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蜀文化研究

论五代巴蜀王朝对高氏荆南割据政权的影响

胡小文

2020-02-20 07:01

孙振涛
《三峡论坛》2020年01期

五代时期,高氏荆南政权疆土狭小势单力薄, 北与中朝旋兴旋灭的梁、唐、晋、汉、周接壤,东 与杨吴(南唐)政权比邻,西与前、后蜀王朝唇齿 相依,南与马楚政权咫尺相连。地处四战之地的高 氏荆南政权,虽然形式上并未称帝建国,可实质上 等同独立王国,历四世五主凡五十七年与五代相始 终。高氏荆南政权与前后蜀王朝互为表里唇齿相 依,一条奔腾不息的长江水将两个势同水火的割据 政权紧紧连接在一起。五代时期,高氏荆南政权与 前后王朝之间的征战媾和、经贸往来及文化交流活 动频繁密集异彩纷呈。 

一、五代荆南政权与巴蜀王朝之间的征 战聘问活动 

唐代荆南藩镇下辖八州,到了唐末五代之际七 州尽为临镇所夺,仅存治所荆州(江陵府)一地。 后梁开平元年(907),高季昌(后唐时避李克用庙 讳改名高季兴)被朱全忠委任荆南节度使,史书记 载曰:“(开平元年)五月,拜季昌荆南节度使。荆 南旧统八州,僖、昭以来数为诸道蚕食,季昌至, 惟江陵一城而已。”[1]1428荆南所失七州,其中夔、 忠、万、归、峡五州为前蜀政权所夺。唐末五代时 期,西川王建在火并东川、蚕食山南之际,仍不忘 兵出三峡掠夺荆南,攫取夔、忠、万、归、峡五州 之地。唐昭宗天复三年(903),王建派军袭击荆南, 《资治通鉴》云:是年“八月,前渝州刺史王宗本言于王建,请出兵荆南;建从之,以宗本为开道都 指挥使,将兵下峡。”[2]8613《新五代史》称王建同 年“攻下夔、施、忠、万四州。”[3]785按,施州,在 唐末属黔中道,非荆南属郡。又,《册府元龟》之 《宰辅部》“贪黜”条亦云:“天祐初,成汭失荆、 襄,王建乘虚收归、夔、峡等州。”[4]3809 

终前蜀一朝,荆南政权盘仅据有荆州江陵一府, 高季兴致力于收复巴峡五州失地的意志坚强,毕其 一生念念不忘,伺机而动。高季兴在荆南站稳脚跟 后,便着手对前蜀动武,力图收复巴峡诸州失地。 后梁乾化四年(914)春正月,高季兴派出水军朔流 而上攻击巴峡,由于蜀军的顽强抵抗导致战败失利。 《十国春秋》记载此事为:“(高季昌)以夔、万、 忠、涪四州旧隶荆南,兴兵攻蜀,夔州刺史王先成 逆战。王纵火船焚蜀浮桥,蜀招伐副使张武举铁絙 拒之,船不得进,我兵焚溺死者甚众。会飞石中王 战舰之尾,王遁还,我兵大败,俘斩五千级。”[1]1430 前蜀王建对荆南高季兴的出兵袭扰十分恼怒,曾设 想掘开峡口水堰趁着长江秋水暴涨之时漫灌荆州, 《资治通鉴》称:“峡上有堰,或劝蜀主乘夏秋江涨, 决之以灌江陵,毛文锡谏曰:‘高季昌不服,其民何 罪!陛下方以德怀天下,忍以邻国之民为鱼鳖食 乎!’”[2]8784由引文可知,此等祸国殃民的毒辣计谋 幸好被文人毛文锡及时阻止并未付之于行动,否则 后果不堪设想。高季兴攻蜀失败的教训,致使其数 十年内偃旗息鼓,对巴峡失地不敢轻言动武。 

前蜀后主王衍昏庸无能、不恤国政、恣意玩乐,其主政期间的王朝政治分崩离析乱象纵横,而此时 的中原地区后唐崛起灭掉后梁,高季兴入朝拜见李 克用,极力劝说后唐出兵伐蜀。高季兴向后唐献策, 伐蜀意在一石二鸟,高季兴设想蜀道艰难伐蜀不易 可以削弱大量后唐的国力兵力,另一方面后唐伐蜀 时,荆南可以趁火打劫趁机收复巴峡诸州的失地。 荆南高季兴与后唐李克用,曾就伐蜀问题有过一段 精彩的商榷。对于此事,宋人周羽翀在《三楚新录》 一书中记载云:“初,季兴方对,庄宗谓之曰:‘今 天下负固不服者,唯吴与蜀耳。朕今欲先有事于蜀, 而蜀地险阻,尤难之。江南才隔荆南一水耳,朕欲 先征之,卿以为何如?’季兴曰:‘臣闻蜀国地富民 饶,获之可建大利,江南国贫,地狭民少,得之恐 无益。臣愿陛下释吴先蜀。’时庄宗意欲伐蜀,及闻 季兴之言,大悦。未逾年,庄宗伐蜀,季兴私自喜 曰:‘此吾以计绐之,彼乃信而用耳。’”[5]6327后唐 出兵伐蜀之际,高季兴趁火打劫,《册府元龟》记 载云:“季兴请攻峡内,庄宗许之,如能得夔、忠、 万、归、峡等州,俾为属郡。”[4]3799《十国春秋》 亦记载后唐同光三年(925),秋九月“唐以王(南 平王高季兴)为西川东南面行营招讨使伐蜀,仍诏 取忠、万、归、峡五州为属郡。”高季兴是年十月 亲自统帅水军沿江而上袭击巴峡,此次出师不利又 一次败北奔还。史书称:“冬十月,(高季兴)统水 军上峡取施州。蜀将张武以铁锁断江路,季兴遣勇 士乘舟斫之。会风大起,舟于锁,不能进退,矢石 交下,坏其战舰,季兴轻舟遁去。(张武)既而闻 北路陷败,以夔、忠、万三州遣使诣魏王降。”[1]1433 

后唐庄宗伐蜀大获全胜,整个巴蜀三川连同荆 南旧地巴峡诸州一起并入后唐王朝的统治版图。荆 南高季兴向后唐朝廷连上奏章求索巴峡诸州,后唐 明宗李嗣源不得已将巴峡地区的夔、忠、万、归、 峡五州划归荆南属地。高季兴得到巴峡诸州管辖权 之后,进一步要求后唐让出用人权由自己来委任刺 史,后唐明宗并未应允,高季兴袭据夔州驱逐刺史, 导致两者之间剑拔弩张兵戎相见。荆南与后唐的争 斗结果为,巴峡忠、夔、万三州复归后唐,高季兴 “遂以荆、归、峡三州臣于吴”[3]857。 

荆南高季兴之所以在五代乱世中纵横捭阖涤 荡乾坤,源于其对战国时期合纵连横的“纵横家” 之术运用得得心用手、如火纯青。如高季兴来到荆 南萌生割据之意后,便着手战舰五百艘、修饬器械 为攻守之具,同时运用纵横之术“招聚亡命,交通吴、蜀二国,中朝不能制”[1]1429。清人吴任臣对高 季兴“合纵连横”的兴邦谋略洞烛幽微,所谓“葺 尔荆州,地当四战,成赵相继,亡不旋踵。武信(高 季兴)以一方而抗衡诸国间,或和或战,戏中原于 股掌之上,其亦深讲纵横之术也哉。”[1]1438高季兴 病殁后的后继之主,如高从诲、高保融、高保勖、 高继冲四人守成有余开拓不足,仅仅保有荆、归、 峡三州之地苟延残喘直至迎降送款纳土归宋。 荆南政权与巴蜀王朝之间的聘问往返活动丰 富多彩形式多样,二者在军事上攻伐战守令人目不 暇接眼花缭乱。武信王高季兴统治时期,荆、蜀之 间交兵混战的状况自不待言,就连后继之人文献王 高从诲本人,亦曾当着后晋使者陶谷的面豪言壮语 地说到:“吴、蜀不宾久矣,愿修武备、习水战以 待师期。”[1]1442

荆南政权对巴蜀王朝除了在军事上 的抗争掣肘之外,还有对其在政治上的拉拢依附一 面,如高从诲与后汉刘知远交恶用兵、落荒失败之 际,“王乃绝汉,附于唐、蜀”[1]1444。又,后周显 德五年(958),高保融遣使入蜀劝后蜀孟昶仿效自 己称藩纳贡,《十国春秋》记载此事云:“六月,王 (高保融)遣使者劝蜀主称藩中朝,蜀主报以前岁 濮州刺史胡立归,致书于周,不答。冬十月,王再 遣蜀主书劝称臣中朝。” [1]1448 荆南政权对巴蜀王朝除了军事对抗、政治依附 之外,还有经济掠夺的一面。荆南政权凭借四通八 达地理位置以及长江水道便捷的交通运输,对四邻 诸国的经济掠夺是其赖以生存的重要手段,自然对 巴蜀地区出入三峡水道船舶货物的掠夺亦概莫能 外。如后唐灭蜀后,前蜀王朝的大量珍宝通过长江 水道下峡,当其经由荆南政权辖区时被悉数豪夺劫 掠。《十国春秋》记载此事云:“初魏王继岌遣押牙 韩珙部送蜀珍宝金帛四十万,浮江而下,王杀珙等 十余人于峡谷,尽掠其赀重。至是,唐加诘问,(高 季兴)对曰:‘珙辈舟行下峡,逾越险阻,凡数千里。 欲知覆溺之故,自宜按问水神。’唐主大怒……”[1]1434 又,宋人李石在其《序博物志》中详载此事,该书 云:“同光中,庄宗遣平蜀,得到王衍金银,命悉 熔之为金砖银砖。约重三百斤,一砖间开一穴,二 人担之,上有匠人名曰‘冯高’。过荆南,高季兴 曰:‘冯高,主属我。’坑官吏,持而有之,储为一 库。皇朝建隆中,金银入京师,斤两封缄如故。”[6]974 荆南与巴蜀之间的聘问往返活动,文化交流是其中 的一项重要内容。如后晋天福七年(942),高从诲派遣使者入蜀,史书记载此行的目的在于“王遣使 者如蜀,请翰林待诏李文才图义兴门石笋并其故 事。”[1]1443又,五代巴蜀地区的名家名画,成为荆 南和湖湘地区入蜀商贾们重金购买的对象。如“张 玄……攻画人物,尤善罗汉。当王氏偏霸武成年, 声迹赫然,时呼玄为‘张罗汉’。荆、湖、淮、浙 令人入蜀,纵价收市,将归本道”[7]62;阮惟德“(阮) 知讳子也。袭承父艺,美继前踪,父子同时入内供 奉……蜀广政初,荆湖商贾入蜀,竞请惟德画‘川 样’美人卷簇,将归本道,以为奇物”[7]95。 

二、五代巴蜀文人对荆南政权的政治影响 

荆南政权之所以能够在纷繁混乱的五代存续 长达五十七年之久,这与高氏父子礼贤下士重任文 人的政治举措密不可分。五代乱世,武夫挥戈、悍 将跋扈,文人士子朝不保夕流离失所。荆南高季兴 虽然驰骋疆场行伍出身,可他对流寓荆南的文人士 子倾心相待倚为心腹,为荆州政权的稳固和繁荣提 供了人才方面的智力支撑。清人吴任臣对高季兴礼 贤下士的好客行为颇为称许,曾褒奖曰:“王虽武人, 颇折节好宾客,游士缁流至者,无不倾怀接纳。”[1]1438 又,高从诲继承乃父高季兴宠信文人的优良传统, 曾对文人梁震自言:“欲捐一切玩好,以经史自娱, 省刑薄赋,境内以安,是吾愿也。”[1]1461 

五代时期,流寓在荆南境内的文人士子的数量 很多、成分复杂,诸如唐末前朝遗民文人,五代中 原流寓士子,西蜀词人才子等类兼并而有之。五代 荆南文人群体见诸史籍可考者,有梁震、孙光宪、 司空薫、王贞范、王惠范、李载仁、齐己、高若拙、 严光楚等。这些人皆非荆南本土人,其中司空薫、 李载仁为李唐前朝遗民士子的后裔,史书称司空薫 为“唐知制诰(司空)图族子”[1]1460;李载仁为“唐 室之远裔也。开平初,避乱来江陵,武信王署为观 察推官”[1]1465。又,王贞范、王惠范弟兄二人,本 是幽州人,五代梁、唐兴替时避祸南奔,随父王保 义流寓荆南为高季兴所优遇延接。其中,王贞范“事 文献王为推官,类官少监。素精于春秋,有驳正杜 预《左传注》数百条,人多讶之。”[1]1466弟弟王惠范 亦深受荆南高氏的宠信与重用,史书称王惠范“善 修饰,喜读书,以门荫为文轩,迁观察推官”[1]1467。 来自巴蜀地区的文人士子梁震和孙光宪,更是堪称 为五代荆南文坛上的翘楚,二人文韬武略不仅对荆 南文坛欣欣向荣的生态面貌起到推波助澜作用,亦对荆南的政权的兴衰荣辱和政治走向产生了深刻 的影响。

巴蜀邛州依政人梁震,是荆南政权中的谋略重 臣。高季兴将归蜀之时路经江陵的才硕俊彦梁震挽 留府中以礼相待托以心腹。梁震倾其胆略智慧尽心 辅佐荆南高氏,以报答其旷世知遇之恩。梁灭唐兴 之际,高季兴执意入朝亲自拜见李克用,梁震认为 此行不妥凶多吉少苦谏不已。梁震曰:“(后)唐有 并呑天下之志,严兵守险,犹恐不自保,况数千里 入觐乎!且大王梁室故将,安知彼不以讐敌相遇, 行当为掳尔。”[1]1461高季兴一意孤行只身涉险,朝 唐之际差点有去无回,等到斩关夺路奔还江陵时, 见到梁震握着手狼狈地说道:“不用君言,几不免 虎口。”[1]1461后唐明宗时荆南与后唐交恶,后唐朝 廷派房知温讨伐高季兴进逼江陵,高季兴轻视唐兵 数量少意欲开城出战一举歼灭之。梁震高瞻远瞩深 谋远虑,谏诤高季兴曰:“(后唐)朝廷礼乐征伐所 出,兵虽少而势甚大,加四方诸侯各以呑噬为志, 若大王不幸,得战胜,则中朝征兵四方,其谁不欲 仗顺而取大王土地邪!为大王计,莫若致书主帅, 且以牛酒为献,然后上表自劾,如此庶几可保。”[1]1461 高季兴听从梁震的计谋,使者荆南弹丸之地躲过了 覆灭之灾。高季兴殁后高从诲优待梁震如故,史书 云:“王(高季兴)寝疾不起,文献王(高从诲) 继立,尤委任震,以兄礼事之,震常谓王为郎君…… (梁震)每诣府,辄跨黄牛至听事以为常,王亦时 过其家,斗酒相劳,欢叙平生,四时赐予甚厚。”[1]1462 梁震鉴于自己年事已高且认为高从诲励精图治堪 当重任,于是主动请辞颐养天年,谓曰:“先王待 我如布衣交,以嗣王属我,今幸不坠先业。吾老矣, 不复事人矣。固请退居监利。”[1]1462梁震执掌荆南 政坛时兢兢业业鞠躬尽瘁,积极推荐巴蜀同乡孙光 宪辅佐荆南高氏。

 孙光宪为西蜀陵州贵平人,陵州“地瘠而力耕, 家贫而好学,此风俗之古也”[8]4033。正是陵州这块 贫瘠的土地孕育了五代巴蜀奇才孙光宪,《十国春 秋》记载其生平传记为:“孙光宪,字孟文,贵平 人。家世业农,至光宪独读书好学。唐时为陵州判 官,有声。(后唐)天成初,避地江陵,武信王奄 有荆土,招致四方之士,用梁震荐,入掌书记。”[1]1463 前蜀灭亡之后,孙光宪流寓荆南,经同乡好友梁震 的举荐被高季兴延接入府。关于孙光宪出峡来到荆 南的缘由,《郡斋读书志》曰:“(孙光宪)陵州人,王衍降(后)唐,避地江陵。”[9]943孙光宪在《北梦 琐言》中自言离蜀人荆时的舟行水程,该书云:“光 宪自蜀沿流,……洎发嘉州,取阳山路,乘小舟, 以避青衣之险。”[10]140按,据《唐代交通图考》当 时的嘉州的治所龙游县有二水合流于城西,二水分 别是沫水和青衣水,引文中“避青衣之险”指青衣 水中的险滩。

孙光宪在荆南幕府罄竭才智辅佐高氏政权,直 至纳土归宋天下一统。孙光宪的智慧谋略,在荆南 割据政权的政治大舞台上发挥得淋漓尽致。如高季 兴主政期间曾大造战舰,准备与南方比邻的马楚政 权决一死战。孙光宪极力劝阻曰:“荆南乱离之后, 頼公休息,士民始有生意。若又交恶于楚,一旦他 国乘吾弊,良足忧也。”[1]1463高季兴听从孙光宪的 良言苦劝,放弃了争锋备战挥戈相向的动武意念。 荆南高从诲对马楚国主的奢靡僭越时常流露出艳羡 之意,孙光宪以勤俭持国奢靡败家的道理苦劝他, 所谓“光宪曰:‘天子诸侯,礼有等差。彼乳臭子, 徒骄侈僭汰,取快一时,危亡无日,又足慕乎!’王 忽悟,曰:‘公言是也。’为悔谢者久之。”[1]1463南楚 政权,终因马氏国主奢靡僭越诸子争位国力日削, 被南唐政权所攻灭。孙光宪此举深谋远虑,避免了 荆南政权步马楚政权的后尘。司马光《资治通鉴》 在记载上述史书后,高度评价孙光宪的忠谏与高从 诲的纳善之举,所谓“孙光宪见微而能谏,高从诲 闻善而能徙,……自古有国家着能如是,何亡国败 家丧身之有?”[2]9135后周大将赵匡胤发动“陈桥兵 变”黄袍加身后,跃马扬鞭致力于天一统的伟大事 业。孙光宪高瞻远瞩审时度势,在宋军假虞伐虢兵 临城下时主动劝说幼主高继冲纳土迎降。孙光宪 曰:“宋帝规模宏远,不若早以疆土归之,不惟免 祸,而亦不失富贵。”[1]1452高继冲听从孙光宪的谋略 劝说,“遂诣延钊纳牌印,尽籍其境内州府三(江陵 府归峡二州)县一十七(一作十六),户一十四万三 千三百,遣客将王昭济、萧仁楷奉表于宋。”[1]1452 在荆南纳土入宋的政治大事件上,孙光宪起到了一 言兴邦的重要作用,此后的漳、泉纳土、吴越纳土 无不积极效仿于此。 

可见,区区弹丸之地的荆南割据政权之所以能 够在狂风骤雨般的五代乱世中岿然挺立,自然与其 治下巴蜀文人竭忠尽虑的佐政努力分不开的。清人 吴任臣对此有着十分精辟的论述,所谓:“南平起 家仆隶,而能折节下贤。震以谋略进,光宪以文章显,卒之保有荆土,善始善终。区区一隅,历世五 主,夫亦得士力哉!”[1]1464 

三、五代巴蜀文人对荆南文学创作的影响 

五代巴蜀文人不仅在荆南政坛上叱咤风云力 挽狂澜,而且在文学创作上执掌文衡大放异彩。如 梁震晚年自称荆台隐士,每日衣着鹤氅逍遥若仙以 诗文创作自娱,所著文集一卷行于世。梁震《题院 中壁》诗云:“桑田一变赋归来,爵禄焉能凂我哉! 黄犊依然花竹外,清风万古凛荆台。”[11]2956《十国 春秋》亦记载梁震“晚年酷好吟咏,尤与齐己善, 互相酬答。”[1]1472荆南诗僧齐己对梁震的才华和人 品十分钦慕,经常与之赠诗唱和,其《寄梁先辈》 诗云:“慈恩塔下曲江边,别后多应梦到仙。时去 与谁论此事,乱来何处觅同年。陈琳笔砚甘前席, 角里烟霞待共眠。爱惜麻衣好颜色,未教朱紫污天 然。”[11]3252又,齐己《荆渚病中因思匡庐遂成三百 字寄梁先辈》诗云:
 生老病死者,早闻天竺书。相随几汩 没,不了堪欷歔。自理自可适,他人谁与 袪。应当入寂灭,乃得长销除。前月已骨 立,今朝还貌舒。披衣试步履,倚策聊踌 躇。江月青眸冷,秋风白发疏。新题忆剡 硾,旧约怀匡庐。张野久绝迹,乐天曾卜 居。空龛掩薜荔,瀑布喷蟾蜍。古桧鸣玄 鹤,凉泉跃锦鱼。狂吟树荫映,纵踏花蔫 芋。唇舌既已闲,心脾亦散摅。松窗有偃 息,石径无趑趄。梦冷通仙阙,神融合太 虚。千峰杳霭际,万壑明清初。长往期非 晚,半生闲有余。依刘未是咏,访戴宁忘 诸。稽古堪求己,观时好笑渠。埋头逐小 利,没脚拖长裾。道种将闲养,情田把药 鉏。幽香发兰蕙,秽莽摧丘墟。敢谓囊盈 物,那言庾满储。微烟动晨爨,细雨滋园 蔬。藓乱珍禽羽,门稀长者车。冥机坐兀 兀,著履行徐徐。每许亲朱履,多怜奉隼 旟。簪嫌红玳瑁,社念金芙蕖。海内竞铁 马,箧中藏纸驴。常言谢时去,此意将何 如。[11]3226 
齐己在诗中不仅向好友梁震倾诉了自己隐居 匡庐逍遥出尘的内在心曲,而且亦向友人坦露出病 后重生所领悟到的生老病死的哲理禅思。

巴蜀俊彦孙光宪才大志高,雅善小词,史书称 其“素以文学自负,处荆南,怏怏不得志,常慕史 氏之作,颇恨居诸侯幕府,不足展其才力,每谓知 交曰:‘宁知获麟之笔,反为倚马之用。’”[1]1464孙 光宪仕宦于荆南政权时著述颇丰,如《荆台集》、《橘 斋集》、《玩笔佣集》、《巩湖编玩》、《北梦琐言》、《蚕 书》等,诗文子史兼备。孙光宪流寓荆南时与文士 王贞范交好,二人情投意合引为知音,闲暇时共同 研究探讨《春秋》经义。史书记载二人的亲密情状, 所谓“王贞范……素精于《春秋》,有驳杜预《左 传注》数百条,人多讶之。独与同官孙光宪说《春 秋》义合,两人心相得也。”[1]1466孙光宪又与荆南 诗僧齐己过从甚密,现存齐己《白莲集》中收录二 人交往酬唱的作品多达九首,比较有代表性的作品 如《夏满日偶作寄孙支使》、《和孙支使惠示院中庭 竹之什》、《中秋夕怆怀荆南孙郎中》、《孙支使来借 诗集因有寄》、《因览支使孙中丞看可准太师诗序有 寄》。诗僧齐己涅槃后,孙光宪整理其诗歌作品并 为之作序。孙光宪在序言中叙述了二人十多年的交 往友谊,所谓“鄙以旅宦荆台,最承款押,较风人 之情致,颐大夫之旨归,周旋十载,互见阃域。师 平生诗稿,未逞删汰,俄惊迁化。门人西文并以所 集见授,因得编就八百一十篇,勒成一十卷,题曰 《白莲集》,盖以久栖东林,不忘胜事。”[12]9390从 该序言中可以看出,孙光宪对齐己的品行操守及诗 文成就颇为称许,对两人之间志同道合的深厚友谊 念念不忘。 

前蜀时期,才华横溢的“诗窖子”王仁裕整日 陪伴着后主王衍游山玩水赋诗唱和。前蜀灭亡后, 王仁裕作为降主王衍的朝臣士子归命中原,历唐、 晋、汉、周四朝。王仁裕曾作为中朝的使臣出使荆 南,多才多艺的荆南国主高从诲盛情接待了他。《诗 话总龟》记载此事时云:“(高)从诲明音律,癖好 弹胡琴。有女妓数十,皆善其事。王仁裕使荆渚, 从诲出十妓弹胡琴。仁裕有诗美之。”[13]239王仁裕 此次出使荆南,在宴席上听胡琴演奏时即兴所作的 诗歌作品为《荆南席上咏胡琴妓二首》。清人李调 元的《全五代诗》收录了这两首作品,王仁裕《荆 南席上咏胡琴妓》其一诗云:“红妆齐抱紫檀槽, 一抹朱弦四十条。湘水凌波惭鼓瑟, 秦楼明月罢 吹箫。寒敲白玉声偏婉,暖逼黄莺语自娇。丹禁旧臣来侧耳,骨清神爽似闻韶。”[14]280其二诗云:“玉 纤挑落折冰声,散入秋空韵转清。二五指中句塞雁, 十三弦上啭春莺。谱从陶室偷将妙,曲向秦楼写得 成。无限细腰宫里女,就中偏惬楚王情。”[14]280两 首诗中对盛筵演奏时的歌女装束、胡琴的颜色造 型、胡琴弹奏的音色之美及作者倾听时的视听观 感、会心妙赏,极尽工笔描摹与多重譬喻之能事。 

结语 

综上,五代十国时期,僻处内陆腹地的巴蜀王 朝与高氏荆南政权之间有着十分频繁的征战媾和、 外交聘问及文化交流活动。五代巴蜀文人在高氏荆 南的政坛和文坛上十分活跃,对荆南割据政权的政 局稳定及文学创作产生了深刻影响。探讨五代时期 同处特定时空背景下的南方割据政权之间的邦国 交往关系、文人聚合生态、文化板块迁移,对于构 建乱离时代五代十国的整体研究起到添砖加瓦的积极作用。


]]>

2020-02-20 02:54
1917
略说汉代的巴蜀农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