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科文论选摘

如何才能使大学对社会产生更大的影响和贡献

——《大学加速经济发展——须使知识交换奏效》评介

赵庆秋

2023-02-13 03:27

查建中 顾学雍(Benjamin Koo)
中国社会科学网


一、“知识交换”的新内涵

 

“知识交换”(Knowledge Exchange)对大学来说不是新概念。欧洲模式中的独立大学是从十一世纪的意大利博洛尼亚大学(University of Bologna)开始的。那时大学的主要使命是继承和传播知识,这也可称为“知识转移”(Knowledge Transfer)。在今天的高教体系中,这些教学型大学以教学为主,为学生提供民主化的知识服务。十九世纪初,德国科学家洪堡(Humboldt)提出成立一所大学,它不受任何势力和功利的干扰,财务由国家保障,从此产生了研究型大学。此类大学的中心职能就是通过科学研究发现新知识。在美国,教育家将本科教育学院和研究生院合并在一起形成了研究型大学。在二十世纪研究型大学发展了第三个使命:知识应用。它产生于全社会的需求,即大学要更紧密与外部合作伙伴,包括产业、政府、国际组织,共同努力以解决有商业和社会价值的问题。它的目标是通过应用将大学新知识转移到社会。这些大学的教学、科研、应用的学术活动就构成了传统的大学“知识交换”内容。

但在进入二十一世纪第三个十年,世界上大学数量剧增并多样化。全球两万多所大学有着不同的规模(学生数从几百到几十万)、使命、科研工作的比重、创新计划。它们有众多的利益相关者,学生、教员、政府、产业,以及中小企业、捐款者,乃至公众。他们都对大学教育有着从自身利益出发的视角和巨大期望。整个社会都面临着为了满足不断增长的全球人口的需求而取得可持续的经济、社会、文化发展的巨大挑战和压力,完成这些目标的同时还要保护环境。大学在这个过程中对人类的生活有着广泛和重大的影响,被看成为社会可持续发展和国家竞争力的发动机。美国有大量数据能够证明大学对经济所作的贡献,多数经济学家认为1945年后美国经济的增长约有一半产生于大学的技术性发明。据保守估计,MIT在世的校友所建立的公司贡献了美国GDP10%,这相当于俄罗斯或印度全国的GDP。而英国牛津大学的毕业生在全球150个国家建立了146000个公司,雇用两千多万人,产出3.9万亿美元的经济收益。国家和民众认可大学的贡献,所以巨额公款和民间资金投入到大学以使其作出更大的贡献。大学外部的利益相关者期望大学做出更有成效工作以满足社会的各方面需求,尤其是在经济发展领域。整个社会对大学的期望空前高涨。大学的领导者认识到社会对大学作用的新的需求。很多学校努力加强承担更多社会发展的责任。专著作者认为,雄心勃勃的大学只要认定了服务于社会这个方向,就一定能极大地增强对社会的影响和贡献。

在这样的形势下,该书作者提出使科学和技术能直接对经济发展作出更大贡献的途径,就是大学“知识交换”的新概念及其落地的操作原则和方法,即:为社会提供具有更多知识和技能的称职毕业生;在研究中获得更多能产生新技术和高附加值的工作岗位的科学发现;在创新催化过程中直接承担重要角色。在这里可以明显看到“知识交换”新旧概念的不同。传统的概念是从学校学术活动出发,强调“教学、科研、服务”,偏重于单向的“知识转移”;而新概念是从社会的需要出发,强调“人才资源建设、应用导向的新知识、产业创新”。也就是说,前者是学术活动驱动,单向转移;而后者是需求、目标、结果拉动,双向交换。简言之,新的“知识交换”就是根据人才储备、应用导向与催化创新为目标的社会功能。在该书中,其定位可以被列为以下三个功能类别:

1)基于人才储备战略的教育体系(TalentGraduate EducationTGE):为社会储备兼具多元化特长和可协同工作能力的人才教育活动。

2)应用导向的科学研究(ApplicationOriented ResearchAOR):跟社会与产业体系的应用领域紧密结合的研究和教学活动。

3)催化创新的服务(Catalyzing Innovation ServiceCIS):通过基础或先进的知识积累与严谨的思辨方法论,催化思想与工作方式变革的探索性创新服务。

 

二、“知识交换”在大学对社会经济产生巨大影响力过程中起到核心作用

 

“知识交换”是大学和社会的人才、能力和思想的双向交流。这种交流关键在于通过多渠道穿越大学和社会间的壁垒,是在大学与其外部合作者互相介入、共同参与的过程。从经济发展角度来看,大学必须深刻了解社会、产业和企业对人才和新知识的需求、了解他们的短板和问题,大学的教育和科研也要得到精通专业职场知识的专家和各种硬、软件资源的支持,研究和学习他们的先进文化,这就是获得来自产业的知识的过程。产业从大学获取通过科研产生的新知识,并雇用掌握真才实学知识和技能的毕业生,为社会创造产品、系统和服务。政府要为高教发展建立政策框架并代表公众以公共财政资助大学的发展运行,同时在大学的产出人才、知识和服务产生的价值中受益(如税收)。因此,如果我们真正希望大学对社会产生更大影响,就必须重新审视“知识交换”的概念,必须从大学学术活动单向推动(Push)的“知识交换”向由市场需求拉动(Pull)和双向互动的“知识交换”转变。这对于市场经济的观念建立和机制发展时间短暂、尚处于探索和发展时期的中国尤为重要。

 

三、“知识交换”内涵给予大学学术活动以扩展和增强的新角色

 

学术活动的核心是教育、研究和创新催化。它们产生的结果汇成洪流,成为“知识交换”的三方面主要内容:有才能的毕业生——包括大学培养的具有真才实学知识和技能的学生及公民;知识发现——大学研究产生新的事实、数据、理论、模型;发明创造——知识应用产生新的手工模型、思路、样品、发明、技巧、商业模式,他们分别是教育、研究和创新催化学术活动的产物。这种“知识交换”不意味着要建立新的组织和机构,而是要重新考虑学术行为的模式并付诸实践。要让大学集中精力做它能做得好的事情,而让合作者做他们擅长的工作。关键是要双方打破壁垒、有机地分工合作。

 

系统化的“知识交换”方法包括三个原则:

1)仔细选择合适的合作伙伴,也就是“知识交换”的对象,并双向交流大学、合作伙伴以及社会的需求。合作伙伴包括产业、中小企业、政府组织、非营利性民间团体或其他机构。它们应当和大学有共同的利益交集,愿意分享他们需求的信息,最好能够经常性采用大学的各种人才、知识和创新成果。学校的各级领导、教职员要能深入了解合作对象的计划、需求、问题、机会和面临的挑战。

2)在教育、科研、创新孵化中突出反映需求。这要求学校管理层和老师们在自己的工作指南中充分考虑合作者的意见和建议。例如,在教学课程体系中要考虑基础知识的要求,但同时也要考虑社会、产业和企业对于技术技能的要求。所以课程体系设计要与时俱进,即使是保持在知识前沿的科研工作,也会受到社会和产业发展需求的启发,创新催化的工作和产业、企业的需求本就密不可分。

3)建立积极主动的机制向产业转移有才能的毕业生、科研产生的新知识和发明创造成果,并在企业伙伴的实施应用中给予支持帮助。只有双方主动地推动工作,“知识交换”才能产生很好的效果。该书也给出了许多成功的经验和模式在三个方面促进“知识交换”的成效。

在教育方面,下述的学术工作在于培养学生成为有才能的毕业生,成为“知识交换”的媒介、创新者和合格的公民。

1)课程体系——实施一体化的课程体系,包括课程、研究性学习项目和课外创新实践学习活动,在专业基础知识、专业职场技能、方法、判断力和基本生活能力方面训练培养学生,使他们不仅掌握专业学科基础理论并能应用于实际问题的解决,而且要学习掌握职场所需的技能、方法、判断力。这就是说,学生的知识、素质和能力不是仅通过课程学习而达成,还必须要通过广泛的课程外研究、学习、生活经验及他们在校期间参加职场的工作经历(例如实习和假期短工)获得。对学生学习和成长而言,课程、项目、创新是融合在一起密不可分的生态环境要素。

2)为学而教——使学生通过主动学习、实践性学习和数字化学习获取知识概念的深度理解,以及自己对知识、能力运用的实效感和自学的能力。教师的作用是引导,而不是灌输。“教”是为了使学生学会学习以真正理解掌握知识和技能。这样教学过程,也会使教师从教学研究以及和学生互动中得到新的知识和能力。

3)前沿教育——加速从科研成果中引入新兴和交叉的科技思想来充实课程体系,与时俱进地开辟新的学科和交叉学科专业,培养学生学习新学科、新技术和新的思想体系。因此,科研成果能够对课程和创新催化工作产生巨大影响。

4)创新教育——在课程体系中安排领导力、管理、创业等课程,并参与学校的科研和创新催化学术活动,得到“真刀真枪”的科研及创新训练,为学生未来在职场的创新工作中的研究者、创新者和企业家角色做好准备。科研的目标是发现新知识,通常是去揭示已经存在但还没有被认识或没有被正确认识的现象和事物的本质。这些发现会通过以下学术工作给“知识交换”及创新产生影响。

5)有冲击力的基础研究——科研选题从兴趣驱动到应用导向是一个很宽的谱系。要从兴趣发展到应用来深化基础研究成果,这会产生有更大影响力的学术价值和社会效益。学生的参与会使学生将理论和实践紧密结合,不仅学习学科知识,而且学会应用到社会实际中去解决问题。

6)跨学科合作科研——开展校内外的跨学科合作研究以在新的知识领域获得跨学科成果和具有高度影响力的新发现。这会使师生在多学科合作的科研生态环境中成长。

7)科研、教育、创新融合研究中心——在大学建立和发展大规模科研、教育、创新一体化中心,使科、教、创新融合在一起,针对社会紧迫重大需求找到直接可实施的解决方案。这也为学生提供了学习科研创新融合的实践环境。

8)学生科研人员——吸收大量本科生和研究生参加科研以增强研究力量,培养他们应用所学的学科知识解决实际科研问题的能力,使他们毕业后成为有效的科研新生力量,并成为大学向社会“知识交换”的媒介和载体。创新催化领域目标在于产出新的发明创造,包括综合的产品、生产流程和系统。

9)催熟发现、发明——在大学里使新知识发现和创造进一步发展为成熟性技术,贯穿先进的发现、创造、发明、市场分析、概念实证和演示整个过程,评估它们的产业应用成熟度,为社会提供不断改进的技术和市场可变现的发明创造。

10)推动对话与协议——积极主动和产业合作伙伴展开对话并推动正规合作协议的签订,以改进对于他们需求的了解,促进并帮助他们采用大学的发明创造成果于产业应用中。

11)大学产业孵化基地——在大学里开展实际的创业过程以孵化新的企业并培养企业家。大学企业孵化基地要有导师们的支持和指导,包括提供寻找投资的途径和使用导师们的科研设施,最后孵化出新的、有较多经验的企业。

从这11项学术工作的简介中可以看到,“知识交换”的三个领域有各自的任务和使命,同时它们又互相有交集和融合;三个领域是在大学边界内,但又与外界交换知识;教育、科研、创新三者在教师工作和学生学习成长过程中是融合在一起的,有机集成在一个过程里,而目前这三者大多是割裂开的;这种集成最后使学生成为能干的毕业生,成为从大学把知识转移到社会和产业中的媒介和载体。

三个领域的成果要用“知识交换”的结果来检验。对教育而言,当大学致力于把毕业生安置到他们可以发挥作用的岗位,而企业为他们提供适当的有意义的岗位使他们能够有效地利用自己的知识、技能和经验作出贡献,“知识交换”过程就落实了;对科研而言,大学的学者如果在新的发现做出并发表后能继续工作使科研成果转移到社会和产业,而产业同行能够确认并引用这些学术成果直至用于产业实际,则“知识交换”就实现了;而对创新催化而言,如果大学新知识和技术创造者与合作伙伴紧密配合以帮助他们采用和实施这些新知识新技术,而企业积极把新知识和技术开发为新产品和系统,则“知识交换”这一领域的工作就落地了。

 

四、自适应性大学为“知识交换”的学术活动提供各种支持

 

该书把有志于加强“知识交换”以顺应社会强烈需求的大学称为自适应性大学(Adaptable University)。他们以“知识交换”提供实际支持为可适应性的特征,作为框架的一部分书中列出以下六方面支持:

1)引入学校外部合作者介入学校学术工作以使他们的需求纳入学校课程设计和实施、科研和创新计划制定和实施的日程。

2)改进改变大学文化以包容和支持旨在促进社会经济发展的各项学术工作。

3)修订大学的使命、战略和优先计划以使各种资源的分配集中于如何使大学在全球和国内创新战略中具有自己特色。

4)更新大学管理制度以增强大学在知识转移和创新中的作用。

5)按照“知识交换”战略下新的标准聘用教职工,帮助、培养那些有志加强“知识交换”并承担创新使命的教职工发展职业能力;特别要从社会和产业界吸收对专业职场的知识和实践有真知灼见和丰富经验的专家来充实学校的师资队伍。

6)确保所有的学术设施的功能适合于新的学习过程、创新和合作科研工作的开展。

 

五、自适应性大学设立新的战略下师资的评价标准并对实施项目的进展评估

 

大学如何才能评估新战略下改变了运行道路上的进展?要确定所制定的高水平成果目标完成情况,评估显然是必要的。好的评估体系在一些大学和高教系统中存在已久,但各校参差不齐,缺乏统一标准。另外,建立好的师资评价指标体系会使师资队伍的工作与学校战略目标趋于一致。该书提出两个可操作的实际工作充实可适应性框架:

1)专业评估——建立能表现和反映出学校目标的量化指标、标准,定量定性地评价所设专业和执行单位的计划完成情况,最后反映出整个大学战略的完成度和贡献。

2)师资评价标准和确认体系——建立包括教学、科研、创新的“知识交换”工作中教师绩效评价标准并完成个人完成度的确认。

 

六、校外合作伙伴实施与大学战略的对标工作以支持大学的改革

 

要产生实效,大学需要他们主要合作伙伴采取相应的行动与学校的学术工作目标和操作相协调,主要伙伴包括产业和企业、政府部门、捐款者和校友。该书提出三条建议以使合作伙伴与大学协调一致:

1)了解学校的需求和能力。

2)为增强学校的“知识交换”实力出力。

3)制定合作伙伴本身发展规划以创造需求,共同开发并吸收学校产生的成果,包括能干的毕业生、科研成果和发明创造。

以上这些措施的认同和实施都要求现有系统必须有所改变。对很多大学而言,这意味着可观的显著改变。即使一些学校方向是正确的,仍然需要做出努力才能落实到位。当然,这种改变不必是颠覆性的,而应在大学长期历史进程中的进化和不断与时俱进的能力范围之内。不同以往的是,面向21世纪的变革步伐需要大大加快了。该书就是专著作者20年来在全球范围与大学和产业界合作改革实践的经验总结。


]]>

2023-02-13 11:26
653
我国未来产业发展的战略要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