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介书评 社科著述

《辽代石刻所见辽朝史事研究》读后

黄兵

2023-12-13 09:10

冯永谦
《光明日报》( 2023年09月09日 12版)

《辽代石刻所见辽朝史事研究》张国庆 著 辽宁教育出版社

日前,45万字的国家出版基金项目《辽代石刻所见辽朝史事研究》一书,由辽宁教育出版社出版发行。在学术界,凡治辽史者均知,研究辽朝历史的最大困难是文献史料严重不足。在中国历史上,辽代算是历时较长的王朝,对于开发建设中国北方作出了卓越的贡献。当时的文化相对发达,著述频出,但由于辽时书禁甚严,很多文字没有流传下来,致使今日我们无法见到知或不知的当时著作。到元朝末年,因经历战争,朝代更替,百姓流离失所,使留下来的历史档案和图书文献在刀兵四起、社会动荡中遭受严重损失,资料残缺不全,所成《辽史》不仅篇幅短小、文字量少,而且错讹之处颇多。这是后世治辽史者多年来没有进展的瓶颈。这种情况持续了很久,直到近代考古学兴起才略有改观。

近世以来,考古发现陆续有较多数量的辽代石刻出土。辽代石刻文字为当朝人所撰所刻,如果剔除其中某些溢美之词,大都具有较高的史料价值。利用出土辽代石刻文字,结合现有不多的文献史料,再结合考古发现的其他文物资料,就能较为全面、系统地研究辽朝史事,由此既可解决因文献史料不足而造成的研究困难,也可较大程度地拓展辽史研究空间。据笔者所知,《辽代石刻所见辽朝史事研究》作者张国庆教授知难而进,十年如一日,筚路蓝缕,恰当利用出土辽代石刻文字资料,深入辽史研究中的多个方面,精炼提纯,恰切诠释,补充《辽史》之不足,揭示和破解了多个研究谜团。

《辽代石刻所见辽朝史事研究》共622节。作者利用辽代石刻文字资料,辅以传世文献史料和考古文物资料,重点探讨了辽朝军政外交史事、工商贸易史事、职官制度史事、社会习俗史事、历史地理史事及石刻所见辽人墓志等诸多问题。

辽朝很多史事为传世正史文献所遗漏不载,即使载之者,也有不少错讹混杂其间。辽史学者研究辽朝历史问题,与小说家写作完全不同,不能凭空编造,若无一定真实史料加以支撑,就无法拟题探讨。这也是造成一直以来辽史研究不温不火的主要原因。自20世纪中期以来,随着辽墓及辽代城址等遗存被陆续发现,考古工作不断开展与持续深入,一件件珍贵的辽代石刻文字资料得以面世。与此同时,相关学者陆续将散见的辽代石刻文字拓录点校,整理出版,大大方便了人们利用石刻文字资料进行辽朝历史的研究工作,张国庆教授就是其中一员。

笔者翻阅《辽代石刻所见辽朝史事研究》发现,作者利用石刻文字资料透露出的蛛丝马迹,钩沉爬梳,补正了《辽史》记载的一些纰漏。譬如,《辽史》所记辽朝的工商贸易史事颇为简陋,有辽一代的经济史事体现在《食货志》中,但不过寥寥几千字。于是,作者便检索辽代石刻文字所载,比较系统地勾勒出了辽朝手工业门类及生产场所、手工业工匠种类及管理者名称等信息,分门别类,系统翔实,有效补充了《辽史》记载的缺漏。

元末史官所修《辽史》十分潦草,究其原因,是由于史料残缺,无法补全,其谬误错讹颇为后世史家所诟病。由于《辽史》记载存在错谬,不少辽朝史事便被以讹传讹,致使今人的研究成果中存在一些错误观点。为此,《辽代石刻所见辽朝史事研究》作者在书中利用石刻文字资料,比勘文献所记,进行了一些纠谬正误性质的研究。

在《辽代石刻所见辽朝史事研究》一书中,不少篇章都是作者在钩沉出土辽代石刻文字资料时,心中闪现某一“问题”后,自行拟定全新的研究题目,为初研和首发。尽管多是一些微观细论,但其学术价值不可小觑。譬如,辽朝官员职阶的不次迁转、辽朝的捺钵随驾官、辽朝的赐婚现象、辽朝的边铺,等等,均属此类。此外,全书最后一章所论史学视阈下的辽人墓志之用典、辽人墓志文中的家族认知、辽人墓志铭撰述相关问题蠡探等,多涉及辽代墓志义例等问题,亦属当下辽史学人涉猎不多的研究领域。尽管其所论可能存在某些不足,但仍值得辽史学界予以进一步关注。

总而言之,《辽代石刻所见辽朝史事研究》一书作者张国庆利用出土石刻文字资料,结合传世文献史料及考古文物资料,对辽朝史事进行了多方面的探讨,尤其是依据出土辽代石刻文字新资料,拟定了一些新的探讨题目,提出了一些新的学术观点,打破了辽史学界此前仅仅依靠少量传世历史文献进行辽朝史事研究的局限,在某些方面填补了辽史研究之空白。

(作者:冯永谦,系辽宁省文物考古研究院研究员)


]]>

2023-12-13 05:11
831
《汉代丝绸之路文化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