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科文论选摘

用三种思维认识和看待战略机遇期

赵庆秋

2019-01-22 03:03

张倪
​ 《中国发展观察》2019年第2期


    第一,要有国别思维。同一个世界,同样的变化,对于不同国家来说有着不同的意义。比如,在世纪之初,我们经历了一轮全球初级产品的价格暴涨。这样的变化对不同国家带来的影响无疑是不同的。对于那些初级产品的出口大国,比如澳大利亚、巴西、南非等,由于初级产品价格上涨,出口形势大幅改善,经济增长很是强劲。但对于那些初级商品的进口国来说,则面临着通胀和国际收支的压力。因此,对于战略机遇期的讨论,一定是基于不同的国别。我们讨论战略机遇期,一定是基于中国视角展开的。我们要基于中国的发展阶段、中国自身的优劣势、中国的发展目标来讨论,而不能笼统地判断世界的变化是机遇还是挑战。脱离了一个国家的实情去讨论战略机遇期,是没有意义的。

 

    第二,要有动态思维。同样的世界变化,在过去可能是我们的重要战略机遇,但随着我们自身在全球分工中地位的变化,曾经的机遇如今未必还是机遇,曾经的挑战如今可能变为新的机遇。举例来说,过去几十年,中国从一个封闭的经贸小国迅速崛起成为一个开放的经贸大国,我们把握住了一些国际上的重大机遇,其中有两个重大机遇:一是跨境产业转移的机遇,特别是出口型劳动密集型产业的跨境产业转移。通过特区政策、加工贸易政策、鼓励出口等一系列政策举措,我们成为了地位重要的引资大国。二是全球经济繁荣的机遇。吸收出口型外资是解决供给侧的需求,全球经济繁荣则提供了需求侧的机会。如今,全球跨境产业转移,特别是出口型劳动密集型产业跨境转移的机遇仍然存在,但对中国来说,它已经不再构成一个重要机遇。从某种程度上说,随着我们比较优势的变化,特别是在中美贸易冲突的背景下,可能我们已经变成这些出口型劳动密集型产业的转出方。同样的机遇还在,对我们的意义已经不同。因此,今天我们讨论战略机遇期,一定要用动态的视角和眼光来看待。

 

    第三,要有辩证思维。要用辩证的思维来看机遇与挑战。比如,全球金融危机的爆发带来了很多冲击,但这其中又蕴含着很多机遇。再比如,去年中美贸易冲突背景下引发的中兴通讯事件,打乱了我国重要企业的生产链,暴露了我们核心零部件受制于人的窘境,面对这样的挑战,如果我们因此而奋起,充分认识自身不足,加大在这些领域的研发,可以将其转化成新的机遇。与此同时,很多机遇本身也可能会转化为挑战,这也是不可忽视的。比如,如今全球经济治理体系加速调整,对于新兴大国而言,总体是一个机遇,能够让我们更多地参与到这种变革中,让我们的制度性话语权得到进一步提升,让我们在新的制度变革与规则变革中贡献中国智慧,更多地体现我们的主张。但是,面临这样的大调整,多方博弈也在加剧。美欧日都在纷纷提出政策主张,其中很多对规则的诉求,恰恰是针对中国的。所以,在全球治理加速调整的过程中,如果我们不能充分利用软实力将大国硬实力发挥出来,在新一轮的全球规则变革中,会面临很多挑战。因此,讨论战略机遇期,辩证的思维特别重要。我们既要把自身工作做好,努力把挑战变成机遇,也要特别警惕,稍不小心机遇就可能变为挑战。

 


]]>

2019-01-22 11:03
601
我国东北地区的发展机遇和举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