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书浏览 社科著述

中国城市史研究的新收获

孙喜

2019-04-30 01:49

雷雨
《 中华读书报 》( 2019年04月24日 10 版)

城市研究,渐成显学。罗晓翔穷数年之力,撰就了《陪京首善:晚明南京的城市生活与都市性研究》,堪称中国古代城市研究的一部力作。

韦伯大致说过中国只有史料学而无史学的话,听起来特别伤人也不乏某种偏见,但也不能说没有一点道理。就以南京为例,关于这座古老城市的资料众多繁杂而又匮乏稀少。说众多繁杂,是指掌故传说多,耳食之言多,人云亦云多,陈陈相因多,大而化之多,文人轶事多,荒诞不经多,自相矛盾多;说匮乏稀少,是说真实数据少,经济分析少,社会资料少,定量分析少,翔实记录少。但南京学者罗晓翔却不避繁难,迎难而上,从城市空间、人口构成、城乡关系入手,勉力接近晚明南京的真实状态,撰就《陪京首善》,为我们贡献了中国古代城市研究的一部力作。

罗晓翔钩沉复原出晚明南京的日常生活大抵究竟是怎样的、当时的这座城市是如何管理运作的、遇到灾荒是如何处置的、生老病死是怎样安排的、教育机构是如何运作的。罗晓翔提出“徙实南京”所导致的政策性移民,割裂了城乡之间的地缘与血缘,导致南京乡绅城居化的作用式微,民间崛起的世家巨族稀少,南京周边乡镇远没有其他江南地区市镇繁荣等见解,有振聋发聩之效。罗晓翔在讨论晚明城市管理模式时,着眼于都城模式与府县模式并存的独特现象,而刑名、钱粮与公共事务等,大多都是由高级别京官的强势介入而裁决,所谓天子脚下,资源配置,更为近水楼台。即使成为陪都,各种中央机构仍在,架势依旧端得十足。在此情势之下,上元、江宁作为县级附郭机构,作用有限,远非其他百里诸侯的意气扬扬,税收、诉讼也都与他处迥异。而这样的所谓首善之区,势要之家和地头蛇兴风作浪,跋扈张扬,罗晓翔提到了诚意伯刘世延这位刘伯温的第十一代孙作为典型案例,也提到了徐达后人居然受到恶人绑架这近乎话本小说的荒唐故事,令人惊讶。罗晓翔论述晚明南京的经济运行,可谓煞费苦心,费神耗力。她提出文献资料中关于南京描述中既有“南都繁会”的洋洋自得,又有“秣陵凋敝”的顾影自怜,可谓自相矛盾,从此切入,论说这座城市的工商业、城市徭役、收入与投资、财富与消费。当时南京的各个社会阶层,诸如卫所军户、坊厢民、铺行商人,还有宗藩、勋戚、官员、杂役等,他们的收入来源,他们的生活方式,他们的消费行为与心态,都是罗晓翔所关注的问题。

罗晓翔论述讨论这些看似琐碎沉闷的话题,尽量做到持之有故言之成理,并不因为征引资料的众多繁复,而给人难以卒读之感。看得出来,罗晓翔为撰著此书,把《南京都察院志》《客座赘语》《留都见闻录》《四友斋丛说》等书,不知道翻阅了多少遍。

罗晓翔论述晚明南京,自然也要探讨当时南京的文化生活,她以《青溪雅集》为题,避开了耳熟能详的晚明旧事秦淮风月,而是另辟蹊径,归纳总结出南京多流寓文人的奇特现象。就文人丛集、鱼龙混杂的现象,她从经济赞助的角度切入,讲述官员的赞助及赞助的心理动机,被赞助者的高自矜持、任侠好事、使酒骂座等,对士林生态作了入木三分的剖析。

罗晓翔有外语背景,有家学渊源,有在杜克大学的学术训练,她参阅的中外文献大致有400余种。既扎根于本土文献,又有宏阔的世界眼光,为文本的广博与深刻奠定了坚实的基础,真令人有后生可畏之叹。罗晓翔的晚明南京研究,不是照搬西方话语系统的食洋不化,不是沉迷文献资料的不能自拔,不是拒绝读者的所谓高头讲章,她在凸显学术性的同时,也注意到了一定的可读性,殊为难得。  


]]>

2019-04-30 09:49
82
历史的真相往往不好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