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书浏览 社科著述

《你爱苦瓜我爱糖》:儿童本位与游戏精神

孙喜

2019-06-10 08:21

徐德霞
《 中华读书报 》( 2019年05月29日 11 版)

李姗姗是一位有实力、有潜力又有活力的年轻作家,在第一部《面包男孩》取得不俗影响力的今天,我们又欣喜地看到《面包男孩2:你爱苦瓜我爱糖》问世。这是一部轻松好玩的童话故事,具有浓郁的儿童情趣,充分展示了丰富多彩的儿童世界和儿童生活。面包男孩出身非凡,在该系列的第一本《面包男孩》中有重点交待,他是面包师罗德制作出来的一个大面包,自带魔法,有了这两点,本身就具备了典型而充盈的童话色彩,给这部童话作品奠定了无限可能性,但是作者并没有沿着玄幻或者魔幻的路子,无限拓展,搞成一部热闹的、脑洞大开的幻想文学,而是谨守儿童现实生活,在真实的现实生活基础上,展开想象,结构故事,塑造人物,应该说这是一部具有传统色彩的童话故事,童话意趣很足。

我认为在这部童话中,作者遵守了两个原则,一是儿童本位,二是游戏精神。所谓儿童本位就是以儿童为本,尊重儿童的天性,真实反映儿童的生活、儿童的世界,儿童的精神。如果说《面包男孩》主要是表现亲情的话,《面包男孩2:你爱苦瓜我爱糖》则是在一个更广阔的社会背景下,从儿童的视点来表现儿童的成长,同时作品所反映的儿童生活也不是隔裂的、单纯的,而是与社会生活紧密相连的。在作品中,她的笔触始终紧紧围绕着面包男孩,开篇不久就告诉读者,这是一个有追求、有梦想的男孩,他的梦想就是“我要做一个了不起的面包师”。自从他有了这个梦想以后,就执着地为实现这个梦想而奋斗。任何梦想的实现都不是一帆风顺的,面包男孩在实现自己梦想的过程中,也遇到了重重阻力和困难,首先是来自家庭的阻力,他的爸爸——也就是罗德大面包师强烈反对他学习制作面包,为此制定了约法三章。其次是来自然灾害的考验,那就是他们从逍遥岛返回不老村的途中,在大海上遇到风暴,经过一番搏斗,拼尽全力才把”梦之屋“推到岸上,回到了不老村。意想不到的是他们的百变面包房却被不法商人龅牙周夺走了。龅牙周这个人物的设置具有很强的时代特色,可以说具有时代反面人物的典型特征,虽然略显脸谱化。在经历了海上风暴以及不法商人的巧取豪夺之后,他们变得一贫如洗,爸爸又失业,连基本生活都难以为继。作者给面包男孩设置了一个全方位的考验和锻炼,它来自家庭、自然、社会整个环境。面临重重困境,面包男孩始终没有动摇要成为一个面包师的志向,他不灰心、不气馁,也不抱怨,而是积极地寻找生存的出路,他学会了捏泥人,并通过捏泥人换钱补贴家用。后来又找来了小麦,磨成面粉,解决了做面包的原料问题,进而又通过制作面包大赛夺得冠军,战胜了龅牙周,并且揭露了龅牙周的不法行为,最终夺回了百变面包房,实现了自己的理想。通过这一系列的故事情节,我们看到的是真实的儿童生活,而非不着边际的虚构和幻想,通过这些真实的故事情节塑造了一个勇敢、聪明、有智慧、乐观向上而又内心坚忍的男孩子形象。作品有了大视野、大格局,充分展示了正能量。

孩子的天性是什么?是游戏,是天真无邪,不畏困苦。我们常见无论在多么艰难的环境下,孩子的痛苦悲伤都是一时的,很快他们就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该吃吃、该玩玩。作者也充分把握了这一点,把游戏精神始终如一地渗透在作品的故事之中、细节之中和语言之中。比如,他们要从逍遥岛回到不老村去,把梦之屋改造成了一艘船,顺着倾斜的沙滩推进大海。途中又遇到风暴,把梦之屋打碎了,梦之屋随波逐浪,恰好漂到了不老村的海边上。当作者写到这些情节的时候,完全是童话式的,轻松的、随意的,像小孩子过家家,也像是沙盘推演,这些情节和细节并不符合生活的真实,却并不违背艺术的真实性。从作品的氛围来看,作者营造的是一种轻松快乐的氛围,一种玩儿的、游戏的情绪弥漫全篇,从头到尾都是一种很舒服的、欣欣然的状态,不论是写到灾难、苦难、贫穷、欺诈还是与坏蛋的较量,作品始终把握在一种孩子式的、游戏的基调上,没有故作高深和沉重,也没有人为地拔高主人公的形象,作者牢牢遵循的是儿童生活、儿童情趣、儿童视点,这就是儿童本位与游戏精神相结合的产物。  


]]>

2019-06-10 04:20
36
不含英格兰的欧洲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