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果集萃 巴蜀文化研究

略考巴蜀地区的道教法印

——以“灵宝大法司印”为例

宋扬

2005-03-08 04:01

近年,一批道教法印在四川陆续出土、问世,并有专文介绍有关情况。据笔者所知,主要有“道经师宝”、“雷霆都司之印”、“北极驱邪院印”、“上清天枢院印”、“灵宝大法司印”等。这些出自宋元明清之际的道教铜印,分布于巴蜀各地,从另一个层面反映道教在四川传播发展的历史痕迹。这里仅以“灵宝大法司印”为例,谈一谈道教法印的由来、沿革和宗教文化价值。
   
    法印是道教最重要的一种法器,它象征着道教所信仰的三界神灵职司的威权。笔者有幸得以亲见一批道教法印,其中一枚为 “灵宝大法司印”, 颇为珍贵。印属铜质,直把立钮,总高6公分,印面方形,径7.8公分,重580克。印背刻有一“上”字,以便使用时辨别上下。
   
    据中国社会科学院历史所专门从事道教文物与考古研究的王育成研究员鉴定,此印当属明代制造。他说:“这种印章存世实物很少,实物材质有铜、木,印文书体也分为符篆体和篆书体两体。中国历史博物馆藏有一枚明代铜质符篆体灵宝大法司印,直把立钮,总高4.2公分,印面方形,径6.5公分,印背刻有 ‘庚申年 观隐泉置’字样。”与此相比较,笔者所见的这枚法印略大一些,
   
    在《道藏》及《藏外道书》中可以找到类似的五种“灵宝大法司印”印式。从时间上看,最早的三枚见载于南宋时期的道书 《上清灵宝大法》、《无上黄箓大斋立成仪》,其余二枚则收载于明代道书《上清灵宝济度大成金书》、《灵宝无量度人上
    经大法》中。《上清灵宝大法》今存世二种,其中六十六卷本为南宋灵宝派高道宁全真授、王契真编纂;四十五卷本为金允中编撰,成书的年代略晚于宁本。
   
    在宁本《上清灵宝大法》卷二十七载有一枚,印文文体同图一,为道教独擅之“云篆”同书指出:“印者,信也。用者封物相什,亦执政者所持信也。《汉官仪》云:王侯曰玺,列侯至中二千石曰章,其余皆曰印,此世印也。隆古盛时,人鬼各安其所,阴阳不杂其伦,故道之用,惟见于修真练本,以至轻举飞升。中古以降,慢真日益,正道凋晦,邪伪交驰,上下反复,于是出以救其敝,表章以达其忱,付降印篆以为信志。故用印之义,近同世格,亦道运因时损益者也。……故依本法,止用灵宝大法司印。今既进品洞玄,佩中盟箓,行灵宝法,则职位已重,除拜章外,上而奏牒,下而关申牒贴,行移告文符箓,三界十方之曹局,九州四海之冥司,九地重阴,洞天仙治,幽显所隶,并用灵宝大法司印,实本职执法之信也。”
   
    据金允中《上清灵宝大法》卷十所言,道教法印在形式上虽与人间官府的官印类同,但其功用却是人神交通之凭信, 由于时代风气的差异,故所用之印亦有区别。如隆古盛时,止用“三天门下南曹印”。“近世既缺真篆,而三天门下四字不应用于
    正道凋晦,邪伪交驰,上下反复,于是出以救其人世,除去此四字,又为印不成。故依本法,止用灵宝大法司印,其文则天章云篆也。六字之中虽近字体,而不可皆识。”这里既指出宋代之前的道教多用“三天门下南曹印”,又表明了“灵宝大法司印”所用的字体并非人们熟知的“凡篆”而是道教秘传的“真篆”。
   
    在传世的各种道教法印中,其印文书体大致可分为三类:一种为篆书式,主要包括大篆、小篆和古代官印所使用的“九叠篆”;一种为符图式,是以道教的各种各样的符图来作为印文;第三种则为符篆式,这是古代道士在篆体的基础上创造出来的
    道教文字。道教称这类文字为“真篆”,亦名“天章”、“云篆”、“龙篆”、“天文”、“真文”、“神文”、“玉字”、“秘文”等。之所以被称为“天章”、“云篆”是因这些字的形体如天之流云动气,飘逸生动,变化无穷,故名。《道藏》中收有许多“云篆”,如《云篆度人经》,全经皆以“云篆”书写。
   
    道教认为,这类云篆乃为天界人间所有文字之根本,故又谓之为“本文”。道教的经典分为十二部,其中第一即是“本文”。依道经所言,本文的起源最早,它据天象云彩而成。所谓“三元八会”,三元,即指天地混沌之初的元始之玄气、元气、始气;五德,指天地之少阴、太阴、少阳、太阳及阴阳之和合;三元、五德和合,叫做八会。《洞玄灵宝玄门大义》说:“篆者,撰集;云书,谓之云篆。此即三元八会之文,八龙云篆之章,皆是天书。”《灵宝玉鉴》卷十六曰:混沌藏真机,阴阳始分判,“三气开光,聚气成文,凝云作篆,五文形廓,八角垂芒,以立三才,以治人道,或以为河洛之书,或倬彼云汉之象,世之所谓真文灵书者是也。然其大者,以之判天地,以之运阴阳,山川之流峙,人物之生成,亦真文玉字应运流光之妙也。”天书云篆显现空中,变化莫测,“文采焕烂! 八角垂芒,精光乱眼,不可得看。……其字宛奥,非凡书之体,盖贵其妙象而隐其至真也。”(《诸天内音经》)
   
    道教认为,天书为人类文化之源,乃神真秘传,世人难晓;其后又有真圣,将天书演为六十四种文书,其中即有云篆神符,亦有俗文世书。陶弘景所谓“分破二道”(《真诰》卷一)即指符箓与俗文从此分途发展,前者仍用于道门修真通灵,后
    者则用于世人交际往来。
   
    在道教看来,道书之天书云篆皆是元始天尊、太上道君等圣真传与人间的神谕真信,千姿百态的各种符箓即是三界神真的信物,亦是天地造化的载体。正因为如此,道士在制作法印时,往往强调其文体用天书云篆。 如灵宝大法司印即为云篆真体,故教外之人很难辨别。
   
    在道教的宗教信仰体系中,法印代表着三界神灵职司的威权,故行法用印,犹人间行政施行必用官印,是各个道派传授有绪的信物。
   
    《灵宝无量度人上经大法》卷七十二收载一枚印式,名之为“上清灵宝玉玺”,印文云篆体,与《上清灵宝大法》所载大同小异,为灵宝大法之首印,代表着灵宝道法的权威及命令。入宋以来,此印十分重要,用途甚广,主要用在道教文牒、关札、申状、方函之上。时至今天,中国大陆及台、港地区的一些道教组织仍在使用。如台湾道教清微派研究会洪百坚道长,即藏有数枚木质灵宝大法司印。
   
    在道教的各个宗派之中,灵宝派从东晋肇始之初,延至宋元时期灵宝派东华宗的兴盛,千年之道统始终以擅长斋戒科仪著称,尤其重视传统的符箓道法,故对法印的制作与运用非常投入,从而留下几十种法印。这些法印不仅仅为灵宝道士所用,而且亦为其他许多道派所运用。这里仅就灵宝大法司印而简说之,希望有助于对道教法印的研究,并对道教在巴蜀地区的传播与发展情况提供一些文物方面的线索。
   
   
   
    李远国,四川社会科学院哲学所副所长、研究员]]>

2018-07-14 10:30
11067
《山海经》乐园神话研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