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科文论选摘

全球城市:国际关系研究新视角

杨秦霞

2019-02-20 02:49

汪炜
中国社会科学报

   在经济全球化时代,全球城市作为跨国公司、非政府组织和网络信息的中心以及全球经济、文化等要素扩散和聚合的节点,在世界层次参与国际分工与供应链管理。全球城市在世界政治经济循环回路中居于战略性枢纽,能将自身生产力和政治经济状况转变成“全球控制的实践”。

  全球城市凭借其巨量的经济实力、世界政治的议题设置能力、社会治理能力、多元符号和意义制造能力,参与到国际事务当中。同时,全球城市亦调整着自身的角色,以适应变化了的国际社会。

  国际关系民主化倡导者

  国际关系的三大目标是和平、发展、民主,因而推动国际关系民主化、合理化成为新型国际关系的必然要求。习近平主席于2014年6月28日在和平共处五项原则发表60周年纪念大会上指出,所谓国际关系民主化,就是“世界的命运必须由各国人民共同掌握,世界上的事情应该由各国政府和人民共同商量来办。垄断国际事务的想法是落后于时代的,垄断国际事务的行动也肯定是不能成功的。同时,适应国际力量对比新变化推进全球治理体系改革,体现各方关切和诉求,更好维护广大发展中国家正当权益”。

  全球城市弥补了全球治理的“民主赤字”。当全球城市与国家、国际组织等外部行为体进行交流时,其所代表的国家主权不一定会丧失,反而会产生诸如在更广泛控制下的一些自治权利,这种磋商发生在包括正式论坛、第二轨道对话等各种层次政治舞台上。像伦敦、纽约和巴黎这样的全球城市,越来越向布莱恩·霍金所说的“催化外交”靠拢,这一实践推动了全球城市更广范围的外交决策和对全球事务的审慎管理。因此,通过成为全球治理的合法行为主体,全球城市倾向于在国际事务中通力协作,通过不断增强的吸引力弥补全球治理的“民主赤字”。

  全球城市在全球范围内的层次性体现了国际政治、经济力量的传导。全球城市网络和世界经济周期一样充满着动态不均衡,交替演绎着重心的极化和外围的扩散两种情况。当极化发生时,全球城市对网络的控制力大为增加;而扩散发生时,生产结构就由发达国家向发展中国家迁移,控制性资源从全球城市向半边缘、边缘流动,网络内部“多国的节点”“重要的国家级节点”便向“全球节点”迈进。这样,网络内部出现一群以全球城市为目标并沿着这条轨迹运行的城市,即崛起中的全球城市。崛起中的全球城市说明,在网络中的城市关系可以超越南北鸿沟和简单竞争,使国际体系结构朝着均等化的方向迈进。

  维护全球化与自由贸易

  全球城市的兴盛得益于全球自由贸易的拓展,国内外关于“全球城市”的界定通常都将其经济实力和经济开放度作为首要的观察指标。随着贸易自由而来的,不仅是资金的自由流动,还包括传媒和资讯的自由流动、文化的汇聚和人才的流通,全球城市的自由贸易原则能在一定程度上影响国家的贸易政策。不同于民族国家时常祭起的贸易保护主义大旗,全球城市在全球化的贸易体系中处于自由贸易的引领者、维护者和推动者的地位。

在当前的国际环境下,讨论自由贸易对国际秩序的影响显得格外有意义。比如,连任三届的纽约市市长布隆博格强烈反对贸易保护主义,支持自由贸易,甚至为了应对全球气候变暖,提出纽约更环保更美好计划;现任纽约市市长白思豪在特朗普当选后发表声明称,纽约将继续保持自由、宽容的经济政治和宗教政策。

  全球城市的关键指标是,这个城市是否具备能力为企业和市场的全球化运作提供服务、管理和资金,而这要求全球城市在国际经济交往中奉行自由贸易政策,维护或扩大自身的全球影响力。全球城市的决策者们维护和扩大自由贸易的开放政策,从而对冲了国际经济秩序中的贸易保护主义思潮。

  为多元文化提供繁荣之地

  全球城市在全球经济中所起的特殊作用,已经显露出形成某种新的集体认同感的趋势。这种认同感要求多元而非单一的城市文化政策,因而全球城市不再是美国式的“大熔炉”,而是具有不同文化渊源的移民和当地人组成的马赛克式的社会,多元文化主义正在成为全球城市的精神主流。

  联合国《2015年后发展议程》强调,文化推动城市可持续发展主要体现在三个方面,即文化改变城市规划和城市化,文化助推城市消除贫困,文化帮助城市应对环境和气候变化。强化文化多元性与生态多样性的联系,可以保证全球城市在促进环境可持续发展中的作用。

  文化是全球城市保持其独特性和竞争优势的核心资源。多元文化构建了全球城市的精神气质。全球城市作为世界城市体系结构中的一个有机体,大量的移民、社会思潮、艺术作品等物质和精神产品在全球城市交汇,创新与怀旧、先锋与古典、新锐与颓废在全球城市交织,互相关联、缺一不可,引领全球思潮和文化的方向,探索全球治理的新未来。全球城市全面展示了阿尔君·阿帕杜莱关于全球文化潮流的五个维度,即种族景观、媒介景观、技术景观、金融景观和意识形态景观,从而构成了复杂的、叠加的全球城市的精神气质。

  现有的全球城市同时也是全球文化城市。2010—2014年均保持在前10名的全球文化城市有巴黎、纽约、伦敦、东京、柏林、维也纳、阿姆斯特丹和洛杉矶,北京和巴塞罗那于2012年后进入前10名。不同的全球城市散发出的精神气质,在一定程度上影响着一个国家、区域的文化软实力。

 

  (作者单位:暨南大学国际关系学院)


]]>

2019-02-20 10:50
578
从马克思主义视角看全球化、反全球化和逆全球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