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际问题研究 理论研究

起底美国对“盟友”的那些“关照”

胡小文

2023-09-04 01:52

周昊瑾 乔本孝
光明日报

“我确实遇到过外国干涉。大部分时间,这些干涉来自一个友好的同盟国家——美国。我和萨科齐总统被美国国家安全局监听了5年。”今年5月,在法国国民议会一场关于外国干涉问题的听证会上,法国前总理菲永的这番陈述既出人意料又在情理之中。

“盟友体系”是美国维护自身霸权的重要手段,但美国对盟友并不会平等相待,更多的时候把盟友当成可随时支配的侍从。

美国皮尤研究中心今年6月发布的一项民调结果显示,在英国、法国、德国等23国中,认为美国对他国事务进行了大量或相当多干涉的受访者比例中位数高达82%,认为美国不考虑别国利益的受访者比例中位数则为50%。“任何一个美国的盟友都知道,自己正生活在一个帝国的阴影之下。”英国政治评论人士伊恩·马丁撰文写道,“美国往往只会做符合自身利益的事情。”

监听盟友国家领导人肆无忌惮

长期以来,怀有战略自主雄心的法国经常在一些问题上与美国存在利益矛盾和意见分歧,因此成为华盛顿“重点关照”的对象,频遭美方“捅刀子”“使绊子”。

在今年5月法国国民议会举行的一场关于外国干涉的听证会上,菲永接受议员质询,问题主要围绕他之前在俄罗斯公司任职情况展开,结果这名法国前总理自曝曾遭美国长期监听。

菲永指出,美国监听的不光是法国人,也包括其他盟友。“美国情报机构泄露的文件显示,美国国家安全局还监听(当时的)德国总理默克尔以及法国所有内阁成员,毫无疑问,也监听其他欧洲国家政要。”

美国对盟友的长期监听早已是一个“公开的秘密”。10年前,德国《明镜》周刊曾爆料称,美国在柏林、巴黎、日内瓦等欧洲城市都设有监听站。后来,“维基解秘”披露,时任德国总理默克尔、法国总统希拉克、萨科齐、奥朗德等欧洲政要都被美方监听。今年上半年出现在社交媒体上的美军秘密文件显示,华盛顿一直在监听包括韩国和以色列在内的友好国家政要。

美国对监听盟友一事满不在乎。美国中央情报局前局长詹姆斯·伍尔西甚至于2000年发表文章《为什么我们要监视盟友》,侃侃而谈美国监听盟友的“合理性”:“是的,亲爱的欧洲大陆朋友,我们监视你们是为了遏制你们的行贿行为。”

然而,真实情况是什么呢?苦心经营的庞大监听网络让美国得以洞悉盟友内部事务,为自身攫取最大利益。欧洲议会曾就美国间谍机构的“商业间谍活动”发布研究报告,公布了一批美国间谍案例。例如,美国国家安全局曾在1994年窃听总部位于法国的欧洲空中客车公司与沙特阿拉伯航空公司、沙特政府之间谈判的传真和电话,并将相关信息提供给空客公司的美国竞争对手,帮助美国企业最终抢得大单。

长臂管辖祸害盟友

美国对盟友的另一种典型干涉行为就是长臂管辖。“它对我们经济生活的影响,后果是最为严重的。”菲永说,美国通过长臂管辖“干涉欧洲公司的案件,而完全无视国际法规”。

菲永提及2014年美国指控法国巴黎银行为受美国制裁的国家转移资金,迫使该行支付近90亿美元巨额罚款。“我曾就此案询问法国巴黎银行管理层,为什么非要用美元交易,而不用欧元来规避风险?他们告诉我,如果用欧元交易,我们会遭遇美国的(惩罚)措施,而一家跨国银行无法承受美国如此的敌意。”

金融业内人士指出,作为欧洲大国的重要银行,法国巴黎银行如果采用欧元进行大额资金结算,将被视为对美元的霸权地位构成挑战,因此招致美国的报复性措施。

菲永担任法国总理期间曾想推动欧元进一步国际化,以抗衡美元霸权。为此,他会见了欧洲多国财政部长。其中,时任德国财政部长沃尔夫冈·朔伊布勒告诉菲永,这个想法很好,但德国不会参与,因为欧洲在防务上要依靠美国。

今年4月在法国国民议会的一个公开听证会上,法国前经济部长蒙特堡谈到自己任内经手的阿尔斯通案,这是美国长臂管辖的一个典型案例。2013年,美国以违反《反海外腐败法》为由逮捕法国阿尔斯通公司高管弗雷德里克·皮耶鲁齐,指控他参与2003年4月在印度尼西亚发生的一起与阿尔斯通有关的腐败案。皮耶鲁齐被判入狱,而阿尔斯通公司则被处以巨额罚款,并最终在美方压力下将相关业务出售给主要竞争对手美国通用电气公司,法国“工业明珠”被美国“长臂肢解”。

蒙特堡这样总结美国的干涉手段:先通过情报机构搜集相关外国公司的信息,再用长臂管辖方式起诉这些公司,最终帮助美国公司收购这些外国竞争对手的业务。蒙特堡指出,在阿尔斯通案中,美国司法部当时提交的证据包含美国情报机构截取的海量电子邮件。

“我们怎么能够接受这样的长臂管辖?美国并未受到任何损害,此案既不涉及美国企业,也不涉及美国领土,这是印尼和阿尔斯通之间的合同。”蒙特堡说,“这是对我们主权的侵犯,是对我们企业活动的干涉,是非法监听。面对这些,(我们的)抗议声低弱,政治和外交上的反应也不够,这是对我们国家利益的侵害。”

操弄军售抢盟友订单

美国还把盟友在关键武器装备方面对美方的依赖,作为“拿捏”盟友的砝码。在今年4月的听证会上,蒙特堡提到这样一件事:“2003年,希拉克总统决定在联合国安理会行使法国的否决权,反对西方联军入侵伊拉克。由于美国控制着我们‘戴高乐’号航空母舰……的弹射器(生产),它便单方面宣布(对法国)禁运美国本土制造的具有战略价值的武器零部件。”

“这就是号称法国‘朋友’的外国采取的报复行为。”蒙特堡说,“(法国)政府按联合国的多边主义原则在安理会(对美国)说‘不’,于是我国国防领域便遭到制裁。这是在政治、法律、经济方面对我们主权的干涉。”

为了自身利益,美国对盟友“背后捅刀”也毫不留情。澳大利亚2019年2月与法国签订协议,向法国订购12艘常规动力潜艇,合同价值数百亿欧元。2021年9月,美国、英国和澳大利亚建立三边安全伙伴关系,美英两国宣布将帮助澳方建立核潜艇部队。澳方随后宣布中止与法方的潜艇采购协议,转而采购美国核潜艇。

据美国《纽约时报》披露,早在2021年美国总统拜登上任之初,澳大利亚就围绕核潜艇合作问题与美方接洽,但美国一直隐瞒此事,“竭尽全力把巴黎蒙在鼓里”。2021年6月,法国总统马克龙与拜登会面,后者对核潜艇问题只字未提。直到9月15日正式宣布建立美英澳三边安全伙伴关系前几个小时,白宫方面才告知巴黎这一消息。法国对此极为愤怒,召回了驻美国和澳大利亚大使。

法国《回声报》当时评论,拜登政府将本国战略利益“置于盟友的战略利益之上”。法国蒙田研究所欧洲项目负责人乔治娜·赖特认为,美国对美英澳三边安全伙伴关系协议会给法国带来怎样的影响并不在意,展现出典型的美国优先的做法。

从非法监听到长臂管辖,再到军事禁运和抢夺订单,美国对法国的这些“关照”意味着什么,法国人其实很清楚。法国智库席勒研究所研究员克里斯蒂娜·比埃在接受新华社记者采访时表示,美式霸凌从未放过其盟友。美国为维护自身利益胁迫盟友和其他国家就范的做法日益公开和粗暴。

马克龙称,欧洲必须为战略自主而战。而这就包括了网络、金融、国防等方面的自主权。无法自主、不敢自主的“盟友”,就只能像伊恩·马丁所形容的那样,永远“生活在一个帝国的阴影之下”。


]]>

2023-09-04 09:52
825
反对美“印太战略”遏华意图 地区国家加强战略自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