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科文论选摘

确保科学知识成为公共产品

赵庆秋

2023-09-11 03:28

赵琪
中国社会科学网-中国社会科学报


当今世界正经历百年未有之大变局,很多复杂的全球性问题无法依靠单一的国家得以解决。发达国家的科研人员因为具有较好的科研条件、多样化的学术传播渠道、充足的科研经费等优势,在学术领域占有更多主导权,进而导致中低收入国家的学者被排除在许多重要科研项目之外。这使得这些国家的学术发展受到人为的限制,一些全球性问题也难以得到有效解决。国际学术出版机构施普林格·自然(Springer Nature)官网近期宣布通过金色开放获取(Gold Open Access)形式,免费为70个中低收入国家的学者发表研究成果,届时这些学术成果将永久免费供所有人浏览和访问。公告发布后,受到中低收入国家学者们的欢迎,也再次掀起了关于开放获取出版模式与全球学术传播的学术讨论。围绕开放获取出版模式的新发展以及如何影响带动发展中国家的科研等问题,本报记者采访了相关学者。

 

减轻发展中国家学者负担

 

长期以来,许多国际学术出版机构奉行向投稿者收取高昂文章处理费的出版模式。这一模式在发达国家推行得比较容易,但在发展中国家却成为不可承受的负担。许多中低收入国家的地方资金较少用于支持本国学者在专业期刊上发表论文,加之传统期刊收取高昂的文章处理费,减少了中低收入国家学者发表论文的机会。2021年,非洲生态学家分析了该领域中影响因子最高的40种纸质期刊,结果发现,平均每篇文章的处理费用高达3150美元,而且其中有四分之三的期刊没有为来自中低收入国家的学者提供文章处理费豁免机制,即便提供豁免机制的编辑部也无法做到豁免过程完全透明。

针对这一问题,施普林格·自然发布的公告中特别提到,将通过设立专项基金向来自70个被世界银行列为中低收入国家的学者提供支持,帮助他们以开放获取的方式在《自然》(Nature)或《自然》旗下的期刊上发表研究成果。同时,该机构发言人还表示,尽管他们会为中低收入国家学者提供免费的学术发表渠道,但是这并不意味着编辑团队会降低文章选择标准。这项政策适用于施普林格·自然旗下的36种期刊,包括《自然·天文学》《自然·化学》《自然·可持续发展》等。

此前有相关研究表明,与在传统期刊发表学术成果相比,学者通过开放获取形式发表学术成果可以获得更多的关注,后者论文的下载量比前者增加了4倍、被引次数也增长了1.6倍,学术成果的影响力更强、传播范围更广。在众多开放获取方式中,金色开放获取更受学者们青睐,因为以这种方式发表的学术成果能够让读者立即在网络平台上阅读,超过80%的学者认为这是一种最值得信任的学术发表方式。

联合国教科文组织科学奖获得者阿塔·拉曼(Atta-ur-Rahman)对施普林格·自然的这一改革表示欢迎,他认为,这将有助于提高发展中国家的科研水平,提升发展中国家学者的国际知名度。虽然严格的同行评审过程,导致中低收入国家学者发表论文数量不会在短期内大幅提高,但却给他们带来了更大的积极性。

 

  《自然》期刊主编玛格达莱娜·斯基珀(Magdalena Skipper)表示,《自然》的使命是发表所有研究领域中最重要的进展。开放获取能够使研究成果尽可能多地被读者看到,从而促进科学的共享与合作。现在,为了达成这一目标又迈出了一步,让研究成果出版更加公平,让科学知识在全球范围内更容易获取。执行新的政策后,稿件的接受率和出版率不会有任何变化。《自然》的责任是确保发表的研究经得起审查,这是消除外部对科学界和专家不信任的关键环节。

 

打破“科学私有化”商业模式

 

开放获取这一新的出版模式,对西方长期以来的商业出版模式提出了挑战。在这两种模式的竞争中,隐含了开放科学与“科学私有化”这两种理念的博弈。联合国教科文组织提出的开放科学的理念,是使信息、数据和科学成果更易于获取和更可靠地为社会所用并造福社会。然而,开放科学的实践过程却非常复杂。澳大利亚新南威尔士大学信息科学与图书馆学研究员马丁·博彻特(Martin Borchert)对本报记者表示,“科学私有化”在学术出版领域一直存在。比如,出版公司先对出版内容收费,然后再对获取内容的读者收费,这使得只有付费的人才能获得知识,形成了一种商业化盈利的模式。随着公众、学者、企业等对这种模式提出质疑,并倡议知识共享,迫使越来越多的出版集团开始转型。同时,很多学者也呼吁,努力确保科学知识是一种所有人都能获得的公共产品,而非商品。当然,科学知识完全开放的实践过程也必须具备两个条件:一是有经过验证的科学知识作为基础;二是人们需要具备一定的“工具”获取和理解知识,并尽可能将其利用好。过去发达国家一直从“科学私有化”的商业模式中受益,逐渐拉大了高收入国家和中低收入中国家在科研方面的差距,现在是时候打破这种模式了。

在博彻特看来,中低收入国家想要打破这种模式,面临着一些挑战。例如,基础设施投资不足,很多发展中国家从政策层面支持建立更加开放的科研环境,鼓励学者通过开放获取的方式发表科研成果,但是限于已有的条件不足以实施开放科学。此外,高校或科研机构制定的评价和激励机制仍然与科研成果发表数量密切相关,导致学者不得不承担付费发表的压力,亟须对现有的评价制度和标准进行改革。好消息是,目前由拉丁美洲社会科学理事会(Latin American Council of Social Sciences)领导的拉丁美洲国家科研评估系统改革已经启动,这些国家将会就建立开放获取数据库等相关事宜进行论证并形成区域倡议。这一改革不但在发展中国家传播了开放获取理念,而且为此后开展与开放科学有关的学术活动奠定了基础。

 

促进学术传播与共享

 

开放获取只是一种出版手段,目的是带动学术活动、促进学术研究。近年来,国际学界一直有声音主张,通过将“付费墙”后的学术期刊转变为开放获取形式出版,以加速学术交流和传播的速度。多家出版机构进行了相关的试点与改革,新冠疫情的发生更是推动了出版行业探索开放获取的步伐。学术界在讨论开放获取重要性的同时,也感受到开放获取带来的积极影响,这种改变让人们看到了学术界和出版商具备快速应对危机的能力。此后,通过开放获取形式发表的论文数量有所增加,同行评议和临床试验更加迅速,学术合作和数据共享的机会也大幅增加,这些都证明了知识的使用、共享和获取对解决重大问题是非常必要的。

博彻特表示,高额的文章处理费系统性地排除了中低收入国家学者参与国际性科学研究的机会。虽然过去也有少部分中低收入国家的学者付费发表自己的研究成果,但是施普林格·自然免除费用的做法能让更多的研究人员受益。例如,20162022年,《自然·材料》《自然·遗传学》和《自然·能源》分别发表了1240篇、1261篇和845篇文章,但是分别只有3篇、9篇和2篇的第一作者隶属于非洲学术机构,未来这种情况可能得到极大的改善。同时,今后国际学术合作格局也会发生新变化,研究团队更愿意与中低收入国家学者合作,以降低研究成本。但遗憾的是,这项政策可能对于打击掠夺性期刊无法起到关键性作用,因为根据公开的信息可以看到,《自然》期刊的编辑们并不会降低稿件选用标准,论文的新颖性、相关性仍然是发表的核心要素。

在埃及国家研究中心(National Research Centre)教授马吉迪·塔菲克·阿卜杜勒哈米德(Magdi Tawfik Abdelhamid)看来,实施减免文章处理费流程的透明性非常重要。他希望看到简单、直接的豁免政策和法规,因为大多数出版商都有针对发展中国家学者的文章处理费减免措施,但是那些措施执行起来非常复杂并且没有清晰的流程规范。目前,美国科学公共图书馆(PLOS)旗下的期刊文章处理费用从800美元到5300美元不等,而英国《柳叶刀》(The Lancet)编辑部更是对通过金色开放获取方式发表的论文收取高达6830美元的处理费。只有公布明晰的文章减免处理办法,才能打消中低收入国家学者的担忧。

安哥拉阿戈斯蒂尼奥内托大学教授欧克利德斯·萨科姆博(Euclides Sacomboio)也表示,现在我们面临的最大问题就是学术成果如何在高质量、有影响力的期刊上发表。尤其对于中低收入国家的研究人员来说,这是非常重要的。如果期刊发表渠道可以更加畅通,我们将更专注于生产高质量科学知识,而不在为高昂的文章处理费发愁。这将极大地改善非洲大陆的科学生产和发展状况。

俄罗斯协同大学-迪拜分校数据治理专家托辛·伊昆达约(Tosin Ekundayo)认为,金色开放获取既有积极的影响,也有消极的影响。毫无疑问,这种方式可以提高研究人员的知名度、学术成果的可及性和影响力,增加了合作和创新的机会,但是也可能导致部分依赖文章处理费运营的期刊面临不可持续的状态。学术界应该对此进行全新的定义,打破研究人员需要出版渠道、期刊需要资金维持运行的对立状态。还有学者认为,降低中低收入国家学者论文发表负担,只是为他们提供更好的科研条件的第一步,未来还需要加大投资力度,建立广泛的科研合作平台,鼓励他们与发达国家学者学术合作,共同产出更为丰富的学术成果。


]]>

2023-09-11 11:27
1108
中国式法治思维五大表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