研究专题 巴蜀文化研究

巴蜀古镇类型特征及其保护

.

钱翥

2010-06-24 09:52


    四川和重庆的城镇乡场发展经过十分曲折的兴衰起落,随着人口变迁和移民活动,至清代数量大增。据不完全统计,清末四川的城镇乡场达五千多个,其分布格局与位置基本延续至今。
   
    四川和重庆的场镇聚落是传统建筑文化中最为精彩、最富特色、最有品位的重要组成部分。
   
    有不少历史悠久的古镇,它们同一些古城一样,成为优秀的物质文化遗产,应受到特别的重视和保护。
   
    一、聚落选择原则
   
    1.要塞原则
   
    城市场镇选址依据的是政治军事原则。四川地形复杂多变,关隘重重,河川曲折多峡,险滩连连。加之历史上事故频繁,战乱不断。在来往的交通要道上常有一些要地、要塞、要冲、要津,成为控制一方具有战略意义的据点。既是历代兵家必争之地,又是各级行政管理官衙治所之处,自然汇集绅粮大户、黎民百姓等而形成大小聚落。考察四川大多数历史悠久的名城名镇名村和一些重要的聚落场镇的演变发展,几乎莫不如此。这些城镇聚落选址的目的中包含着深刻的社会因素和环境因素,特别是着眼于政治上统治的有利实施,军事上攻占的行之有效,从而形成一条聚落选址的要塞原则。
   
    例如,川陕交界的古城广元昭化,自古以来乃为由陕入川主要干道金牛道上的第一道关口,素有“川北门户”之称,是四川最早建立的县城,至今已有2400年历史。如瞿塘峡上峡口有奉节城,素有“夔门天下雄”之称,下峡口有巫山大溪镇,扼占大江门户险要。此两处都是重兵驻守的天然关口。类似这样的场镇聚落,均具有军事防卫的意义和作用,从而体现出与众不同的聚居内涵和风貌特征。
   
    2.码头原则
   
    这是城市场镇选址的经济商贸原则。大多数场镇基本上都是据此来选择营建的。为经济生活所需,物资运输交易是须臾不能离开的,这是一切聚落存在生长的基础。任何场镇不论地处富庶之区,还是偏远之地,必有一定的交通联系,它们是交通道路网络上的大小结点,而这些结点不同程度地具有“码头”的功能,即货物用品联运进出的功能。四川常常把这种功能突出的城市场镇叫做“水陆码头”,即或不通舟楫的也如此称呼,叫“旱码头”。所谓选址的“码头原则”,就是根据交通运输、集市贸易与货物集散的便利通畅原则来确定聚落营建的地址位置,包括它的拓展兴旺前景及发达程度。
   
    一是沿江河交通要津真正的“水码头”场镇。二是沿交通陆路交汇要冲的“旱码头”场镇。三是因当地土特产或主要物产资源而形成的原产地场镇。
   
    如川在古代由四川运销全国各省。四川盆地盐资源甚丰,因盐业而兴的城镇乡场比比皆是。四川凿井煮盐,史载起于战国时代李冰治蜀,而三峡盐泉的开发利用也许比此更早。大宁河古称“盐水”,其支流后溪河上的宁厂镇,就是因自然盐泉开采而兴的最早的盐业场镇。
   
    3.风水原则
   
    这是城市场镇选址的文化风俗原则。不仅仅是城镇乡场这样的聚落,就是一般的乡居选址也都十分注重“看风水”。这既是一种传统的文化观念,也是流行民间的风尚习俗。四川本是山川奇异多变之地,选择宜于人居的理想环境,自然成为人们美好的追求。
   
    风水文化是中国传统文化的重要组成部分,也是中国建筑文化传统中环境观的重要内容。一般来说,风水是中国古代选择阴宅及阳宅,小至村落房舍,大至城镇陵寝的一种方术理论与操作技巧。虽在漫长的历史演变中,有其封建迷信的成分在内,但就其本质意义上讲,它毕竟是中国人几千年来对居住环境选择与营建实践经验的积淀和总结。
   
    按传统的风水要求看,典型的风水环境模式可以阆中古城为代表,有如下主要特征:
   
    前有照,后有靠,青龙白虎层层绕。
    金水多情来环抱,朝案对景生巧妙。
    明堂宏敞宜营造,点穴正位天心道。
    水口收气连环套,南北主轴定大要。
   
    以上也可解释为“背负龙脉镇山为屏,左右砂山秀色可餐,前置朝案拱卫相对,曲水冠带怀抱多情,明堂宽大形如龟盖,天心十道穴位均衡,气脉水口关锁周密,南向而立富贵大吉。”这些原则都是生活实践和审美经验的总结。
   
    这样的意义在于:一是将自然生成的山水环境用人文精神来点化,并与营建的人工环境相结合,使自然环境拟人化,人工环境自然化;二是以生态关联的自然性求得共生,以环境容量的合理性求得共存,以构成要素的协同性求得共荣,以景观审美的协调性求得共乐,以文脉经营的承续性求得共雅;三是培育山水环境美学观念,灌注人生哲理文化内涵,以期天人合一,人杰地灵,追求最为吉祥和美的人居环境,真正体现人与自然和谐共处的生存价值,以达到物质与精神相协同的理想文明境界。
   
    古城阆中就是前人为我们留下的在风水文化方面的宝贵历史文化遗产。古城大足,城中十字街即天心十道,是整个城镇的正穴,也就是总体布局轴线控制中心及坐标原点。此点北对龙岗山白塔和北山佛教摩崖石刻,南对南山白塔和道教石刻,形成以儒学为轴心,儒、释、道三教同轴的风水大格局,成为中国典型的空间环境图解模型。达州则以凤凰山气势雄壮的龙脉大帐和精巧的龙爪塔沱水口为其风水特色。巴中则以明堂佳丽,望王山与南龛千佛崖互为对景,及白塔锁水口为其风水特色。
   
    二、场镇类型特征
   
    四川的城镇就总体基本形态而言,可以成都和重庆两大城市的形态为基本模式。即一种是成都的平原式,城市布局大多较为规则,道路以棋盘式方格网四下辐射,大体坐北朝南方位,由大街到小巷,由小巷再到居住街坊,较为方正规则。
   
    另一种是重庆的山城式,城市总平面完全因地形自由展开,道路布局常采取水平方向沿平行等高线条形分布,竖直方向则依山就势沿坡自由分布,配以各种梯道连接,形成城市自由随机的道路网络。
   
    四川绝大多数县城以下的乡场集镇在体现上述两种基本形态的基础上,其聚落形态却变化极为丰富,类型特别多样,特色尤为鲜明。四川民居的精魂和韵味,就多半蕴含在这些散布于巴山蜀水间古色古香的传统场镇聚落之中。四川传统场镇形态可以从不同角度来划分类型,但鉴于山地场镇竖向空间特别发达,富于变化,因此从空间形态构成方式来划分较为贴切,归纳起来,大体有以下各种类型。
   
    1.廊坊式场镇
   
    廊坊市街是历史久远的传统建筑形式,即以檐廊相连形成的街坊,早在北宋时期就见诸文献记载,称为“房廊”,明代又称“廊房”。北方曾经普遍修建,如今北京前门亦有“廊房头条、二条”等街名,即为旧日遗痕。这主要是因为这种建筑形式对南方炎热多雨气候有很好的适应性,反映了高湿热地区建筑的地方特点。在四川大部分地区,尤其川江沿线一带,这类廊坊式场镇十分普遍,但各处不同的具体做法表现出各自的地方风格。
   
    广安肖溪场是完整统一的典型廊坊式街的乡场,距广安城东北约60华里,地处渠江之畔。因其总平面中段宽,两头窄,形似船体,故称之为“江边一只船”。另一个船形平面的廊场式场镇是川西乐山犍为罗城镇。该镇兴建于明末,清同治年间重建,有汉、回族人口约2000人,多数湖、湘、广移民之后。罗城镇的特点在于整个场镇形态呈梭形,十分奇特,布局组合又是别具一格。除了上述各例,还有江津石蟆场、彭水万足场、大竹柏林场、渠县流溪场,涪陵龙潭场、丰都包鸾场、石棉大渡河边的安顺场等。类似涪陵大顺场“两廊夹一沟”的还有大足铁山场、永川板桥场。
   
    2.云梯式场镇
   
    云梯式场镇也可以称为“爬山式”场镇。其中渝东南石柱土家族自治县西沱镇尤富有代表性。“云梯街”,是指大多数民居房屋布局顺梯道走向面朝江面延伸,黛黑色小青瓦,人字形双坡,悬山屋面,橙褐色木框架,纯白色竹编夹泥石灰墙,层层叠叠,错落有致,上有艳阳高照的蓝天白云,下有碧波荡漾的江水风帆,这些都建筑映衬在黄桷古树、树林竹丛遍布的青山怀抱之中,色彩造型何等斑斓丰富,空间气势何等奇异恢宏。这就是一幅大江天梯图的真实写照。
   
    重庆磁器口古镇,也是一种爬山式场镇。该镇依嘉陵江边马鞍山山势而建,随地形平坡展开市街布局。这种沿江河溪流的爬山式梯道有代表性的场镇还有秀山洪安场、达县石梯场、江津塘河场等。不论梯道长或短,都时常与平路相结合,类似的做法在大多数山地场镇中比比皆是,而且各有不同的处理手法和特点,这也正是山地场镇空间形态的基本特征。
   
    3.包山式场镇
   
    包山式场镇就是场镇空间被一个山体冈峦全部包围覆盖,主街从冈峦一侧沿山脊由下往上至山顶,再由上往下从另一侧至山脚,规模较大的包山式场镇可有几条街巷随山势布满若干个冈峦,呈“建筑包山”的布局方式。
   
    爬山式场镇利用山体单一侧面,无山顶平道主街,而包山式场镇利用山体多侧面,有山顶平道主街。这主要是针对具体的地形状况,对不同的山体利用的手法有所区别,但包山式场镇形成的空间形态又别具特色。
   
    包山式场镇的典型代表是川南合江县的福宝场。从风水选址角度看,这是一块风水宝地。当地人称其为“五龙抱珠”、“九龙会首”、“一蛇盘三龟”,具有吉祥而寓意。福宝场建筑遍布于这个小冈峦上,远观就是一个精巧的“小山城”。
   
    场镇布局方式,一是“包山临溪沿河”,巧于因借,灵活自由;二是空间大起大落,对比强烈,层次丰富。整个场镇在青山绿水之中,充满浓郁的山乡风情。三是建筑特征尤为突出,错落变化,形象动人。福宝场房屋的山墙是十分精彩的,因为两面包山,无论是居高从北端看,还是由南端看,都可看到那层层叠叠、错落涌动的大小人字山墙形状和色彩的种种变化。斜山墙、长梭檐、高吊脚、大筑台是福宝场镇空间形象和建筑造型的四大特色。这些手法把山地场镇建筑的主要特征以无比生动的形象展示出来,是那么充分那么鲜明那么集中,为它处场镇少见,令人不得不佩服川人的开拓勇气和聪明才智。
   
    场包山,山托场,山是一座场,场是一座山,两者密不可分,共同促成场镇空间高低变化、张弛开合,景观转换的态势。四川有不少这样的山地场镇,如铜梁安居镇、永川松溉镇、达县蒲家场、通江麻石场等,而福宝场不过是个性表现得更为强烈。
   
    4.骑楼式场镇
   
    “骑楼”这一名称源自广东。这一建筑形式,上楼下廊,东南沿海地区多为采用,常常是楼上住人,楼下为店铺,有廊遮雨避阳,利于营业。这种形式非常适于炎热多雨的地区。所以骑楼式街道在广东城镇中十分普遍。
   
    四川的骑楼式场镇的确是受外来影响形成的。因为四川气候与广东也很相似,所以这种骑楼式建筑形式很自然在川内受到推崇。大竹清河场就是这种至今保存相对完整而又有一定质量和特色的骑楼式场镇。它的屋顶采用四川农村民居常见的小青瓦坡顶,用以覆盖骑楼拱廊,且出短檐,而不是西式骑楼顶部多为女儿墙装饰,如平顶式样的广东做法。这种小青瓦屋面配西式柱廊,真有点像穿西装戴瓜皮帽。但如此这般的“土洋结合”确又非常的自然,搭配得也较协调可爱。拱廊的圆形柱头全然不用希腊罗马的做法,而是用灰塑传统工艺塑成大白菜、南瓜等普通常见的乡土形象,造型比例恰如其分,别具一格。这些既反映了川民之幽默、风趣和乐观的风格,同时也反映了巴蜀传统文化的宽容度与融合力。
   
    5.凉厅式场镇
   
    又称之为“内街式场镇”或“内廊式场镇”。这种方式同廊坊式场镇一样有异曲同工之妙。由于这两种场镇都通风凉快,人们因此称之为凉厅子街,但实际上应该是2种不同的场镇类型。这主要是因为它们虽在功能上类似,但在建筑空间形态和建筑构造做法上却完全不同。
   
    凉厅式场镇的代表作是江津中山古镇。中山镇的街市建筑最大的特色,就是它的千余米长的凉厅子街。
   
    中山镇除了凉厅式街空间特色之外,场镇空间的段落节奏也形成富有序列层次的变化。中山镇这种凉厅式街与众不同,很有特色。街市上排屋覆盖街心的大宽檐挑出很远,甚至伸过对面下排屋的檐口,上面覆盖全部街面。还有一个突出的表现,即吊脚楼多为挑楼。望江楼室内外空间与街道凉厅空间完全融在一起,河面上的清风长驱而入,通透全场。
   
    6.寨堡式场镇
   
    寨堡式场镇,又叫山寨式场镇,一般多选址在地形险要的山上,但也有在平坝交通岔口之处筑堡设寨的。这种场镇的形成有一个从军事防卫功能为主转变到以居住商贸功能为主的过程。不少寨堡式场镇就是从早期的寨子发展起来的,也有的因其地位的重要性,或为了增加居住的安全感而借鉴山寨和城堡的形式来建造的。
   
    留存至今的如铜梁的安居古镇有坚固的城楼城墙,三峡巫山大昌古城有城墙城门,隆昌的云顶场由云顶古寨派生出丁字形布局的山顶场镇。其中独具特色的当数合川的涞滩场。涞滩场的突出特色在于场镇的寨堡式城墙及其独有的瓮城。涞滩场依托险要地势和寨墙建成了完善的防御体系。寨墙全长1400米,高约3米,厚约2.5米。寨墙寨门条石砌筑,均沿山崖而建。三个寨门,东为东水门,南为小寨门,西为大寨门。涞滩场作为寨堡式场镇的典范,保存了很有特色的古代小场镇军事防御设施体系,以及古朴完整的清代老街与大片古建民居,还有大量精美的摩崖石刻和悠久的佛教文化,展现了镇寨合一的聚落空间形态。
   
    尽管这是个山寨城堡式的场镇,很有威严震慑的气势,但又有山乡宁静优雅的风味。涞滩场周围自然景观十分丰富,当地有“涞滩八景”,如“渠江渔火”、“佛岩仙迹”、“鹫峰云霞”等。
   
    7.盘龙式场镇
   
    这种场镇主要是就其整体形态而言呈盘绕弯曲的布局和走向,也可称之为盘曲式场镇。其主街为S状,街道为连续弯道,因而场镇空间呈现出某种“流动空间”的性质,街道景观产生步移景移的变化。这种盘龙式场镇因为主街顺应山体或河流的走势而形成了整个场镇的基本骨架,决定了其总平面的基本形态。所以川中老百姓常常把这样的场镇喻为“龙形街”。
   
    资中罗泉场是这种盘龙式场镇的内外典型实例。这里的号称“天下第一庙”的盐神庙,是国内唯一规模最大的祭祀盐神管仲的寺庙,有很高的历史文化艺术价值。然而该场镇最富于传奇色彩的是龙形街的空间变化韵味。它的“三开三合”,使街道空间在不断的弯曲变化中封闭与开通,狭小与宽敞相互交替转换。第一层开合叫“龙头一开,龙颈一合”。第二层开合叫“龙喉一开,龙身一合”。第三层开合叫“龙腰一开,龙尾一合”。
   
    这样的空间开合关系在很多盘曲式场镇都或多或少有所表现,因走势环境条件而定,时而街道围合,时而半边街,街道弯曲有致,婉转流动。场外自然景色与变幻的街景相呼应,山地场镇的乡土魅力油然而生。像罗泉场这样规律有序,节奏明快的“三开三合”街市空间图景,的确令
    人称绝。
   
    加深这种“龙游”动态空间艺术效果的还有罗泉场的风火墙。这里的风火山墙数量之多、体量之大、装饰工艺之精均为它处少见。沿街望去,高低错落的风火墙此起彼落,如云般涌动,其式样十分丰富。象罗泉场这样的盘龙式场镇川内还有不少,各有精彩之处。如合江尧坝场龙形街,场口立牌坊处于高冈上,是龙抬头之势。石宝寨场龙形街则缠绕玉印山呈盘龙之势。威远连界场、新都班竹园场,都有不同的龙形街特点。因山水之势,各自多姿多彩,呈曲线形,这成了盘龙式场镇共同的规律。
   
    8.水乡式场镇
   
    这里说的水乡式场镇类似江南水乡的同里、周庄、乌镇等,多分布于平川之处,象川西平原中宽阔的河谷或大的坝子。虽然川内不少场镇都临近江河溪流,同样是水边,但山中之水与原上之水给场镇的空间和景观带来的形态特征及风格意蕴是大不相同的,自然形成有别于其他临水山地场镇的水乡式场镇类型。其中,尤以成都平原周围这种水乡式场镇最为突出。这里水网密布,田野平畴,视野开阔,绿树翠竹成片,恰似江南优美神奇。川西的水乡式场镇闻名最早的属成都近郊的黄龙溪古镇。主街为廊坊式街,尺度亲切,街道、房屋和整个环境空间尺度体量都不大,尤其在高大浓密的黄桷古树对比之下,更显得小家碧玉般的清纯可人。而这一点恰是川西民居的特色,反映了巴蜀文化品味上的差异。黄龙溪周围一派山水田园风光,沿河茂林修竹,两岸桑榆古榕,春来菜花金黄,水天色彩斑斓,宛如仙境。历来不少骚客雅士来此游览留下佳作。如宋代大诗人陆游乘船来游,有诗云:“微波不摇江,纤云不行天。我来倚仗云,天水相澄鲜。平远望不尽,日落自生烟。梅花耿独立,雪树明前川。好风吹我衣,春色已粲然。东村闻美酒,买醉上渔船。”
   
    黄龙溪的水乡特色除了上述大环境的自然田园风光,以及小镇的房屋街道的活泼空间之外,还有镇内外及邻近的绿化空间环境。小镇不大,却有古榕树9株,其中千年以上的6株,有两株树冠高大,覆盖面积达300平方米以上。镇东鹿溪河畔还有千年乌桕树一株,形似苍龙,成为名胜。黄龙溪镇有4个古渡口码头,黄桷树植于码头附近常常构成一景。这些古木烘托水乡式场镇环境,平添了无穷的意境和美妙。榕树在四川称黄桷树,其树形盘根错节,龙形虬枝,繁茂常青,苍劲古拙。与江南水乡的绿化特色大异其趣。正是如此,巴蜀水乡风情才至于柔丽中透粗犷,精巧中寓大气,翠绿中显古朴。
   
    一般水乡式场镇的街巷布局,因其地较开阔,不似山区地狭,通常仅为一条主街,而是有多条平行河街的主街,或呈十字街、井字形等布局方式。水乡式场镇富有个性特色的还有邛崃的平乐镇,乐山的五通桥镇,雅安的上里古镇等。有些位于山间的小盆地中,因水而建,具有不同程度的亲切平和的水乡特色。
   
    以上8种形态类型的场镇是就其典型个性特征来说的,更多的场镇,尤其是一些规模较大的场镇,其形态是复合多样的,常常是上述几种特征集于一身。此外,还有一些相邻很近的场镇,其所处有的在两水交汇处,有的临河相隔,有的在山脊两侧,从而形成场镇的组团形态。在这些不同形态场镇特征的分析中,我们可以深刻认识聚落生成规律和内在发展的动因。
   
    三、保护与传承
   
    1.提升对传统建筑文化价值的再认识
   
    2008年7月1日,国家发布了《历史文化名城名镇名村保护条例》并开始实施。但一些模糊观念和错误做法并未完全得到纠正,真正落实条例的原则精神还有大量的工作要做。
   
    在2005年全国首批批准的十个国家级历史文化名镇名村中,重庆地区就占了3个。截至2008年已有4批全国历史文化名镇名村,共计251个,四川省和重庆市就占30个,在全国名列前列。之所以强调要对民居建筑文化价值再认识,就是要从文化价值、科学意义和文化遗产不可再生资源的高度去认识,真正明确保护的目的和意义,防止在所谓保护的旗号下,因片面追求经济效益的开发或旅游的需要,乱加改造,把真正原汁原味的优秀民居建筑搞得面目全非,新旧难分,把真古董修成了假古董、伪古董。
   
    只有真正明白不是简单的为保护而保护,也不是单纯为了经济价值开发旅游去保护,才能正确处理保护与发展的关系,正确处理经济与文化的关系,才能真正杜绝或减少所谓建设性破坏和保护性破坏,尽可能多地保留住文化遗产有价值的信息,留住历史集体记忆的文化之根,对文化遗产进行真正的科学保护。
   
    2.正确理解保护原则标准
   
    (1)原真性原则
   
    对文化遗产保护的原真性原则是《威尼斯宪章》首先提出的。在1999年通过的国际《关于乡土建筑遗产的宪章》中,特别强调对乡土建筑及村落要尊重其文化价值和传统特色的基本原则,除了对各级文物保护单位应按《文物法》执行外,对历史建筑、历史街区和历史文化名镇名村也应按上述原则进行保护,要尽量展示建筑历史的真实性,尤其是外部风貌与环境应原汁原味地予以保护。对内部空间使用的改造也应尊重原有格局风格,对不同的对象加以不同的处理。
   
    (2)整体性原则
   
    也称完整性原则,即应有整体性保护观念,既要保护街区的传统格局、街巷肌理、历史风貌和空间尺度,还应保护其空间环境以及相互依存的自然环境与景观,包括古树、山石、水体等环境要素。要防止那种认为只要保护几处优秀文物建筑或历史建筑就行了,一般的或等级低的可以不用保护的错误倾向。
   
    (3)连续性原则
   
    应尽量延续城市建筑文脉,尽可能保护每个不同历史发展时期的代表性建筑,以真实体现城镇聚落的文脉关系和演进的真实过程。
   
    (4)可读性原则
   
    要深入挖掘保护下来的传统建筑与民居的文化内涵和美学价值,充分展现其中蕴含的历史文化信息,揭示民族地域文化特色,尤其是在这些物质文化遗产中承载的非物质文化遗产的丰富内容,使之能获得社会更广泛的认知和解读,这正是保护所要求的文化遗产特色的展示性和可识别性的具体表现。
   
    (5)可持续性原则
   
    要使保护的物质文化遗产留传后世,永续利用,必须要有科学的保护方法,使之真实地可持续地保护下去,并应加强保护工作的科学管理与经营。
   
    3.建立层级式保护体系
   
    (1)城镇环境格局层级的保护
   
    历史文化名镇名村从其选址到建成,都是与其所在的自然山水环境分不开的,而且大多与“风水文化”有关,不少山地场镇更是这样。周围的自然山水必然是场镇内外不可分割的有机组成部分,因此要对场镇聚落进行保护,首先要保护好周围的山水格局及其与场镇形态之间的关系。这两者是相互依存、相互影响的。如廊坊式船形场镇、爬山式场镇、盘龙式场镇等无不如此。这些场镇形态构成的图形都是以自然环境为底景的。
   
    (2)街巷布局肌理层级的保护
   
    四川场镇的街巷布局和肌理是在长期发展过程中逐渐形成的,文化积淀深厚,传统特色十分突出,应成为主要的保护目标。这些街巷适应各地气候条件和生活习俗的不同,有多种形态和风貌,其文化特征的表现十分鲜明生动,是传统场镇与特色的集中表现。因此要特别注意街巷格局肌理以及同院落房屋布局的关系,不应随意更改和变动。街巷的空间尺度,街道与房屋的比例关系,亲切宜人,不能随意拓宽加高。街巷的节点空间是场镇空间的华彩段,更不可任意改建拆除,而是应当作为重点保护对象,加强其节点空间特征可读性文化内涵的展示。
   
    (3)景观风貌层级的保护
   
    按文化遗产保护理论,一般历史文化名城名镇名村,特别是古村镇,大多属于文化景观遗产类型,其独特的乡土文化景观价值与传统风貌特色是最直接的保护重点。小场镇在山地自然环境中都
   
    有不少自然人文景观,特别是各具特色的“八景文化”,内容十分丰富。场镇内部环境中的民居会馆寺庙祠堂等建筑景观,均反映了浓郁的乡土特色。甚至包括许多环境设施,既是景观背景,本身又是一种有价值的景观,必须给以极大的重视。因此,应当建立起以保护主要标志性景观为核心内容的完整的古村镇聚落的景观风貌保护体系。
   
    (4)建筑类型层级的保护
   
    对历史街区和小城镇的乡土建筑价值定位可以分为三种不同性质的保护对象,即文物建筑、历史建筑与民居建筑。前两种数量较少,按有关规定都应挂牌保护,一般说来较为重视。而对于普通民居的保护却常常不够重视,多遭到破坏或拆毁,造成无可弥补的损失。主要原因,一是认为一般民居价值不高,不是传统优秀民居的典型代表,可以改变拆除;二是认为它们大多是危旧房,用不着保护,应拆旧翻新;三是认为这些民居不适应新生活要求,要改造太困难,不如拆了另建仿古建筑。这是四川小城镇保护普遍存在的问题。这些都是缺乏整体保护意识和科学保护意识的错误观念。应看到这些普通民居作为场镇大背景和风貌格局肌理基础的重要意义与价值,必须维修好并妥善加以保护。
   
    1987年国际古迹遗址理事会(ICOMOS)通过的关于保护历史城镇与城区的《华盛顿宪章》指出:“历史城区,不论大小,其中包括城市、城镇以及历史中心或居住区,也包括其自然的和人造的环境。除了它们的历史文献作用外,这些地区体现着传统的城市文化的价值。”要“鼓励对这些文化遗产的保护,无论这些文化遗产多么微不足道,都构成人类集体的记忆。”因此,还必须大力宣传保护的意义,提高认识。
   
    3.切实做好保护规划立法
   
    物质文化遗产的保护要按照相应的法律法规,最终都要落实到保护规划的立法文件中去,再逐项加以实施推进。在历史街区保护方面,从立法建章建制到保护规划,再到落实保护工作,实行整体性保护,并规定古城重点保护区和建设控制区范围,制订了整治、修缮、建设、管理、合理开发利用等一系列严格保护的详细规定要求与措施。
   
    酉阳龚滩古镇是国家投巨资选择相似地形的新址,全部按原格局、原风貌、原样式整体搬迁重建的。这些工作都是坚持按照“科学规划,严格保护,合理利用,有效管理”的指导思想,正确处理保护与利用,继承与发展的关系,既保护传承地方乡土文化特色,同时又维护当地居民的权益,改善人居环境和生活条件。
   
    目前,关键问题是如何提高保护规划的水平,其中重要的一点是,应注意在做规划之前,要对保护中的问题提前做多学科的可行性研究,避免规划工作的急躁性和盲目性,真正做出合乎实际的、高质量的、有特色的保护规划。
   
    4.正确理解更新与利用
   
    古村镇的保护同文物建筑的保护有很大的不同,它不是静态的保护,而是动态的保护。因为在古村镇中还有现代的人群在里面居住生活,而且还要增添现代生活设施,过上现代的生活。同时,为了古村镇更好地为现代社会服务,按可持续发展的原则,还要永续利用恢复再生活力,不断加以有机更新改造。这就是动态的保护,也是一种更为有效的保护。如果古村镇大量的房屋和环境没有被使用,长期闲置,就会损坏得更快,因此必须采取动态保护的方针。
   
    在保证原有房屋街巷布局风貌的原则下进行修缮,改善基础设施,场镇里的一些较大型的建筑院落在保持原有特色的前提下,可以改变使用性质,内部空间加以适当改造,使其具有新的功能,以取得更大的经济效益;并依据于此支持对原有建筑的保护,不断改善物质生活条件和人居环境条件。
   
    重庆磁器口古镇、江津中山古镇、合江尧坝古镇、双流黄龙溪古镇的保护与开发是较好的例证。其中的尧坝古镇还成为知名的影视拍摄基地。闻中、合川、宜宾、自贡等地对一些有保留价值的会馆、寺庙、民居等古建筑进行适当改建后,赋予各种不同的新用途,如阖中县博物馆、合川关帝庙市场、自贡盐业博物馆、江安夕佳山民俗博物馆、彭县老人活动中心、巴县红星茶馆等,都是老建筑更新的成功例子。
   
    5.走出认识的误区
   
    一是过度的商业化。以更新改造的名义,大建商业一条街,在指导思想上常常把经济利益摆在第一位。比如,把古村镇或历史街区都改成商业一条街,灯红酒绿,服装饰品到处充斥,把古朴的场镇完全变成餐饮服务及商品市场,民居风貌面目全非,场镇内外环境画蛇添足地增加一些现代设施与传统特色极不协调。有的不顾四川本地习俗,到处张灯结彩,把北方风格的大红灯笼随处高高挂起,破坏本地的原有特色。
   
    二是以假乱真,以“假古董”代替’‘真古董”。有的地方以保护民居风貌为名,不惜斥重金搞拆旧建新的‘’仿古一条街”,不是把宝贵的资金用于对老房子真正的维修加固修缮,而是把原有的古建民居当做危房乱加拆毁,而代之以仿建的民居式样,并美其名日“修复”。或者在古镇内任意建造新仿的民居古建。这种做法完全违背了文化遗产保护的原真性原则,同时这样的伪造也是对原老民居的一种极大的破坏。类似这样的现象至今还十分普遍,应当引起全社会的重视。
   
    三是随意添加现代元素。有的历史街区修复更新,为了强调与现代生活相结合,而把其中的现代元素当做卖点,过分添加一些现代门面或装饰,如大玻璃窗、几何格片、空架子、花漏窗、彩玻幕墙、现代雕塑等。
   
    历史街区的更新改造就有类似的现象。有的甚至嫌原有的民居式样不好看而拆掉,有的还加大房屋尺度,提高楼层以显气派与壮观。若作为新建的仿古旅游风情一条街,这样的开发还是可以的,但对于历史街区来说,这些做法都与保护原真性和整体性原则格格不入的。在历史街区的更新中,加入现代元素,要有度的把握,要不破坏原有的风貌和尺度,切忌将传统文脉特色‘’洋化”,不分主次的喧宾夺主。
   
    在经济建设大潮冲击下,在城镇化进程加速发展时期,在城镇建设和新农村建设过程中,仍然有不少优秀的传统民居不断遭到破坏和拆毁,以致造成文化资源的缺失和遗憾。
   
    另外,还需要进一步端正对文化遗产保护的指导思想。对文化遗产的保护既不是原封不动,也不是推倒重来。历史街区与古村镇既要保存真实完整的风貌,又要加以改造更新,改善基础设施和人居环境;既要保持民俗文化的延续性,又要满足人们对现代生活的要求,这二者是完全可以统一的。
   
    作者简介:李先逵 中国建筑学会副理事长教授博士生导师
    ]]>

2018-07-14 10:33
12652
羌族语言与文化的现状、保护与传承