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际问题研究 理论研究

曹国去职事件折射韩国政坛斗争常态

胡小文

2019-11-18 02:19

高鹏 李广民
中国社会科学网-中国社会科学报

10月14日,韩国总统文在寅亲信曹国在法务部长任上的第35天便仓皇去职。起因为正式担任法务部长之前,本人就被爆出和妻女一道涉嫌丑闻。但曹国引咎辞职事件绝非一句官场净化便可敷衍,本质上反映出韩国政坛左翼与右翼党派、进步派与保守派之间的搏杀格局。通过大致梳理韩国政治史与发展史,能更深刻地理解此事件。

韩国政治史大致以1987年实现民主化为界点,之前为右翼(保守派)独裁阶段,几乎无左翼政党和人士的生存空间;之后为左右翼交替执政阶段,双方也在交替打压报复另一方。

1945年8月15日朝鲜半岛光复,但“三八线”的出现,却让南部朝鲜陷入美国军政厅的统治之下。美国人除了留用大量日本官吏,还起用相当部分日殖时期的对日“合作者”,这个群体曾与殖民统治者合作,拥有一定管理国家的技能和经验,这是韩国右翼的一个渊薮。同时,一部分流亡海外的亲美派韩国独立运动人士也借光复之机回到汉城,成为韩国右翼或曰保守派的另一个渊薮。1948年8月15日,大韩民国“第一共和国”肇造,曾为独立运动殚精竭虑且亲美的极端右翼人士李承晚正式就任总统。在处置“韩奸”的过程中,发现这些日殖时期开始发家的右翼人士握有大量财富,可为谋求连选连任、收买人心提供政治资金,而亲日派也需要国家权力的赦免,因此右翼两派进行了短暂的“政商合作”。但两派之间仍以龃龉对抗为主基调,如李承晚领导的自由党与韩民党之间政党之争以及李承晚领导的政府与国会之间的“府会之争”。然而,相较于“右右之争”,这一时期的“左右之争”显然要残酷得多。左翼政党进步党的曹奉岩作为李承晚竞选总统的对手,在1958年1月被以暗通朝鲜的叛国间谍罪逮捕(后被处以死刑),该党也于2月被取缔,这也导致左翼政党在“第一共和国”时期销声匿迹。而在短暂的“第二共和国”时期,右翼的民主党作为执政党,更是对社会大众党、韩国社会党、社会革新党和统一社会党四大左翼政党形成压制局面。

1961年,陆军少将朴正熙发动“5·16”政变攫取了最高国家权力。在“国家再建最高会议”治国时期以及朴正熙脱掉军装执政的“第三共和国”和“第四共和国”的18年间,除了保留统一社会党作为民主的门面略作装点,其余的左翼政党几乎消失殆尽。1979年10月26日朴正熙遇刺身亡后,转瞬即逝的“汉城之春”曾让民主斗士金大中得以解除软禁。很快,全斗焕于12月12日发动政变,左翼民主斗士金大中再次锒铛入狱,随后的“第五共和国”时期,这位朴氏门徒创建了自任总裁的民主正义党,形成一党独大政坛的局面。这一时期左翼政党仍然是形式化的躯壳,无本质上的政治参选,严格意义上说,左翼政党其实已被肃清。

1987年6月中旬,民主化抗争迫使全斗焕退居幕后,由其战友卢泰愚担任民主正义党主席和下届总统候选人,随后卢泰愚向国民发表“6·29特别宣言”推行民主化主张,并在总统选举中获胜,韩国进入了民主化的“第六共和国”时代。迫于压力,卢泰愚在“五共清算”名义下软禁了全斗焕,这也是右翼内部上演的一出“苦肉计”。随后的韩国政治斗争史便变得耳熟能详,右翼的金泳三、李明博和朴槿惠与左翼党派的金大中、卢武铉和文在寅交替执政,但无一例外,无论左右翼哪一方上台,都是对另一方的反制和清算。例如金大中改变对朝强硬并施行“阳光政策”,卢武铉推行军队改革摆脱对美依赖的措施,文在寅亦对曾经的“财阀家臣”李明博和“右翼二代”朴槿惠进行直接清算;保守派的右翼上台也会对前任左翼总统或其政策进行清算,例如李明博将金大中和卢武铉两人的对朝政策重新调整回强硬路线,并且对卢武铉家人进行调查,迫使后者跳崖殒命。

通过梳理韩国的政治史和发展史,可以萃取出诸如右翼独裁政府、陆军、财阀、政商合作等关键词,自朴正熙时代以来,政府通过由高效的技术官僚组成的经济规划部门设定产业政策,对财阀们的大企业强制分配年度生产或出口指标,政府会根据完成情况厉行奖惩。作为交换,财阀则接受了权力指令。失去工会保护的工人为了获得维持生活的薄薪沦为财阀们完成国家任务、创造企业利润的工具,而依附于财阀。而左翼(党派)在长达70余年的历史中,绝大部分时间内都处于劣势地位遭受压制,这也注定在民主化以后,左翼人士一旦取得国家政权、担任总统职位就会打击改造“右翼政客—陆军”和“右翼政客—财阀”两个平行同盟,而对国防自主化、经济民主化、人(女)权等理念孜孜以求。

文在寅就任总统后,一方面借助海军来制衡陆军并削弱陆军地位;另一方面,这位左翼总统抱定决心彻查娱乐圈潜规则的初衷也变得顺理成章。今年年初娱乐圈爆出的“李胜利案”以及沉渣泛起的多年前女星张紫妍自杀事件,无不反映出“右翼政客—财阀”与对公权力中右翼的腐蚀与勾结。调查此案过程中的阻力,也迫使文在寅起用亲信曹国担纲法务部长改革检察部门,以保证调查顺利进行。但当下的韩国,如鲜京和CJ这样的财团几乎掌握了媒体舆论,它们高调渲染曹国及其家人丑闻并迫使其辞职,实则敲山震虎。

未来,韩国政坛与社会仍将是左右两翼争斗、进步派与保守派的对决。预测孰胜孰负将是无意义之举,韩国的政治动态或社会走向无非是非左即右的。而认为韩国社会将因此而产生撕裂,也是杞人忧天,因为这些斗争本就是韩国政治的常态。

 

高鹏,李广民 青岛大学政治与公共管理学院。


]]>

2019-11-18 10:17
392
拉美民众主义的当代解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