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科文论选摘

我国育龄人口生育意愿面临的困难

赵庆秋

2023-09-07 02:20

荆涛
北京日报


一是生育成本偏高加重育龄人口生育负担。生育成本分为直接成本和间接成本,直接成本指女性在备孕、产检、生产到产后恢复过程中所需的经济投入,以及父母在从婴幼儿直至成年期间对孩子进行的教育、医疗、房产等方面的支出。有研究表明,在中国抚养一个孩子到18岁成年,其直接成本是人均GDP6.9倍。特别是“教育资源分配”不均以及受职业教育者的低收入加剧了家庭对优质教育资源争夺的竞争,“内卷”使得教育资金投入过度,给家庭造成压力,削弱了家庭养育子女的动力,继而形成恶性循环。间接成本是指父母付出的时间成本和机会成本,中国家庭养育孩子的间接成本主要由女性承担,生育使得女职工与职场长期脱节,可能造成工作技能下降,削弱了女性在就业市场中的竞争力,即“生育惩罚”。

二是老幼照护服务牵制育龄人口生育自由。现阶段整体上婴幼儿托护服务体系相关的政策法规、标准规范和服务供给体系等方面还处在起步阶段,托育供给明显不足,特别是普惠性服务供不应求。此外,人口老龄化背景下,一部分女性劳动力需要在家里、医院等场所照顾失能或病重的老人,女性在承担工作压力的同时还要受护理责任的牵制。可见,交织叠加的照料双重压力成为影响子女生育决策选择的重要因素。

三是人口负向观念弱化育龄人口生育态度。上世纪80年代开始,我国实行“计划生育”,倡导“晚婚、晚育,少生、优生”,一定程度上重塑了我国人口的生育观念,已然形成一种内在性的社会文化。同时,随着城市化和现代化进程的加速,传统的以家庭为本位的性别关系也逐渐向多元化转变,女性的婚姻和生育观念经历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在现实生活中,有些女性将自己的职业和个人兴趣视为生活的核心,而生育则被视为一种负担和阻碍。在人口负向观念影响下,女性的生育意愿受到了严重削弱。作者单位:对外经济贸易大学


]]>

2023-09-07 10:19
297
撰写领袖传记必须把握好三个原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