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际问题研究 理论研究

美国使用和剥削童工问题严重

胡小文

2023-04-28 01:31

郝鲁怡
人民日报


当前,美国多个行业充斥着非法雇用童工现象,一些工厂、农场强迫儿童从事有损其健康和安全的劳动。美国经济政策研究所今年3月发布的调查报告显示,美国至少有10个州已经通过或正在提出削弱童工保护的法案。美国自我标榜的平等、人权,与残酷剥削童工、侵犯儿童权利的黑暗现实形成鲜明对比。

美国有着长期残酷剥削童工的黑暗史。1791年,美国时任财政部长亚历山大·汉密尔顿在一份报告中说,“无所事事”的儿童可以成为廉价劳动力的来源。儿童作为美国资本原始积累阶段的牺牲品,遭到广泛压榨和剥削。1900年美国人口普查显示,10—15岁的就业儿童大约有175万,约占全国劳动力的6%。1916年,美国国会通过第一部全国性童工保护法案——《基廷·欧文法案》。但该法案于1918年被美国联邦最高法院推翻。直到1938年美国出台《公平劳动标准法》,对雇主使用青少年和儿童参与劳作进行了规定和限制,美国才建立起对童工的保护标准。

《公平劳动标准法》仅限制儿童就业的行业和年龄,并不禁止儿童工作。该法禁止14岁及以下儿童在大多数行业工作,但农业劳动等除外,从而为部分行业雇用童工披上了合法外衣,成为一个被制度所掩盖的“看不见”的问题。美国纽约西奈山医学院社区医学系研究人员1997年在一篇学术论文中估计,美国有超过400万儿童在“合法就业”,有几十万名童工在农场工作,死于农业事故的童工数倍于其他行业。

近年来,美国非法雇用童工现象日益恶化,美国政府非但没有积极应对,反而推波助澜为童工就业大开绿灯。2021年底,威斯康星州率先出台法案,允许童工加班到深夜23点。其他各州纷纷跟进。明明是制度性压榨与盘剥未成年人,威斯康星州参议员却冠冕堂皇地称:“这是一件好事,能够让孩子们获得更多工作经验。”美国故意制造制度漏洞,并不择手段地遮蔽和扭曲真相,让压榨盘剥童工的不堪与罪恶大行其道,目的是为资本逐利行为扫清障碍。

自2021年美国政府下令张开双臂“拥抱”移民儿童以来,有大约25万名无人陪伴的移民儿童进入美国。他们很快被美国政府接收机构丢弃给社会担保人,大部分儿童为了生存以及偿还担保人的各项费用,被迫接受任何形式的工作。对于担保人而言,“这正在成为一门生意”。今年2月,《纽约时报》刊文揭露了美国工厂非法雇用移民童工和强迫劳动的事实。报道说,移民童工的身影遍布“全美数十个州的各危险行业”,如建筑工地和屠宰场。移民儿童正被推向遭受残酷剥削和奴役的境地,完全被剥夺了尊严、希望和未来。

童工制度是美国历史上隐藏在奴隶制下的另一项原罪。1938年《公平劳动标准法》出台时,美国有超过一半农业从业者是黑人,该法对农业领域童工保护的豁免潜藏着种族主义根源,剥削童工构成美国系统性种族歧视的一部分。美国国家就业法项目执行主任丽贝卡·迪克森指出,该法将整个类别的工人排除在重要保护之外,是维护雇主从种族主义剥削中获利的制度。

使用和剥削童工是严重侵犯人权的行为,是对人性的摧残,与人类文明进步背道而驰。国际劳工组织大会于1999年通过了《禁止和立即行动消除最恶劣形式的童工劳动公约》(以下简称《禁止童工劳动公约》),187个成员国都批准了这一公约,美国也在其中。消除最恶劣形式的童工劳动是一项国际法律义务,美国在这一问题上却一再出现历史性倒退,甚至肆意放松对童工的立法保护。

据《纽约时报》今年2月报道,在过去10年中,美国联邦检察官仅提起大约30起涉及强迫无人陪伴未成年人劳动的诉讼。美国经济政策研究所的报告揭露,各州正在通过立法改写联邦童工法,贫困家庭的孩子,尤其是黑人、棕色人种和移民青少年,将受到最大的伤害。例如,今年阿肯色州通过新立法,取消了儿童需经父母许可才能工作的要求,明目张胆地为企业雇用与家人分离的移民儿童大开后门,并在法律上为童工中介开脱责任。

作为世界上唯一未批准联合国《儿童权利公约》的国家,美国在保护儿童权利问题上的倒行逆施,屡次受到联合国人权机构的谴责。作为《禁止童工劳动公约》缔约国,美国未能积极履行保护童工的国际义务。国际劳工组织公约和建议书实施专家委员会曾多次敦促美国制定措施加强对农业领域使用童工的监管。国际劳工标准实施委员会甚至将美国违反《禁止童工劳动公约》的案件列为重点国别案件之一上会审查。

在保护儿童权利和消除童工现象方面,美国是一个负面典型。美国一方面对其他国家的人权状况指手画脚、横加指责,另一方面却在消费和享受童工和强迫劳动的产品。这再次淋漓尽致地体现了美式人权的虚伪本质,暴露了美国系统性侵犯人权的顽疾和制度的结构性缺陷。

郝鲁怡
中国社会科学院国际法研究所副研究员


]]>

2023-04-28 09:33
2842
日本不应在军事扩张的道路上越走越远(钟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