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际问题研究 理论研究

美国的霸权霸道霸凌及其危害

胡小文

2023-02-23 01:45

光明日报


目录

  序言

  一、肆意妄为的政治霸权

  二、穷兵黩武的军事霸权

  三、巧取豪夺的经济霸权

  四、垄断打压的科技霸权

  五、蛊惑人心的文化霸权

序言

美国在经历两次世界大战和冷战成为全球头号强国后,更加肆无忌惮,粗暴干涉别国内政,谋求霸权、维护霸权、滥用霸权,大搞颠覆渗透,动辄发动战争,贻害国际社会。

美国惯于打着民主、自由、人权的幌子,发动颜色革命,挑唆地区争端,甚至直接发动战争。美国固守冷战思维,大搞集团政治,挑动对立对抗。美国泛化国家安全,滥用出口管制,强推单边制裁。美国对国际法和国际规则合则用,不合则弃、则废,打着“基于规则的国际秩序”旗号,谋着维护自身“家法帮规”的私利。

本报告重在通过列举事实,揭露美国滥用政治军事、经济金融、科技文化霸权的种种恶行劣迹,让国际社会进一步看清美方做法对世界和平稳定和各国民生福祉带来的严重危害。

一、肆意妄为的政治霸权

美国长期打着所谓民主和人权旗号,企图按照美国的价值观和政治制度塑造其他国家和世界秩序。

◆美国干涉他国内政的例子比比皆是,借“推广民主”之名在拉美推行“新门罗主义”,在欧亚煽动“颜色革命”,在西亚北非策动“阿拉伯之春”,给多国带来混乱和灾难。

1823年,美国发表“门罗宣言”,讲的是“美洲是美洲人的美洲”,想的却是“美洲是美国人的美洲”,此后历届政府对拉美和加勒比地区的政策都是政治干涉、军事介入和政权颠覆。无论是敌视封锁古巴61年,还是颠覆智利阿连德政府,都是“顺我者昌,逆我者亡”。

2003年起,接连发生格鲁吉亚“玫瑰革命”、乌克兰“橙色革命”和吉尔吉斯斯坦“郁金香革命”。美国国务院公开承认在这些“政权更迭”中发挥了“中心作用”。美国还干预菲律宾内政,1986年和2001年以“人民力量”为名将前总统老马科斯和埃斯特拉达赶下台。

美国前国务卿蓬佩奥2023年1月出版新书《寸步不让》,披露美国曾计划对委内瑞拉实施干预,拟迫使马杜罗政府同反对派达成协议,剥夺委内瑞拉通过出口石油和黄金获取外汇的能力,施加经济高压,影响2018年总统选举。

◆美国对国际规则采取双重标准,以私利为先,毁约退群,将国内法凌驾于国际法之上。2017年4月,特朗普政府以联合国人口基金“支持和参与强迫堕胎或非自愿绝育手术”为由,宣布对该组织“断供”。美国曾于1984年、2017年两次退出联合国教科文组织。2017年,宣布退出气候变化《巴黎协定》。2018年,以对以色列“存在偏见”和“无法有效保护人权”为由,宣布退出联合国人权理事会。2019年,为不受束缚地发展先进武器,宣布退出《中导条约》。2020年,宣布退出《开放天空条约》。

美国还反对《禁止生物武器公约》核查议定书谈判,妨碍国际社会对各国生物武器活动进行核查,成为生物军控进程的“绊脚石”。作为世界上唯一拥有化学武器库存的国家,美国多次推迟化学武器销毁时间,消极履行义务,成为建立“无化武世界”的最大障碍。

◆美国借助盟友体系拉帮结派。在亚太地区强推“印太战略”,纠集“五眼联盟”“四边机制”“美英澳三边安全伙伴关系”,大搞封闭排他的小圈子,强迫地区国家选边站队,实质是制造地区分裂、煽动对抗、破坏和平。

◆美国肆意评判他国民主,公然炮制“民主对抗威权”虚假叙事,挑动隔阂分裂,煽动对立对抗。2021年12月,美国举办首届“领导人民主峰会”,践踏民主精神,制造世界分裂,遭到许多国家批评和反对。2023年3月,美国还将再次举办“领导人民主峰会”,将继续不受欢迎、不得人心。

二、穷兵黩武的军事霸权

美国的历史,充斥着暴力和扩张。1776年独立以来美国动用武力不断扩张,屠杀印第安人,入侵加拿大,发动美墨战争,策动美西战争,吞并夏威夷。第二次世界大战后,挑起或发动朝鲜战争、越南战争、海湾战争、科索沃战争、阿富汗战争、伊拉克战争、利比亚战争、叙利亚战争,用军事霸权为扩张开路。近年年均军事预算7000多亿美元,占世界军费总支出的40%,超过第2名到第16名国家的总和。美国目前在海外有约800个军事基地,在159个国家驻扎了17.3万人的军队。

《美国侵略:我们是如何入侵或军事干预地球上几乎每一个国家的》一书指出,在联合国承认的190多个国家中,只有3个国家没与美国打过仗或受其军事干预。这3个国家能够“幸免于难”,是因为美国没有在地图上发现它们。

◆正如美国前总统卡特所言,美国无疑是世界上最好战的国家。塔夫茨大学研究报告《军事干预项目:1776年至2019年美国军事干预的新数据集》显示,1776年至2019年,美国在全球进行了近400次军事干预,34%针对拉丁美洲和加勒比地区,23%针对东亚和太平洋地区,14%针对中东和北非地区,13%针对欧洲地区。当前,美国对中东和北非以及撒哈拉以南非洲地区的军事干预呈现上升趋势。

《南华早报》专栏作家亚历克斯·洛指出,美国从建国到现在很少区分外交和战争,上个世纪推翻了很多发展中国家的民选政府,马上替之以亲美的傀儡政权。今天,从乌克兰、伊拉克、阿富汗、利比亚、叙利亚到巴基斯坦、也门,美国一如既往本性难移,开展代理人、低强度和无人机战争。

◆美国军事霸权酿成人道惨剧。2001年以来,美国以反恐之名发动的战争和军事行动已造成超过90万人死亡,其中约有33.5万是平民,数百万人受伤,数千万人流离失所。2003年伊拉克战争导致约20万至25万平民死亡,被美军直接致死的超过16000人,造成100多万人无家可归。

美国在全球制造了3700万难民。2012年以来,仅叙利亚难民数量就增加10倍。2016年至2019年,叙利亚有记载死于战乱的平民达33584人,其中美国领导的联军轰炸致死3833人,半数是妇女和儿童。美国公共电视网2018年11月9日报道,仅美军对拉卡市发动的空袭就导致1600名平民死亡。

长达20年的阿富汗战争让阿富汗满目疮痍。共4.7万名阿富汗平民以及6.6万至6.9万名与“9·11”事件无关的阿富汗军人和警察在美军行动中丧生,1000多万人流离失所。阿富汗战争毁坏了当地经济发展基础,让阿富汗人民一贫如洗。2021年“喀布尔大溃败”后,美国宣布冻结阿富汗央行约95亿美元资产,被认为是“赤裸裸的掠夺”。

2022年9月,土耳其内政部长索伊卢在出席集会时表示,美在叙利亚开展代理人战争,把阿富汗变成鸦片种植田和海洛因加工厂,让巴基斯坦陷入动荡、利比亚内乱不断。无论哪个国家有地下资源,美国都会竭尽所能去掠夺和奴役那里的人们。

美军还曾采用骇人听闻手段参与战争,在朝鲜战争、越南战争、海湾战争、科索沃战争、阿富汗战争、伊拉克战争中,大量使用生化武器和集束炸弹、油气炸弹、石墨炸弹、贫铀炸弹,造成大量民用设施损毁、无数无辜平民伤亡、持久生态环境污染。

三、巧取豪夺的经济霸权

第二次世界大战后,美国主导建立布雷顿森林体系、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和世界银行,与马歇尔计划共同确立起以美元为核心的国际货币体系。美国还利用加权投票制、重大事项85%以上多数通过等国际组织规则安排以及一系列国内贸易法规,建立起国际经济金融领域的制度性霸权。借助美元的主要国际储备货币地位向全世界收取“铸币税”,利用对国际组织的控制,胁迫他国服务美国政治经济战略。

◆美国利用“铸币税”攫取全世界财富。凭借一张成本仅约17美分的百元美钞,让其他国家实实在在地向美国提供价值相当于100美元的商品和服务。法国前总统戴高乐半个多世纪前就曾指出,“美国享受着美元所创造的超级特权和不流眼泪的赤字,她用一钱不值的废纸去掠夺其他民族的资源和工厂”。

◆美元霸权是世界经济不稳定性和不确定性的主要根源。新冠疫情背景下,美国滥用全球金融霸权,向全球市场注入数万亿美元,而买单的却是其他国家特别是新兴经济体。2022年,美联储结束超宽松货币政策,转向激进加息政策,导致国际金融市场动荡,欧元等多种货币大幅贬值,创下20年来新低,许多发展中国家因此遭遇严重通货膨胀、本币贬值和资本外流。尼克松政府财政部长康纳利曾得意洋洋但又一针见血地指出,“美元是我们的货币,却是你们的麻烦”。

◆美国操纵国际经济金融组织,在援助他国时施加附带条款。要求受援国推行金融自由化、加大金融市场开放,使受援国经济政策符合美国战略,为美国资本渗透和投机减少阻碍。《国际政治经济学评论》统计,1985年至2014年,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向131个成员国实施了1550个债务援助项目,附带了55465项附加政治条款。

◆美国擅用经济胁迫手段打压对手。20世纪80年代,美国为消除日本经济威胁,控制并利用日本为美国对抗苏联和称霸世界战略目标服务,再次施展霸权主义金融外交,与日本签订“广场协议”,逼迫日元升值,开放金融市场,改革金融体制。“广场协议”沉重打击了日本经济的元气,日本此后进入“失去的三十年”。

◆美国经济金融霸权沦为地缘政治武器。美国大搞单边制裁和“长臂管辖”,制订了《国际紧急状态经济权力法》《全球马格尼茨基人权问责法》《以制裁反击美国敌人法》等国内法并推出一系列行政令,对特定国家、组织或个人实施制裁。据统计,从2000年到2021年美国对外制裁增加933%。仅特朗普政府就实施3900多项制裁,相当于平均每天挥舞3次“制裁大棒”。截至目前,美国已对古巴、中国、俄罗斯、朝鲜、伊朗、委内瑞拉等世界上近40个国家实施过经济制裁,全球近一半人口受到影响。“美利坚合众国”已然成为“制裁合众国”。“长臂管辖”完全沦为美国借国家公权力打压商业竞争对手和干涉正常国际商业交易的工具,彻底背离美国长期标榜的自由主义市场经济理念。

四、垄断打压的科技霸权

美国在高科技领域大搞垄断打压、技术封锁,遏阻其他国家科技和经济发展。

◆美国借知识产权保护之名搞知识产权垄断。利用各国特别是发展中国家在知识产权上的弱势地位和在相关领域制度上的空缺实施垄断,攫取高额垄断利润。1994年,美国推动《与贸易有关的知识产权协定》,强推知识产权保护的美国化进程和标准,企图固化科技垄断优势。

20世纪80年代,美国为打击日本半导体产业发展,采取包括启动“301”调查、通过多边协议为双边谈判制造筹码、威胁将日本列为不公平贸易国、加征报复性关税等手段,逼迫日本签订《美日半导体协定》,导致日本半导体企业几乎完全退出全球竞争,市场份额由50%跌至10%。同时,在美国政府扶持下,大量美国半导体企业趁机抢占市场。

◆美国将科技问题政治化、武器化、意识形态化。美国泛化国家安全概念,动用国家力量打压和制裁中国华为公司,限制华为产品进入美国市场,断供芯片和操作系统,在全世界胁迫其他国家禁止华为参与当地5G网络建设,还策动加拿大无理拘押华为首席财务官孟晚舟近3年。

美国还炮制各种借口,围追打压具有国际竞争力的中国高科技企业,已将1000多家中国企业列入各种制裁清单。美国还对生物技术、人工智能等高端技术实施管控,强化出口管制,严格投资审查,打压包括TikTok、微信等中国社交媒体应用程序,游说荷兰和日本限制对中国芯片和相关设备与技术出口。

美国还在对华科技人才政策方面采取双重标准。2018年6月以来,针对部分高科技专业的中国留学生缩短了签证有效期限,屡屡无端禁止和滋扰中国学者赴美学术交流以及学生赴美留学,对在美华人学者开展大规模调查,排挤、打压华人科研群体。

◆美国借民主之名维护科技霸权。打造“芯片联盟”“清洁网络”等科技“小圈子”,给高科技打上民主、人权的标签,将技术问题政治化、意识形态化,为对他国实施技术封锁寻找借口。2019年5月,美国拉拢32个国家在捷克召开“布拉格5G安全大会”,发布“布拉格提案”,企图排除中国5G技术产品。2020年4月,时任美国国务卿蓬佩奥宣布“5G清洁路径”,计划在5G领域构建以“民主”为意识形态纽带、以“网络安全”为目标的技术联盟。美国上述举措的实质,就是通过技术联盟维护科技霸权。

◆美国滥用科技霸权大搞网络攻击和监听窃密。美国是全球窃密大户,作为“黑客帝国”早已恶名远扬。美国网络攻击和监听监视无孔不入,窃密手段五花八门,包括利用模拟手机基站信号接入手机盗取数据,操控手机应用程序,侵入云服务器,通过海底光缆进行窃密等。

美国实施“无差别”监视监听。从竞争对手到盟友,甚至包括德国前总理默克尔、法国多任总统等盟国领导人,无不在监听范围之内。“棱镜门”“脏盒”“怒角计划”“电幕行动”等美国网络监控和攻击事件,印证了美国的盟友伙伴都在美国的严密监控之列。美国窃听盟友伙伴的行径早已引起国际社会公愤。曾曝光美国监听项目的“维基揭秘”网站创始人阿桑奇说,不要期待这个“监听超级大国”会做出有尊严和让人尊重的行为。规则只有一个,那就是没有规则。

五、蛊惑人心的文化霸权

美国文化的全球扩张是其对外战略的重要组成部分。美国惯用文化来加强和维护其在世界上的霸权地位。

◆美国在电影等商品中植入美国价值观。通过影视产品、图书、各种媒体以及资助非营利性文化机构,“嵌入配售”美国价值观和生活方式,打造出以美式文化为主导的文化和舆论空间,推行文化霸权。美国学者约翰·耶马在其《世界的美国化》一文中指出,关于文化扩张,美国真正的武器是好莱坞的电影业、麦迪逊大街的形象设计厂和马特尔公司、可口可乐公司的生产线。

美国推行文化霸权的形式多种多样,占据世界70%以上份额的美国电影是主渠道之一。美国电影善于利用多元文化背景,创造对各族裔吸引力。随着好莱坞电影在全世界不断发行,美国将价值观裹挟其中,大加渲染。

◆美国文化霸权从“直接介入”走向“媒介渗透”和“世界喇叭”,在干涉他国内政时,更加依靠美国主导的西方媒体,煽动全球舆论。

美国政府严格审查所有社交媒体公司,要求执行政府指示。福克斯商业频道报道,2022年12月27日,推特公司首席执行官马斯克表示,所有社交媒体平台都与美国政府合作,对内容进行审查。美国的舆论导向受到政府干预,限制所有不利言论。谷歌经常让链接页面消失。

美国国防部操控社交媒体。2022年12月,美国独立调查网站“The Intercept”披露,2017年7月美军中央司令部官员纳撒尼尔·卡勒给推特公共政策团队发了一个表格,包含52个阿拉伯语账号,要求优先服务其中6个,其中一个专门用来宣传美国无人机对也门的军事袭击,例如袭击是精确的,杀死的是恐怖分子而不是平民。按照卡勒要求,推特将这批阿拉伯语账号放入“白名单”,用来放大某些信息。

◆美国奉行双重新闻自由标准,粗暴打压他国媒体。通过种种手段让别国媒体“消音”。今日俄罗斯电视台、卫星通讯社等俄主流媒体纷纷被美欧禁止落地;俄罗斯官方账号被推特、脸书、优兔等平台公开限流;俄罗斯频道和应用程序被奈飞、苹果、谷歌应用商店等直接下架;涉俄内容遭到史无前例的严格审查。

◆美国滥用文化霸权对社会主义国家“和平演变”。建立起专门针对社会主义国家的新闻媒体和文化传媒机构。而美国扶植的负责意识形态渗透的电台、电视网由政府提供巨额经费,用数十种语言文字,昼夜不停地对社会主义国家煽动宣传。

美国将虚假信息作为攻击他国的工具,已形成“黑金、黑论、黑嘴”舆论产业链条。为一些团体和个人源源不断提供“黑金”,支持其炮制“黑论”,以此影响国际舆论。

结束语

得道多助,失道寡助。恃强凌弱、巧取豪夺、零和博弈等霸权霸道霸凌行径危害深重,和平、发展、合作、共赢的历史潮流不可阻挡。美国以强权挑战真理,以私利践踏正义。这些单边主义、唯我独尊、倒行逆施的霸权做法正在引发国际社会越来越强烈的批评和反对。

国与国之间要相互尊重、平等相待。大国应该有大国的样子,更要带头走出一条对话而不对抗、结伴而不结盟的国际交往新路。中国一贯反对一切形式的霸权主义和强权政治,反对干涉别国内政。美国应该反躬自省,深刻检视自己的所作所为,放弃傲慢与偏见,摒弃霸权霸道霸凌。


]]>

2023-02-23 09:43
1768
中俄友好,这是世界的正资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