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科文论选摘

共同富裕的七个人本逻辑

赵庆秋

2022-09-23 08:07

刘奇
北京日报


从范围上看,是全体人

共同富裕既包括城市,也包括乡村;既包括发达地区,也包括欠发达地区;既包括社会精英,也包括普通民众;既包括有劳动能力的人,也包括无劳动能力的人。也就是说,只要是中国的国民,不分城乡、不分地域、不分行业,都应实现生活富裕。当前距离这一目标还有较长的路要走。

 

从内涵上看,是多种需求的人

当柴米油盐酱醋茶的物质需求满足之后,琴棋歌舞诗书画的精神需求便提上议事日程。我国城乡之间、东西之间存在的差别不只是物质上的丰缺,还有精神上的富足和匮乏。与东部、城市中的无量前途和热闹繁华相比,西部、农村的就业机会少、精神文化生活匮乏,为了谋求更好的发展机会,全国有2.86亿农民外出打工,其中更有1.7亿背井离乡异地打拼。

 

从时间上看,是多代人

共同富裕不仅要从横向上考虑覆盖的全面性,还要从纵向上看持续的长远性,不仅要实现当代人的共同富裕,还要让未来子孙也享受发展的成果。要解决这个问题就要建成资源节约型和环境友好型社会,这种社会形态就是我们追求的最高境界——生态文明社会。实现生态文明的核心就是要克服农业文明的被动和工业文明的盲动。

 

从目标上看,是具体人

共同富裕的对象不是一个抽象的概念。“人”这个概念不能被抽象,“人”一旦被抽象,就会出大问题。历史的教训已经很多。共同富裕的制度设计必须具体到各类不同群体的人,因人施策,让每个人都能真真切切受益、实实在在获得。

 

从路径上看,是缩小人的差距

一是收入差距。目前区域之间、城乡之间、行业之间的差距十分明显。区域上看,东部人均收入偏高,中西部和东北部偏低;南方偏高,北方偏低。城乡居民之间相对收入在缩小,但绝对收入仍在扩大,2020年城乡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绝对差距为26703元,比2013年扩大了9666元。行业间收入差距更为明显。应通过适度的政策调整逐步缩小各类过大的收入差距。

二是财富占有差距。目前我国国民财富占有差距较大,地区之间、城乡之间,由于财富占有的不均衡,已经形成了新的贫富差距。再加上城市居民占有大量优质的无形资产,也在水涨船高,使城乡之间财富占有严重失衡。因此,应千方百计缩小过大的财富占有差距,盘活农村资产,促进农村地区和欠发达地区资产的保值和增值,推动均衡发展。

三是消费差距。消费分为公共消费和私人消费,二者的东中西的差别都不小。个人消费方面,2020年城镇居民人均消费支出27007元,农村居民人均消费支出13713元,相差将近1倍;区域间差异更明显,上海市人均消费支出是贵州省人均消费支出的3倍以上。公共消费方面,城乡的基础设施建设、医疗养老卫生等投入差距仍然很大,地区间也明显不同,如浙江省的人口比安徽省少了1000万,但2019年地方公共预算支出却是安徽省的1.36倍。这些消费的差距也需要通过政策的创设和市场的引导逐步弥合。

 

从程度上看,是有差别的人

共同富裕不是同等富裕、同样富裕。要求绝对平均的富裕是不现实、不客观的。共同富裕是在辩证法意义上的“有差别的同一”,而不是形而上学意义上的“抽象的同一”。人与人之间闻道有先后、术业有专攻、能力有大小、水平有高低、奋斗有强弱,富裕的程度必然有差距,也应该有差距,必须允许一部分先富起来。地区与地区之间基础不一、条件不一、禀赋不一、环境不一,其富裕程度也肯定不一,不能要求同样的生活标准。促进共同富裕也需要先行示范、重点突破。所以,中央赋予浙江省为探索共同富裕示范区建设的“排头兵”。

 

从本质上看,是提升人的能力

人是第一生产力,实现共同富裕的根本就在于提升人的能力。很多人认为农民不需要提升自身的品质,他们也没这个本事提升,这是十分荒唐的。农民也有很多能做出大事的人。(作者单位:清华大学)


]]>

2022-09-23 04:07
4066
一些基层干部“心中没数”表现为以下四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