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际问题研究 理论研究

美国海洋生态环境保护政策为何心口不一?

——看美国保护海洋的三重面目

胡小文

2023-06-28 01:36

靖海
中国环境报

2023年3月,美国特使、前国务卿约翰·克里在“我们的海洋”大会期间宣布,美国投入近60亿美元用于海洋气候变化、海洋保护区、可持续渔业、海洋污染、可持续蓝色经济等恢复和保护行动,该投入是美国2022年上一届大会承诺投入的两倍以上。美国驻华使馆对此高调发布文章称,美国官方将投入巨资保护全球海洋,应对任何污染威胁,并宣称“美国一直领导世界各国为保护全球海洋做出巨大贡献”。

听其言更要观其行。美国是否如所说这般重视保护海洋,关键是要看美国到底都做了什么。事实上,美国破坏海洋生态环境的种种行为由来已久、劣迹斑斑,不仅导致海洋逐步陷入严峻的“公地悲剧”,更严重损害了全球海洋环境治理的公平性、效率性和有效性,显示出其心口不一、内外双标的三重面目。

塑料垃圾的“制造者”。2022年10月24日《卫报》引述绿色和平组织研究结果显示,2021年美国家庭产生的5100万吨(人均约140公斤)塑料垃圾中,近95%最终进入了垃圾填埋场、海洋,或以微小的有毒颗粒形式散落在大气中,只有5%被回收利用。美国科学家在《科学进展》杂志发表研究论文称,美国是最大的塑料垃圾产生国,人均生活垃圾日产量是其他国家的2—8倍,每年产生的塑料垃圾约有100万吨—200万吨排放到环境中,海岸带分布有0.2亿—18亿个塑料垃圾。不仅如此,美国还将大量的塑料垃圾转移至东南亚、非洲国家,严重危害当地环境。美国现任国务卿布林肯冠冕堂皇地称,“据估计,我们(全球)每一年加之于海洋的塑料污染在8000-1400万吨之间。这相当于每天每分钟将一卡车的污染物倒入大海,而且这个速度有增无减”,却只字不提世界塑料污染的主要来源之一就是美国。

有毒物质的“排放者”。2021年4月,美国科学家在南加州附近海底发现两万余桶DDT废物,这是美国加州蒙特罗斯化学公司自1947—1982年期间持续向海洋倾倒的滴滴涕有毒废料,导致附近海域1/4的海狮患癌,海狮体内发现了高含量的滴滴涕。更令人气愤的是,1944年至1970年间,美军共向海洋倾倒2.9万吨的神经毒气和芥子气毒剂,以及超过500吨的放射性核废料。此外,2021年,美国南加州海岸再度发生重大溢油事故,原油泄漏量达12.6万加仑,溢油清理处置不够,仅有0.3万加仑的原油被清理,泄漏的原油造成了海滩、沼泽湿地及海洋生物栖息地遭到严重破坏。

国际规则的“破坏者”。对于国际公约,美国动辄进行片面解释和单方面适用,转化为对其最为有利的“制度红利”,为其霸权行径背书,却拒绝履行公约义务,是典型的“合则用、不合则弃”。美国一直不予批准《联合国海洋法公约》《控制危险废物跨境转移及其处置巴塞尔公约》《生物多样性公约》,且未加入生物多样性领域三个重要议定书,与国际社会站在对立面,拒绝履行保护生物多样性的义务。更有甚者,美国高调呼吁全球打击野生动物非法贸易、加强野生动物保护,却是水生龟鳖等动物最大的贩运目的国、全球主要的鲨鱼捕捞国,仅2018年就出口了近300万公斤鲨鱼肉和鱼翅,并修改法律关键条文,为其在野生动物栖息地开展采矿、石油和天然气钻探等商业活动扫除障碍。

种种心口不一、内外双标,究其根本是美国始终奉行美国优先原则,采取选择性、功利性多边主义的态度,当看不到履行义务所带来的短暂利益时,便选择背弃义务、以邻为壑,大搞国际驰名双标。这些所谓的海洋生态环境保护声明和口号只不过是掩饰美国“只为一己之私”的遮羞布。这种美国优先的海洋治理理念,搞的是你输我赢的恶性竞争和政治操纵,与人类命运共同体的理念背道而驰、背向而行。

大道之行,天下为公。海洋为人类所共有,我们的命运因海洋连结得更加紧密。当前,全球海洋治理面临生物多样性减少、海洋经济不可持续、气候变化、陆源污染、海洋垃圾与微塑料等诸多挑战,这些问题并非哪个国家和地区凭一己之力就能解决。保护我们共有的海洋,不需要动辄操作政治、鼓吹对立、玩弄文字的空头支票,真正需要的是心连心、手牵手、实打实的共同行动。只有这样,才能让我们的蓝色星球永葆清澄底色,才会让海洋永远成为人类可以栖息、赖以发展的美好家园。


]]>

2023-06-28 09:36
2987
日本核污水排海损害全人类利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