下的功夫,"我该从何说起呢?":杂货店的便宜货、非名牌的网球鞋、1995年的斯巴鲁变速器(Subaru)上的"引擎检查"灯坏了,他用胶带盖住。卡斯里尔先生说他买非名牌鞋子"是要让我可爱的孩子们能穿耐克鞋。"
   
    佛蒙特的明德学院(Middlebury College)经济学家大卫•科兰德(David Colander)说他的妻子(前妻)因为他到处寻找最便宜的钻石而发脾气。西北大学经济学家罗伯特•戈登(Robert Gordon)说他不在附近的全食食品公司(Whole Foods)购物而是开车到价钱更便宜的杂货店买东西,虽然为了节省区区5美元而额外花费他半个小时的时间。
   
    但戈登先生决不是苦行僧。他和太太及两条狗住在芝加哥郊外埃文斯顿(Evanston)最大的住宅区的建于1889年的豪宅里,总面积11000平方英尺,共有21个房间。他说"家里东西满当当的,每个房间都精心装饰,里面有72张东方地毯,收藏有大量东方艺术品,1930年代的装饰艺术设计的捷克香水瓶和其他好玩的东西。"
    有些经济学家或许喜欢便宜货,或者至少在其他人的标准看来如此,这是因为他们的专业训练或者正因为对金钱和选择的着迷使得他们进入这个研究领域里来。
   
    华盛顿大学经济学家约拉姆•鲍曼(Yoram Bauman)和埃莱娜•罗斯(Elaina Rose)在最近的研究中发现经济学专业的学生和其他学生相比在为慈善活动捐钱时意愿更低。非经济学专业的学生在学了经济学基础课程后,他们的意愿也出现下降。
   
    鲍曼先生将在经济学家亚特兰大会议的这个周日晚上有喜剧表演节目,他说"经济学学生似乎天生有罪,其他学生似乎在学习了经济学之后就失掉了纯洁性了。"在他的俏皮话中有一句是这样的"如果你现在不卖自家的孩子是因为他将来可能增值,或许你就能当经济学家了"。
   
    经济学家们长期以来一直研究"无本获利者",即那些在条件许可的时候额外获得利益的人。想想那些在得知账单要均摊时在饭店里点最贵的头盘菜的人的嘴脸。
   
    威斯康星大学社会学家杰拉尔德•马维尔(Gerald Marwell)和鲁斯•埃姆斯(Ruth Ames)在1981年的论文中发现,实验中的经济学专业学生比其他学生贪小便宜的倾向高得多。在实验后的访谈中,这些社会学家发现在许多经济学专业的学生看来,公平投资的概念"不可思议。"
   
    康乃尔大学经济学家罗伯特•弗兰克(Robert Frank)和一对儿心理学家一起给大学教授发送电子邮件,询问他们每年给慈善机构的捐款数额。他们1993年的论文报道说9.1%的经济学家根本就没有捐款,这个比例比其他领域的教授的比例高两倍还多。
   
    这两个教授还进行了另外的实验,告诉参加实验的康乃尔大学本科生如果同意降低伙伴的报酬,他们就能得到更多报酬。他们发现经济学专业学生这样做的可能性更大。
   
    有人不同意经济学家都是吝啬鬼的说法。宾夕法尼亚大学沃顿商学院的经济学家贝齐•史蒂文森(Betsey Stevenson)说"他们不是喜欢便宜货,而是关心经济效益的丧失。这意味着他们常常不愿意支付社交礼品支出,经济学家看来这些纯粹是浪费。"
   
    让经济学家似乎吝啬小气的原则有时候导致他们花钱请人帮忙,因为他们学到的东西是尊重自己时间的价值。
    同样来自沃顿商学院的史蒂文森女士和贾斯汀•沃尔弗斯(Justin Wolfers)给朋友150美元让他雇人搬家而不是亲自帮忙。哈佛大学经济学家大卫•莱布森(David Laibson)花钱请司机到机场接他的妹妹而不是亲自开车去接。
   
    美国经济学家协会的新任主席斯坦福大学经济学家罗伯特•豪(Robert Hall)也非常珍惜自己的时间,以至于他夫人,经济学家苏珊•伍德沃德(Susan Woodward)偶尔坚决反对。"鲍勃不明白为什么我们不能雇人来装饰圣诞树,我告诉他不应该那么做"。
   
    因为对赌博概率的了解,经济学家很少去赌场,这就是为什么经济学家会议没有在拉斯维加斯召开的原因。十年前,一个旅馆销售代表向齐格弗里德先生展示了图表,说明和其他人比较起来,经济学家去赌博的人数有多么少。
   
    但是,美国经济学家协会会议曾经在有几家赌场的新奥尔良召开过。从来没有进过赌场的耶鲁大学经济学家罗伯特•席勒(Robert Shiller)有一年去了那里的赌场。他说这是因为沃顿商学院的经济学家杰里米•西格尔(Jeremy Siegel)认识到通过使用会议组织者赠送的优惠券,他们可以每人在双骰子赌桌上玩,36次下注中有35次可以赢得12.5美元。席勒先生两个晚上净赚了87.5美元。
   
    此后,他再也没有赌过。
    ]]>

2018-07-14 10:33
3263
大变革:国际形势新发展的一个特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