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川经济社会发展研究

相对贫困视角下农户脱贫长效机制研究——以四川省为例

宋扬

2020-08-17 03:47

罗雪莲 辛立秋 牛宏妍
《当代经济》2020年第2期

摘要:本文基于相对贫困的视角,结合相关文献与有关数据,以四川省为研究目标,从四川省自身的特点与扶贫现状出发,归纳梳理了四川省目前攻坚扶贫战所取得的成就与存在的问题。同时对于构建四川省贫困农户脱贫长效机制提出了有关建议:贫困帮扶不应“断崖式”退出;精准定位扶贫对象;加强思想扶贫,扶贫扶志结合;构建多元化产业扶贫机制。

关键词:农户;四川省;攻坚脱贫;脱贫长效机制

基金项目:黑龙江省哲学社会科学研究规划项目阶段性成果,金融包容促进精准扶贫与脱

贫长效机制与对策研究,编号:17JYB082、18JYE652。


2020 年,我国贫困线将基本消除,脱贫攻坚将迎来收官之战,我国将实现全面建成小康社会。目前,我国农户实现的是绝对贫困的脱离,即脱离我国设定的贫困线标准、及时摘帽,并非农户个人角度相对贫困的脱离,即脱贫不返贫、持续发展。脱贫不是阶段性完成的动作,而应是长期持续的状态,如何确保贫困农户在暂时脱离我国现有的贫困标准之后稳步发展、永不返贫应得到重点关注,即如何构建贫困农户脱贫长效机制应予以思考与实践。构建贫困农户的长效脱贫机制对于实现乡村振兴、国家发展具有深远的意义。本文以四川省为研究目标,从四川省自身的特点与扶贫现状出发,对于四川省目前扶贫过程中所产生的问题进行了思考,提出了建立贫困农户脱贫长效机制的有关建议。

一、四川省贫困地区特征分析

四川省地跨青藏高原、横断山脉、四川盆地等多个地貌单元,地势复杂多样,地形以中部多盆地丘陵、四周高川大山为主,不仅影响了当地的交通状况,更制约了耕作的发展,使得资源开发难度加大,生产技术也受到一定限制。再加上地震、干旱、暴雨等自然灾害频发,且处于内陆地区,经济与社会发展起步较晚,因此常年来经济比较落后,被列为全国六个重点扶贫省份之一。截止到2019年1月,四川省国家级贫困县37个,贫困发生率为1.1%。从经济发展角度看,四川省贫困地区人口主要经营传统农业,因农业在县域经济中占有主要地位,使得其产业结构单一,主要表现为第二、三产业的发展与农业生产关联性较大,自身发展动力不足,实质性发展较少,且这些地区商品经济发育程度较低,产品技术缺乏。从社会发展角度看,四川省贫困地区人口基数较大,文化普及程度不高,思想观念较为闭塞落后,农村空心化现象突出。

二、四川省精准扶贫所取得的成就

(一)精准扶贫成效日益凸显,精准脱贫步伐加快

1.经济发展迈上新台阶,质量效益不断提升。从新中国成立算起,四川省的经济总量到2007年达到1万亿元用了 58 年的时间,此后四川省的经济总量逐年提升;2011年较之2007年增加了1万亿元,2015年经济总量突破 3 万亿元,仅四年就新增 1 万亿元;2018年经济总量更是达到了4万亿元,预计今后三年还可再新增1万亿元。此外,产业结构也在不断优化,实现了由“第一产业为主导”到“第三产业为主导”的重大转变,同时2018四川省经济增长率为8%,服务业在三种产业中所占比重首次超过50%。2019年上半年继续保持平稳增长态势,地方一般公共预算收入、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全社会固定资产投资以及城乡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增速均高于GDP增速,反映出四川省经济发展的高质量与高效益。

2.持续改善民生保障,人民群众生活更加幸福。

2018年,四川省城乡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分别达33216元、13331元,分别是解放初期的255倍、239倍。同时脱贫攻坚取得显著成果,农村建档立卡贫困人口从2013年底的625万减少到2018年底的71万,贫困发生率从9.6%下降至1.1%,完成易地扶贫搬迁33.5万户、116.4万人。城乡融合进程加快常住人口城镇化率达52.3%,建成一大批幸福美丽新村,群众幸福指数逐渐增高,生态环境质量持续改善,乡村文明不断发展。

(二)加大财政资金投入,创造坚实物质基础

财政专项扶贫资金年均增长逐年加快,2013年,四川省共筹集财政专项扶贫资金40.8亿元;2014年筹集到47.66 亿元,较上年同比增长16.81%;2015年则增加到69.14 元,较前年增长45.07%。2016年则制定了“十三五”扶贫资金平衡总方案,实施扶贫“千亿计划”,累计投入各类资金1181亿元,其中中央、省财政专项扶贫资金 71.62亿元,财政资金657亿元,较之2015 年增长了3.59%。2017年四川省共计投入资金1263.35 亿元到22个扶贫专项中去,其中财政资金占比59.28%。2018年四川省各级财政共投入765亿元到22个扶贫专项脱贫攻坚,同时要求省市县乡公开账本,确保资金得到公开监督。在增加投入的同时,四川省还加强了对扶贫资金的监督管理和效益评估。

(三)特色产业扶贫项目初具规模,利用“互联网+”成功对接需求

四川省根据不同贫困地区特点,因地制宜,大力发展特色农业扶贫项目,以北川的茉莉花茶、凉山州的苦荞茶、小金县的沙棘固体饮料等为代表的具有区域特色且效益较好的扶贫产业已经初具规模,发展前景良好。同时四川省积极利用“互联网+”,让有参与扶贫意愿的社会资源与需要帮扶的贫困农户之间信息对接,成功满足了贫困农户的发展需求,为精准扶贫提供了良好的机会。根据中国社会扶贫网统计,四川省社会扶贫网在2017 年底总用户累计注册量达到175360次,需求成功对接累计总量达到36915例,贫困需求对接成功率为47%。

三、四川省扶贫存在的问题

(一)对贫困人口的识别不够精确

几年来,随着四川省脱贫攻坚战的不断深入,扶贫力度的不断加大,也出现了一些新问题。如传统扶贫工作大多具有广泛地区性,缺乏对扶贫对象精准信息的把握,导致贫困人口认定出现困难、数量统计较为模糊、扶贫政策针对性不强。受传统扶贫惯性的影响,目前四川省精准扶贫仍然存在贫困人口识别精确度不够的问题。四川省一些地方对于贫困户的确定缺乏一个精准的刚性标准,在贫困人员的认定程序上也不够严谨规范。仅仅把家庭收入低于贫困线作为考察标准,使得建档立卡工作不规范,出现了一些错误信息,导致将一些经济条件实际并不符合扶贫标准的家庭列入帮扶对象,而一些确实需要帮扶的贫困农户却遭遇遗漏。同时,四川省目前的“入贫”和“脱贫”标准设定也不够严谨,在认定过程中采用“打分制”,造成了脱贫户“边界模糊”、贫困

户识别存在“过渡性区间”等问题,不利于提高群众对脱贫攻坚的满意度。

(二)缺乏脱贫长效机制

目前,脱贫攻坚战作为一项政治任务是有时限约束的,完成这一政治任务的便捷途径主要是加大现金补助力度、努力多方筹集资金、提高转移支付规模、对贫困农户精确性大幅度扶贫等。目前所采用“现金式扶贫”的优势明显,见效速度极快,脱贫目标可以在较短时间内完成。但从长期看,目前的多方筹资方式、大规模现金发放、高额度转移支付的减贫手段很难具有可持续性。到2020年完成脱贫攻坚任务之后,随着财政压力的加剧、筹资渠道的枯竭、现金福利刚性的惯性,防止返贫将有可能面临紧急的重大挑战。同时,因为政策上对于贫困户的过度倾斜照顾,引发了农户争当贫困户的高潮。而过度依赖输血、内生动力不足、钻政府空子、以当贫困户为荣的这些心态不仅不利于脱贫攻坚战的真正完成,同时也容易使一些贫困户再次返贫。所以采取可持续性的脱贫手段非常关键,有利于贫困农户真正脱贫、不返贫。

(三)贫困农户脱贫意识不够

四川省贫困农户缺乏脱贫致富的抱负勇气和踏实肯干的顽强精神。扶贫工作开始以来,帮扶主体过分关注物质与资金上的扶贫,而忽视了对贫困户的思想教育和能力教育,导致有些贫困农户过于依赖外部援助,缺乏内生动力。目前四川省主要按以下三类标准对贫困人口进行分类:一是由于年事已高,缺乏劳动能力,依靠最低生 活保障维持基本生活的:二是由于生理或身体存在一定缺陷导致劳动能力低下、不能生存的;三是由于自身心态懒散、过于缺乏脱贫动力的。也就是“老、病、懒”这三类人群为主要贫困人群,因懒致贫的人不是少数。再加上大多数农户自身知识水平较低,缺乏一技之长,对于现代科学技术的学习受到限制,无法接受必要的培

训,导致致富信心很差,脱贫意识逐渐淡薄。

(四)缺乏多元化扶贫机制,不利于农户永久脱贫

四川省一些地区扶贫方式较为单一,缺少系统规划,仅仅只从某一方面扶贫,扶贫效率低,浪费了国家资源。基础建设的提升与“现金式帮扶”只能使农户短时间内脱贫,不利于农户的长久脱贫。要想农户永久性脱贫,扶贫人员应具有系统的规划,因地制宜,靠产业扶贫,建立多元化扶贫长效机制,从旅游扶贫、文化扶贫、种植产业扶贫、加工业扶贫、纺织业扶贫等多方面进行扶贫工作。

四、关于建立贫困农户脱贫长效机制的建议

(一)贫困帮扶不应“断崖式”退出

目前时期,在大多数贫困地区、贫困农户已摘帽的情况下,贫困帮扶也不应“断崖式”退出。对于贫困农户的帮扶应该有一定的延续性,采取逐渐过渡的方式,将脱贫攻坚战转变为常态化的长效脱贫机制,使得脱贫不返贫成为稳定态势。扶贫工作人员要在摘帽地区、摘帽农户现状的基础上进行更为精准的第三方评估,逐个销号。同时,在2020年以后,驻村工作队、扶贫工作队、包村责任制也应延续一段时间,形成缓冲期。在这个缓冲期内,要从根本上改变村干部和贫困户的依赖心理,传授村干部和贫困户自我造血的技能,既要提升贫困户自我造血能力,也要提升基层组织人员素质和自主治理能力。此外,待驻村工作队和扶贫工作队撤出之后,还要与贫困地区、贫困农户保持联系,在适当时候仍可给予一些帮扶与引导,做到摘帽不摘帮扶,摘帽不摘监管。

(二)精准定位扶贫对象

现行标准下,许多贫困地区和贫困农户均已成功摘帽脱贫,所以对于扶贫标准的设定与扶贫对象的精准定位也应作出调整,因需施策,将资源用于最需要帮助的群体身上。同时应适当改革目前所实施的“打分制”,最大程度地减少“边缘户”的数量。对于扶贫的目标群体应做到精准划分,一是已经失去劳动力、没有能力再进入劳动力市场的“特困群体”;二是可能会因为某些原因,例如因病、因学等原因再次返贫的“潜在贫困群体”。对于“特困群体”要不断提供帮扶,加大资源倾斜力度,对于“潜在贫困群体”要实施动态管理与追踪,继续给予适当的帮扶与关注,尽量提高这类群体经营性的收入比例,减少补贴性的收入比例。且对这类群体进行收入调查,核查他们的收入来源是否稳定,按照调查情况予以补贴。同时对这类人群要实施产业帮扶,精神教育,加强脱贫的内生动力,防止返贫现象的发生。

(三)加强扶贫思想,扶贫先扶志

长期以来的扶贫主要是在物质上的帮扶,并没有采取过多的精神教育。因此,一些贫困户虽然因为扶贫主体的帮扶和资金支持暂时脱离了贫困,但他们对外界力量的依赖思想仍没有改变,存在较大的返贫风险。因此,在建立后续的脱贫长效机制中,对于精神的教育不可缺少。一是应重视贫困农户的思想政治教育,在扶志的基础上进行扶贫工作。加强扶贫政策的宣传力度,构建以自力更生创造幸福生活的乡村氛围,采取丰富形式的扶贫知识普及教育活动,使得扶贫思想深入到所有贫困户,同时激起他们对于脱贫的热情。二是树立脱贫先锋,加强脱贫楷模的力量。可在贫困地区定期筛选出脱贫致富的先锋人物,对其予以表彰,同时鼓励脱贫先锋跟大家进行经验分享,利用脱贫榜样的力量来促进乡村自主脱贫氛围的营造。

(四)构建多元化产业扶贫机制

因地制宜,加强产业扶贫,实现农民的就近就业。产业扶贫是提高贫困地区自我发展能力和增强贫困农户自我“造血”能力的核心方式,也是促进贫困人口在打下脱贫攻坚战后平稳致富、防止返贫的重要基础。可以采取因地制宜、创新思路的方法,大力发展四川省贫困地区的特色农业、特色养殖业、文化旅游业、特色农产品加工业等产业,同时加大对贫困特色产业的帮扶力度,给予优惠政策。此外,应降低农户小额信贷的门槛,增加小额信贷的额度,设立乡村创业的支持基金,减少贫困户创业的融资难度,为贫困户提供更多的产业资金支持与政策照顾。也可考虑针对一些适宜发展旅游业的地方,依托当地独特的生态资源,开发各种休闲体验项目,提供“吃、住、行”服务,留住游客,扩大游客消费机会。同时,提高服务业水平,整合各行业共创连锁,为农民提供更多就业机会,帮助农户能够在各产业发展中获得长期效益,促进农户自身发展。

]]>

2020-08-17 11:44
256
红色旅游助推四川藏区反贫困研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