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蜀文化研究

《花间集》道教书写论微

胡小文

2019-11-22 02:33

李博昊
《中华文化论坛》2019年04期

巴蜀地区是我国道教发祥地之一。东汉时期天师道创始人张陵曾在蜀中鹤鸣山修道,并有着众多的信徒。《隋书·地理志》记蜀人“崇重道教,犹有张鲁之风焉。每至五月十五日,必以酒食相馈,宾旅聚会,有甚于三元”①。唐以前,巴蜀地区把道教推向了全国。入唐以后,蜀中高道辈出,且学有造诣,多有著述。②黄巢乱起,僖宗入蜀避难,曾以玄中观为行宫。为 挽救王朝颓败之势,还借助道教编造老子显灵的神话以期能令民心归唐。③天下政乱,蜀中道

教亦有衰落之势,僖宗有鉴于此,遍寻能者以振蜀之道教,终得天师杜光庭。

《旧五代史》记 :“时长安有潘尊师者,道术甚高,僖宗所重。光庭素所希慕,数游其门。 当僖宗之幸蜀也,观蜀中道门牢落,思得名士以主张之。驾回,诏潘尊师使于两街,求其可者。 尊师奏曰‘臣观两街之众,道听途说,一时之俊即有之,至于掌教之士,恐未合应圣旨。臣于 科场中识九经杜光庭,其人性简而气清,量宽而识远,且困于风尘,思欲脱屣名利久矣,以臣 愚思之,非光庭不可。’僖宗召而问之,一见大悦,遂令披戴,仍赐紫衣,号曰广成先生,即 曰驰驿遣之。及王建据蜀,待之愈厚,又号之为天师。”① 杜光庭咸通中应九经举不第,乃入 天台山学道。其博学而善属文,方干谓其为“宗庙中宝玉大圭”②。杜光庭受僖宗重视,从僖 宗幸兴元,后留于蜀。由于杜光庭的努力,蜀中道教开始复兴。

杜光庭受前蜀王室礼遇甚厚,其曾事王建“为金紫光禄大夫、谏议大夫,封蔡国公”③,对前蜀朝政多有参与。“治蜀初,小大事,每令咨禀。盖光庭非止善辞藻而已,有经国之大才”。其在高祖王建心中的地位甚至超越了张格等“才术高于时而于故实未通”的朝臣,有着较高的 政治地位。其不仅同前蜀王室交往颇深,亦撰写了诸多与朝中官员相关的斋醮之文,展示出其与皇家贵戚的亲密关系。④

杜光庭曾向王建献《王氏神仙传》四卷。《郡斋读书志》记杜光庭“集王氏男真女仙五十五人,以谄王建。其后又有王虚中续纂三十人附于后”⑤。《直斋书录解题》载《王氏神仙传》为“杜 光庭撰。当王氏有国时,为此书以媚之”⑥。前蜀后主王衍即位后,杜光庭上《贺嗣位表》《贺 德音表》《又贺德音表》《贺登极后听政表》等以示祝贺。王衍仍以杜光庭为传真天师、崇真馆 大学士。《新五代史》记后主王衍“起宣华苑,有重光、太清、延昌、会真之殿,清和、迎仙之宫, 降真、蓬莱、丹霞之亭,飞鸾之阁,瑞兽之门,又作怡神亭”⑦。乾德五年(923),王衍“建 上清道宫,塑玄元及唐朝列帝宫中,伪尊王子晋为圣祖至道玉宸皇帝,塑其形,仍塑建与衍侍 立其侧,召严以观之。衍因备法驾,行朝谒献享之礼,而亦享唐之列圣,蜀人以为朝唐之列圣 尽归中原之兆也。谒享之日,蜀中士女夹道观之,珠翠帘幕为之照耀”。王衍“后宫皆戴金莲花冠,衣道士服”,又“尝与太后、太妃游青城山,宫人衣服,皆画云霞,飘然望之若仙。衍自作《甘 州曲》,述其仙状,上下山谷,衍常自歌,而使宫人皆和之”。“衍之末年,率其母后等同幸青城,至成都山上清宫,随驾宫人皆衣画云霞道服。”⑧此皆表明前蜀政权对于道教的推崇。

后蜀亦重道教。《十国春秋》记“申天师者,唐玄宗之裔也。修道青城山,有奇验”。广正末年,后蜀后主孟昶“颇耽情苑囿,奇花异卉,盛极一时。天师辄进红栀子种两粒,其花班红,六出,香气袭人。后主甚爱重之,令图写于团扇,绣于衣服,或以绢索鹅毛做作首饰,号曰红栀子花。诏赐天师束帛,天师随手散尽,竟不知其所之”⑨。《太平广记》引《野人闲话》言:“西 蜀道士张素卿,神仙人也。曾于青城山丈人观,绘画五岳四渎真形并十二溪女数堵。”“蜀主累 遣秘书少监黄筌令取模样”,“或有收得素卿所画《八仙》真形八幅,以献孟昶”,孟昶“赐物 甚厚”①。孟昶宠妃花蕊夫人所著《宫词》中也描绘了诸多与道教有关的场景 :

六宫一列罗冠子,新样交镌白玉花。欲试道装兼道服,面前宣与唾壶家。 会仙观内玉清坛,新点宫人作女冠。每度驾来羞不出,羽衣初着怕人看。 老大初教学道人,鹿皮冠子淡黄裙。后宫歌舞全抛掷,每日焚香事老君。②

着道装、设道坛、学道人、事道君,此皆展示出后蜀宫廷生活中的道教情味。

前后蜀皆有高道同宫廷关系密切,甚至对于政事有所参与,这从某种程度上扩大了道教的 影响力,推动了道教的发展。晚唐前后蜀时期,道教已进入到了民众的生活。成都道教宫观周 围出现的蚕市,即是依托道教节日和重大法事活动所形成的商贸集市。这种集市性的经济活动 既增加了宫观的经济收入,也扩大了道教信仰的社会影响力。唐宪宗时度为女道士的眉娘有《和 卓英英锦城春望》:

蚕市初开处处春,九衢明艳起香尘。世间总有浮华事,争及仙山出世人。

蜀中每三月为蚕市,至时货易毕集,阛阓填委。蜀人称其繁盛。③花蕊夫人徐氏《宫词》言“明 朝驾幸游蚕市,暗使毡车就苑门”④。蚕市人声鼎沸,车水马龙。文人士子亦会游于其中,留 下众多与之相关作品。韦庄《怨王孙》:

锦里,蚕市。满街珠翠,千万红妆。玉蝉金雀,宝髻花簇鸣珰,绣衣长。 日斜归去 人难见,青楼远,队队行云散。不知今夜,何处深锁兰房,隔仙乡。⑤ 蜀中蚕市车水马龙,人头攒动。女子们盛装出行,直至日斜。一派繁闹的景象。杜光庭《道教灵验记·乾元观四天神王验》记成都乾元观蚕市已创制多年,⑥或因如此,道教因子逐步走入了文学创作中。花蕊夫人《宫词》:

五云楼阁凤城间,花木长新日月闲。三十六宫连内苑,太平天子住昆山。⑦

词中以凤城指代后蜀都城。昆仑山乃西王母居住之地,词中以此比喻后蜀宫廷苑囿之美。 道教的世俗化生活为文学创作增添了新的内容,道教的意象遂频繁出现在文学创作之中,《花 间集》即带有一定的道教情致。

 

就词调的选择而言,《花间集》中明显与道教典故相关的词牌如下 :

《女冠子》。《填词名解》言唐薛昭蕴“始撰此调云‘求仙去也。翠钿金篦尽舍。’以词咏女 冠故名”。此调最初多咏女道士。《花间集》中使用《女冠子》一调的有温庭筠二首、韦庄二首、 薛昭蕴二首、牛峤四首、张泌一首、孙光宪二首、鹿虔扆二首、毛熙震二首、李珣二首。诸词 多咏调名本意,或描绘神仙生活的情境,或展示对于神仙境界的追求。孙光宪《女冠子》:

蕙风芝露,坛际残香轻度。蕊珠宫,苔点分圆碧,桃花践破红。 品流巫峡外,名籍 紫微中。真侣墉城会,梦魂通。

澹花瘦玉,依约神仙妆束。佩琼文,瑞露通宵贮,幽香尽日焚。 碧纱笼绛节,黄藕 冠浓云。勿以吹箫伴,不同群。①

词写女仙的居住环境、名望法术、穿戴装束、作法情态等。蕊珠宫是道教传说中神仙的居 所。紫微亦是神仙的宫殿。《神异记》言“青丘山有紫微宫,天真仙女多游于此”。墉城同是神 仙的住处。《水经注·河水》言“承渊山又有墉城,金台玉楼,相似如一”,乃“西王母之治所, 真官仙灵之所宗”。居于仙境的女道士道品高贵,声名享誉巫峡。她早已将身心捐奉仙道,终 日焚香祈祷。②吹箫乃用道教典故。相传秦穆公之女弄玉吹箫,引得仙人萧史乘凤而来。两首 词皆咏仙家生活,超凡脱俗,道气十足。

牛峤《女冠子·其三》:

星冠霞帔,住在蕊珠宫里。佩叮当。明翠摇蝉翼,纤珪理宿妆。 醮坛春草绿,药院 杏花香。青鸟传心事,寄刘郎。

“醮坛”乃道士祈祷所用的祭神之坛。“蕊珠宫”为道教中天上的仙宫。“青鸟”是道教中 西王母的信史。“刘郎”乃东汉刘晨。其与阮肇曾入天台山采药,与仙女行夫妻之礼。半年后 归家,抵家子孙已历七世。后其重入天台山访仙,仙女却踪迹渺然。花间词中,刘阮意象常常 出现,多用以指代思慕之人。如温庭筠“唯有阮郎春尽,不归家”,毛文锡“刘郎去,阮郎行, 惆怅恨难平”,顾敻“此时恨不驾鸾凤,访刘郎”,鹿虔扆“凤楼琪树,惆怅刘郎一去,正春深”。 李珣词中“刘阮今何处?绝来书”则用刘阮来代仙家信使,传递仙宫消息。

《巫山一段云》。宋玉曾作《高唐赋》,所言乃神女与楚王的故事,《巫山一段云》词牌亦源 于此。《巫山县志》言:“赤帝女瑶姬,未行而卒,葬于巫山之阳为神女。”③杜光庭《墉城集仙录》 言瑶姬即云华夫人,为王母第二十三女,太真王夫人之妹,受徊风混合万景炼神飞化之道。大 禹治水遇困难之时,曾拜云华夫人,云华夫人即敕侍女,授禹策召鬼神之书,且命其神将狂章等, 助禹治水。世感神女之德,为之立祠,即巫山神女祠。④巫山神女是文学中常用的道教意象。《花 间集》录毛文锡和李珣共三首使用《巫山一段云》这一词牌的作品,皆咏调名本事。毛文锡词言:

雨霁巫山上,云轻映碧天,远峰吹散又相连。十二晚峰前。 暗湿啼猿树,高笼过客船。 朝朝暮暮楚江边,几度降神仙。

上片的雨、云、巫山,暗暗透露出神女的意象。而下片朝为行云、旦为暮雨的降临之仙, 则点名题旨所咏乃巫山神女之事。李珣《巫山一段云》二首 :

有客经巫峡,停桡向水湄。楚王曾此梦瑶姬,一梦杳无期。 尘暗珠帘卷,香消翠帷垂。 西风回首不胜悲,暮雨洒空祠。

古庙依青嶂,行宫枕碧流。水声山色锁妆楼,往事思悠悠。 云雨朝还暮,烟花春复秋。 啼猿何必近孤舟,行客自多愁。

词中“楚王曾此梦瑶姬”、“云雨朝还暮”清楚表明二词所写为调名本事。往事悠悠,古庙 空祠,曾经的旧梦杳然无期,全词笼罩着一种感伤的心绪。

巫山神女意象在《花间集》中多次出现。韦庄的“何处游女?楚国多云雨”,毛熙震的“紫 燕一双娇语碎,翠屏十二晚峰齐,梦魂消散醉空闺”,毛文锡的“远峰吹散又相连,十二晚峰 前”,张泌的“云雨自从飞散后,人间无路到仙家。但凭魂梦访天涯”,牛希济的“一自楚王梦断, 人间无路相逢。至今云雨带愁容”,和凝的“目断巫山云雨,空教残梦依依”,阎选的“物华空 有旧池塘,不逢仙子,何处梦襄王”,李珣的“早为不逢巫峡梦,那堪虚度锦江春”等,皆使 用巫山神女故事描写男女离别的相思之意,带有令人悲戚的情味。

《花间集》中另有一些词牌与道教关系密切,作品言语之中亦常涉道教意象。

《临江仙》。《花庵词选》言唐词“多缘题所赋,《临江仙》则言仙事,《女冠子》则述道情,《河 渎》则咏祠庙,大概不失本题之意”。《花间集》收录使用《临江仙》词牌的有张泌一首、毛文 锡二首、牛希济七首、和凝二首、顾夐三首、孙光宪二首、鹿虔扆二首、阎选二首、尹鹗二首、 毛熙震二首、李珣二首,其中多有道教意蕴。张泌《临江仙》:

烟收湘渚秋江静,蕉花露泣愁红。五云双鹤去无踪。几回魂断,凝望向长空。 翠竹 暗留珠泪怨,闲调宝瑟波中。花鬟月鬓绿云重。古祠深殿,香冷雨和风。

汤显祖言此词乃“赞水仙之雅操”①。从词中所用湘妃竹之典故来看,词或悼念湘妃。其 中所言五色祥云及双白鹤,皆道家仙人所御。全词带有一定的道教情味。毛文锡《临江仙》:

暮蝉声尽落斜阳。银蟾影挂潇湘。黄陵庙侧水茫茫。楚江红树,烟雨隔高唐。 岸泊 渔灯风飐碎,白频远散浓香。灵娥鼓瑟韵清商。朱弦凄切,云散碧天长。

词亦悼念湘妃。其中楚山高唐乃是使用楚王神女之典故。若此《临江仙》这一词牌亦与道 教神仙相关。

《河渎神》。《河渎神》起初描绘祭祀神灵之场景,其中多与道教神仙相近。《花间集》收录 使用《河渎神》一调的有温庭筠三首、张泌一首、孙光宪二首。温庭筠词言 :

铜鼓赛神来,满庭幡盖徘徊。水村江浦过风雷,楚山如画烟开。 离别橹声空萧索, 玉容惆怅妆薄。青麦燕飞落落,卷帘愁对珠阁。

张泌词言 :

古树噪寒鸦,满庭枫叶芦花。昼灯当午隔轻纱,画阁珠帘影斜。 门外往来祈赛客, 翩翩帆落天涯。回首隔江烟火,渡头三两人家。 两首作品中“赛神”和“祈赛”皆是祭神之举,带有祈求神灵庇佑之意味。唐代诗人李嘉佑《夜

闻江南人家赛神因题即事》言“南方淫祀古风俗,楚妪解唱迎神曲。锵锵铜鼓芦叶深,寂寂琼 筵江水绿”、元稹《赛神》言“楚俗不事事,巫风事妖神。事妖结妖社,不问疏与亲”。赛神是 楚地巫风盛行的表现,而巫觋方术是道教产生的基础之一,就此而言,词牌《河渎神》亦带有 一定的道教情韵。

《天仙子》。此本为教坊曲名,后用作词调。《钦定词谱》言“因皇甫松有‘懊恼天仙应有以’ 句,取以为名”②。敦煌《云谣集杂曲子》现存最早之《天仙子》二首,词言“燕语莺啼三月半,烟蘸柳条金线乱。五陵原上有仙娥,携歌扇,香烂漫,留住九华云一片。 犀玉满头花满 面,负妾一双偷泪眼。泪珠若得似真珠,拈不散,知何限,串向红丝点百万”。“燕语莺啼惊觉 梦,羞见鸾台双舞凤。天仙别后信难通,无人间。花满洞。休把同心千徧弄。 叵耐不知何处 去。正是花开谁是主。 满楼明月夜三更,无人语。泪如雨。正是思君肠断处。”①词语调名相和, 王国维以为其“深刻峻峭,含蓄隽永”,可与温韦相较。唐五代《天仙子》一调多咏仙事。《花 间集》中使用《天仙子》一调的有皇甫松二首、韦庄五首、和凝二首,或直咏仙子,或借仙子 而言闺思。皇甫松《天仙子》:

晴野鹭鸶飞一只,水葓花发秋江碧。刘郎此日别天仙,登绮席,泪珠滴,十二晚峰高历历。 踯躅花开红照水,鹧鸪飞绕青山觜。行人经岁始归来,千万里,错相倚,懊恼天仙应有以。

词中“十二晚峰”指巫山十二峰。“刘郎此日别天仙”乃用刘晨入山之典故。第二首中“懊 恼天仙应有以”,即是《天仙子》词调的来源。和凝的《天仙子》则借写神女春愁暗喻闺阁之思:

柳色披衫金缕凤,纤手轻拈红豆弄。翠蛾双敛正含情,桃花洞,瑶台梦,一片春愁谁与共。 洞口春红飞蔌蔌,仙子含愁眉黛绿。阮郎何事不归来,懒烧金,慵篆玉。流水桃花空断续。

仙女居于空寂的桃花洞中,忧愁烦闷,其懒烧金,慵篆玉,无心向道。此即是空阁之中无 心梳妆之思妇心态。

《花间集》另有一些与道教有关的意象与词汇。毛文锡《月宫春》:

水晶宫里桂花开,神仙探几回。红芳金蕊绣重台,低倾玛瑙杯。 玉兔银蟾争夺护, 嫦娥奼女戏相偎。遥听钧天九奏,玉皇亲看来。

水晶宫乃月宫。传说月宫中有桂树,高五百丈,花开似雪,众仙遂来观赏。玉兔、银蟾亦 居月宫之中,与嫦娥为伴。《淮南子·览冥训》记嫦娥为羿之妻,“羿请不死之药于西王母,姮 娥窃以奔月宫,怅然有丧,无以续之”。许慎注曰:“嫦娥,羿妻也。逃月中,盖虚上夫人是也。”② 玉皇即玉帝。《道书》言“玉帝居玉清三元宫第一中位”,是天国之主。《史记·赵世家》言:“简 子寤,语大夫曰‘我之帝所,甚乐!与百神游于钧天,广乐九奏万舞,不类三代之乐,其声动 人心。’”天宫九成乐庄重纯净,感动人心,玉帝亦赴月宫欣赏。③ 毛文锡此词乃咏调名本意, 描绘的是月宫仙人之生活情境。

魏承班《诉衷情·其一》言:“罗帐袅香平,恨频生。思君无计睡还醒,隔层城。”《淮南子》 言“昆仑山有层城九重”。《水经注》曰“昆仑之山,三级。下曰樊桐,一名板桐。二曰玄圃, 一名阆风。上曰层城,一名天庭,是为太帝之居”④。“层城”乃道教众神之山昆仑山上的高城, 为西王母之居所。魏承班以此意象来展示君之远与恨之深。

《花间集》不仅频繁使用道教语汇,亦借道教意境或神仙境界来表现文人科举及第之类的 世俗生活。⑤韦庄有两首《喜迁莺》:

人汹汹,鼓冬冬,襟袖五更风。大罗天上月朦胧,骑马上虚空。香满衣,云满路,鸾 凤绕身飞舞。霓旌绛节一群群,引见玉华君。

街鼓动,禁城开,天上探人回。凤衔金榜出云来,平地一声雷。莺已迁,龙已化,一夜满城车马。家家楼上簇神仙,争看鹤冲天。 大罗天是道家所谓诸天之中最高的一层。唐人段成式《酉阳杂俎》言“三界外曰四人境”,“四人天外曰三清”,“三清上曰大罗”。“玉华君”用玉皇大帝指代帝王。“神仙”则用仙人指代中 举之人。全词将骑骏马朝见君王比喻成登天庭成仙,渲染了热烈的气氛,突出了中举之人的欣喜与得意。①和凝《小重山》中“正是神京烂漫时,群仙初折得,郄诜枝”,与韦庄《喜迁莺》 一般,同样以仙人来比喻新及第的进士。

《花间集》中一些词作更直言求仙。薛昭蕴《女冠子》:

求仙去也,翠钿金篦尽舍,入崖峦。雾卷黄罗帔,云雕白玉冠。 野烟溪洞冷,林月 石桥寒。静夜松风下,礼天坛。

云罗雾縠,新授明威法籙,降真函。髻绾青丝发,冠抽碧玉簪。 往来云过五,去往 岛经三。正遇刘郎使,启瑶缄。

汤显祖评薛昭蕴两词直叙道情,乃是当行。②词中女子舍弃人间富贵而入岩壑深山,登坛 拜天,诚挚求仙。她承天神所授予的符命真函,穿过祥云,赴三岛仙山拜会仙家。求仙的虔诚 恭敬可见一斑。

温庭筠《女冠子》亦言求仙 :

含娇含笑,宿翠残红窈窕。鬓如蝉,寒玉簪秋水,轻纱卷碧烟。雪胸鸾镜里,琪树凤楼前。寄语青娥伴,早求仙。

霞帔云发,钿镜仙容似雪。画愁眉,遮语回轻扇,含羞下绣帷。玉楼相望久,花洞恨来迟。早晚乘鸾去,莫相遗。

女道士秀美瑰丽,她传信给同伴们,希望她们亦能早脱俗尘,共同乘鸾,进入仙界。词中带有一种道教引导下的出尘心绪。

《花间集》的编纂既要迎合孟昶典雅的文学好尚,亦要使“西园英哲,用资羽盖之欢。南国婵娟,休唱莲舟之引”③,带有道教情韵的作品或能兼及皇家的审美与民众的兴味,是以《花间集》在择录作品时,选了诸多带有道教因子的作品,这部乐歌集也带有了明显的道教风致。


]]>

2019-11-22 10:32
338
召唤与竞胜: 试论杜甫对“李杜”合称的促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